笔趣阁 > 天后她多才多亿 > 374、绝美女鬼

374、绝美女鬼


    《天后她多才多亿》来源:
  反观来看倒是以为南曦玩乐的投资率先收益,南坊出于单项有安排三个秘书分别统计过古风类消费的市场占比。

  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。

  当代年轻人的消费观远超出他预想,尤其漂亮女孩有三大氪金。

  汉服、萝裙、追星,其中的汉服则代表古风圈消费之一。

  外加国内开始推崇古文化,不光年轻女孩会追随,很多上岁数的人同样投以感兴趣的关注。

  从而他发现古风风潮的商机,对小侄女的投资多出几分看重。

  南曦轻轻‘嗯’声,给出辛苦慰问:“每月多给他开1W5工资吧,我出。”

  南坊不悦地蹙眉啧声,略带责怪地呵斥道:“你瞧,你说的什么话啊,一看就是没给顾惜当自家伙计。人家顾惜还成天惦记你呢,一口一声的说要帮曦曦公主盯好,”我。

  抱怨开始阶段,南曦听得心不在焉,到后半段南曦来了精神。

  侧头盯住南坊,饶有兴趣地问:“盯好什么?”

  南坊用手拍下打瞌睡长大的嘴,打哈哈道:“你听岔了,我意思是顾惜是个好孩子呢,提1W5反而会让他心里难受。钱的事情你别操心了,我会找机会在年底分红上补给他。答应叔,别给他当外人防哈。”

  南曦认真听完,由衷表示:“嗯,我没把顾惜当外,我和顾惜在提防同样的东西。”

  从南曦说完这句话直到她下车,南坊再没给过她一次好脸。

  几日未见,臭小侄女指桑骂槐的功力渐长了。他上去理论会显得他小心眼,还等于捡骂自己是东西。

  南曦从天禹总部下车,回到办公室打开微博,网民们对中思达的声讨热度在持续升高,甚至挖出曾经某女星深夜跳江案。

  舆论的狂风一时半会很难平息,此情此景让南曦看得好生舒服。

  拿出电话,给师父拨过去。

  首个电话没人接,她拍完《冰心玉壶》可以忙其他,陈谋岑则需要时刻紧盯后期制作,与孙红光把音乐和剪辑等细节卡控好。

  音乐和剪辑的重要性无需她多说,大家应该都知道。举例恐怖片,若没有音乐和剪辑,单看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在视频里窜来窜去,人们更多会联想到神经病患者。需要人在旁讲解下,才会搞懂在拍超自然现象。

  连打两个全无接听,南曦编辑留言过去:师父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私聊。麻烦你今天抽出点空闲时间,在方便的环境里给我回个电话。

  发完信息,南曦切回微博,继续欣赏人海正义现场。

  欣赏得入迷,传来敲门声。

  点击批准按钮,黄怡推门进入。

  几步跑到南曦身边,开心地叫道:“曦曦快看,这盛景绝对如你所愿。”

  停在南曦身边,送上手机的同时瞟见她手机屏幕正中现实内容。

  两人互看向对方手机,全看到相同的内容,随即相视一笑。

  黄怡拉把椅子,坐在南曦身边,锁屏自己手机,跟南曦一起欣赏她手机翻看的报导。

  看到关键地方,忍不住拍手叫好:“中思达和李铭这下没法跳腾了,太棒了,曦曦的回击计划圆满成功。”

  “不算,只成功一半,我说过这次我不会再心慈手软了。”

  南曦声音依旧好听,如同海边的一串风铃,可黄怡听得胆寒。

  让中思达两个明星和李铭整个网红公司配上名誉,这不算完成反击战,无法设想什么样的结局才算。

  从小她发现一个道理,去伤害别人的同时,自己也会受伤。

  秉承为小祖宗操心的准则,建议道:“算了吧,差不多得了。我之前看有个财经主播说过,商场讲究双赢吧,何必搞得两败俱伤。”

  “李家网红公司的主播吧?”南曦声音冷若冰霜,鸡汤里的言辞和李潇潇如出一辙。

  黄怡诧异地睁圆眼睛,高声叹道:“诶?不会吧?”

