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八十五章 我活不成了

作者: 南风回暖

第四百八十五章 我活不成了

    “骗人!我知道我犯了多大的事儿,我活不成了!”

    她举起手枪,对准了那名女警察。

    “不让我走,我就开枪打死她!”

    众人都后退了两步,温世初面色阴沉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拒捕反抗,我们有权利对你开枪,你可想好了!”温世初提醒道。

    安迪惨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让我下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,我宁愿去死,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妈和我儿子,警官,我托付给你的事情,你一定要帮我办到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儿子上学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办好,你现在把枪放下,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安迪闭上眼睛深呼吸,转身朝女警官的方向跑去,她料定和这两位女警官相处这么久,她们是不会轻易开枪的。

    她猛冲过去,女警官果然没反应过来,躲开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身后便是医院的大门口,跑出去,她活着的机会还很大。

    大门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安迪没有感受到身体的疼痛,身后传来一阵阵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快救人!”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安迪还在跑着,她转过头想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母亲,站在她的身后,替她挡住了那颗本应该打在她身上的子弹,母亲倒在地上,身旁瞬间一片血迹,母亲正在看着她,对她笑。

    安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急速向下退去,她僵化在原地,双唇颤抖着,喊了一声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安迪母亲低声说。

    安迪看到母亲的口型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她错了,她犯了大错,孩子了自己的妈妈。

    安迪疯了一般冲向人群,扑进妈妈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的胸口中了一枪,血顺着枪口流出来,染红了妈妈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妈你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孩子,妈妈不后悔,妈妈只希望你能回头,我已经和……和警官说过,为了孩子,会给你减刑的,只要你好好……咳咳……好好配合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帮我挡着……”安迪哭的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此时她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你是妈妈的孩子……妈妈希望……希望你能好好活着……为了你自己,为了多多……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安迪的母亲便闭上了眼睛,身体突然僵硬了。

    “快让开!让医生治疗!”温世初大喊。

    安迪不知道是谁拿走了自己手中的枪,也不知道是谁将自己的双手带上了手铐,她拼命挣扎着,跟着医生和护士,看着妈妈的脸色越来越白,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手术室门口,医生走出来,摘下了口罩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安迪突然感觉耳朵里传来刺耳的声波,眼睛发花,头痛欲裂,全身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温世初的脸色十分难看,他目光阴沉,看着手术室的门口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开枪的那名民警直接坐在椅子里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她突然跑出来,我收手来不及了。”他自责的说。

    仿佛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,没有人说话,只有手术室内传来医生和护士的谈话声。

    “把人暂时先送到太平间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手术室收拾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逝者的衣服一会儿还给家属……”

    安迪觉得天旋地转,她想从地上站起来,去见妈妈最后一面,但她尝试两次,觉得胸口疼痛无比,终于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泽宇在医院住院部的大楼上,看到了楼下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打给周伯明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的告诉你,你的计划失败了,我按照你的要求把安迪放走,温世初也按照你的要求让手下开了枪,不过世事难料,中枪的是安迪的母亲,周书记,看来,你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什么都没说就挂了电话,顾泽宇也换了一身医生的衣服,白大褂,白口罩,白帽子,带着眼镜,大摇大摆的从警察身边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安迪彻底死心了,她面如死灰,一言不发的躺在病床上,不吃不喝,不睁眼睛。

    温世初找了警局的心里医生为她进行心理疏导,并且从福利院将安多多接到了医院和妈妈在一起。

    安迪的精神状态总算有了起色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不再出事,警方和医院协调,将整层楼封锁了起来,每个人进入楼层都要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警方通过医院的监控录像,发现了帮助安迪逃跑的那名清洁工,并且他进入了一间医生的休息室,再出来的,是一名包裹严实的医生,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包裹,在医院的大门口,包裹被扔在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那名乔装成医生的人,还故意回头看了一眼安装在医院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,眼神里充满了挑衅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顾泽宇!”周巡气的拍桌子,“这货简直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,一组二组,用天网追查他的去向,三组,去大门口找他扔的东西!”

    温世初已经回了家,他的脸色一直不太好,晚上也没有吃饭,直接回了书房。

    饭后,温雯担心父亲,端着一碗自制的海鲜粥上楼,想要让父亲多少吃点儿东西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听到温世初在打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温雯刚想要敲门,听到父亲的话:“谁知道安迪的母亲突然冲出来替她挡了子弹,我真的尽力了,我知道安迪对您来说有很大的威胁性,我提前支走了所有人,等她逃出来才带人冲进来的,我真的没想到……周书记,如果您担心夜长梦多,那我只能尽快把案件移交检察院……我知道不安全,好,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温雯的手在抖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什么?今天医院发生的事情,都是父亲一手安排的?本来要死的人是安迪?

    温雯一走神,端着的托盘不小心撞到了门上。

    “谁?”温世初警觉的走到门口打开了门,看到女儿满脸吃惊的样子,知道她是听到了自己刚才的话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温雯走进书房,看着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父亲,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刚说的是真的吗?医院发生的事情,都是您一手安排的?你想杀死安迪,对吗?因为周伯明向您施压?”

    温世初沉默了几秒钟后,叹道:“女儿,这件事不要让你妈妈知道,我怕她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温雯放下了粥,语重心长说道,“你怎么这么糊涂!安迪实名举报周伯明,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周伯明是顾泽宇和陈豹的幕后主使,您觉得上面还会考虑让他当这A市的市委书记吗?您这么为他办事儿,只会害了自己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不要乱说!”温世初起身将门反锁,问道,“这些事你怎么会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听夏明阳和顾乘风聊天的时候提起过,就算到最后周伯明摆平了自己做的那些烂事儿,上面也会不会让他升迁,上头的纪检委