  “哼,”南曦轻哼声,否决掉黄怡的建议:“这次我不会善罢甘休。”他们找人渗透天禹,以及给张亦辰安排凶杀车祸时,可没留有一点余地。

  而且南曦相信,这次李家和中思达摔完跟头,只要给他们留下一点可以翻身的力气,下次他们反咬过来只会更狠。

  黄怡见借用名主播的鸡汤大法失效,换种方式尝试,用通俗点的方式劝道:“那曦曦你看啊,好似两个人吵架,即便吵赢的人,同样被气得要命啊。”

  南曦抬手拦住一心准备游说她相信息事宁人、万事大吉理念的胖妮,轻声道:“反复被欺负来去会生气,爆发吵架最少发泄出来了。吵输了只会承受在曾经被欺负或失意的沮丧下,吵赢了最少心情通畅。”

  蛮横霸道的话语强势摆出,黄怡顿时哑然无语,找不出反驳之话。从小到大,她受欺负只想过认怂。后来除过怂以外,还认识南曦,发现认南曦比认怂好使的多,她便无条件的拿出零食或好处巴结南曦,希望得到庇护。

  她很少想过,如果南曦拒绝庇护她,她再受欺负会作何举动,可能如同她劝南曦的话,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继续认怂吃亏。

  小时候成天低人一等的回忆挥之不去,忙重新在脑子里删除遍,忍下还想多话的欲望。

  Amy五点抵达南曦办公室,打开整箱的化妆用品,从给南曦清洗面部开始着手为上妆做准备。

  四十分钟完成妆容,提起镶满浅蓝色水晶的八分高跟鞋,帮南曦穿上。

  冲守在门口的do家派来的送礼服小姑娘招招手,看起来刚二十出头的女孩一手提高衣服,一手小心的给长长的流苏裙尾抱入怀中。

  几乎快看不到前面的路,举步艰辛地走到南曦面前,万分谨慎地给衣服铺在沙发上。

  在铺的过程,介绍道:“姐您好,这件礼服是我们Klein设计师专程为您设计。原本定在您参加MetGala所用,这次专程申请到特批而调来。”

  罗里吧嗦说一堆表述裙子多珍贵的话,南曦只在最后点头回以浅笑:“好的,谢谢。”

  黄怡有时很佩服南曦这种只浮于表面的社交能力,她想学学不来,后来安慰自己做人要真实,便放弃去学。

  换好礼服,南曦站在镜前,Amy和黄怡再次欣赏到无法自拔。无论再看多少次,都看不够,南曦每换一套礼服,总把礼服美好的设计之处展现到淋漓尽致。

  这身礼服命名为:精灵之吻。

  上身纯白,在右边身侧点缀五朵玫瑰,亮点在裙摆,淡粉的纱裙上呈半弧形纹上一圈流苏的银紫色裙摆,每根裙摆缝有颗颗亮闪闪的紫晶珠,高贵低调且不乍眼。

  南曦身姿摇曳的走动起来,会给人一种误入童话紫藤园的错觉。

  尤其当宴会厅全光照灯开启,裙摆不会呈现出跳脱的光闪到人眼睛疼,紫晶珠会完美吸收光晕,只在人细看之时呈现出神秘的淡紫光晕。

  单裙子已经足够震撼人了,再往看到南曦的脸,足够秒杀到场所有女星,错了,该说女人。

  事实如黄怡和Amy早预料到的局面,南曦下车往红毯上一站,所有人的目光全数聚集到她身上,长枪短炮的摄影器械只为她而亮起一下下闪光灯。

  关注中心的美人儿似乎无心在意别人的青睐,频频回眸望向红毯停车处。

  身边的黑色皮衣‘帅小伙’几次轻咳已示被冷落的难受,可惜效果不佳,美人儿注意力照旧不曾回归。

  得见此景,有杨盼盼做鲜明陪衬,拍摄的记者们心里稍稍平衡点。

  杨盼盼实在受不了记者们幸灾乐祸的眼神,压低声音问道:“曦姐啊,你在等张总吗?”

  南曦回以娇嗔的责怪:“瞎说,鬼等他。”

  杨盼盼憋笑地点头认同身旁绝美女鬼,调侃道:“张总估计有事赶不及过来,否则不会安排高哥代为出席。张总多在意你啊,要是条件和法律容许,早把你软禁起来了。”

  被精致杏目凌厉一瞥,杨盼盼豪爽笑声,改口:“抱歉说错了,条件和法律不重要,他可以努力把不合规的事情变成合规,主要他在意你的看法,得你愿意才行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南曦收回频频回眸的视线,手挽在杨盼盼臂弯,带上她朝前走去。

  杨盼盼厚道地闭上嘴,陪伴与南曦身边。

  走进宴会厅,见到满场的熟人,先后与段静媛、毛崧等人打过招呼,南曦发现自己低估了泽东老总的决心。

  看来他打算借这场庆功宴,彻底向外界网购平台改朝换代,从后可以为老家姓。

  从服务人员托盘中端起一杯ChampagnePerrier,与段静媛碰下,透亮的香槟杯发出清脆的声音,其中发粉的淡黄色液体微微晃动。

  两人同时抬杯,轻抿下,淡淡的香甜口感弥漫在唇齿之间。

  “张总既然没来,你该主动约我啊。明知道你姐夫的情况,你还放任我独身一人出场。”段静媛斜瞪眼南曦,抛出熟悉的数落:“嘁,就知道捧自己手里的网红们。”

  南曦故作惭愧地娇羞一笑,甜甜道声:“段姐,我错了,你大人有大量。下次我只陪你,无论张亦辰是否到场。”

  “行吧。”段静媛傲娇地扬起下巴,给远处拍摄的记者留出个侧颜杀。

  待记者将镜头转向别处,放平视线看向南曦,低声问:“这次中思达出事和你有关系吧?”

  “呃,”南曦拉长音几秒思考过,以诚相待:“是的,段姐最好别说情了。”

  “我才不说情呢,咱们走远点,我给你说个闹心事。”

  段静媛把香槟酒杯放回服务小哥的托盘中,与南曦走到一处安静的窗边,鄙夷地骂道:“昨天李宏打电话给我骂得狗血淋头,说我忘恩负义,还骂我变成你和张总的狗,光知道舔你们勾子。他要是注意点态度,不屡次这样拿我撒气,我还念点他的好。”

  “的确过分,三番几次地侮辱完你,再哄哄你,他当你是鱼呢,只有七秒记忆。”

  南曦帮骂的同时回以理解的注视,段静媛属实受牵连了。

  “对,我决定了,他骂我那么难听,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留念之处。你和张总如果有需要我配合的地方,我会全力配合。”

  勇敢表态刚完,南曦点头没来及感动呢,不远处响起暧昧的呼唤:“小曦!”

  段静媛瞟眼不请自来逐渐靠近的陆羽,冲南曦做个理解的反胃动作,垂下手之前比划出‘是否用她避嫌’的询问手势。

  “不用。”

  南曦拒绝,伸手搂住段静媛胳膊,两人一起转身。

  陆羽停在南曦面前,目光露骨地上下来回几次打量南曦,喜欢之色宛若快溢出眼眶。

  “太美了,今天我算理解白诗魔所描述的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”

  南曦浅笑敷衍:“谢谢。”

  段静媛收紧胳膊,压压臂弯中的小手,以此抱怨让油腻坏的反胃。

  小手按按她胳膊回应,表示理解。

  抱怨归抱怨,段静媛很是仗义接过话头,帮南曦解围:“陆大影帝,我刚好找你有点私事。我参加的《密室逃脱》综艺收视率居高不下,综艺总编导打算找个大咖过来客串一期节目。你是否有兴趣啊?”

  陆羽当即兴奋答道:“好啊。”《乌鸦》播完,他会有段空窗期,出于早不需要靠热度冲咖位的影帝,他在选择剧本上会格外谨慎。

  《密室逃脱》这档综艺,他听过小K说热度很高,其中参加的人选全员实力派,综艺选材不浮夸、展现手法真实,倒可以参加一挡,缓冲空窗期。

  “嗯,走,花园聊聊。”

  陆羽自是懂行业规矩,无关人等回避。

  痴迷地望眼南曦,道声:“小曦等我会啊。”

  见南曦光浅笑不予回应,没招之下,唯有恋恋不舍地随段静媛离开。

  避开陆羽,记起个重要事情,重回杨盼盼身边,小声问:“你把谁安排成高秋锋女伴了?”

  晚宴开始半小时了,仍没见高秋锋身影,南曦有点‘担心’啊。

  杨盼盼贼兮兮咧嘴笑笑,答道:“小娜娜啊。”

  一想到小娜娜比黄怡更话痨的属性,南曦心情大好,与杨盼盼展开‘你一句、我一句’的情景还原。

  说得开心处,酒杯相碰来庆贺。

  “两位大功臣在这里啊,让我好找啊。”

  老总带上孟烨,满脸笑意,热情走来。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8OqCi2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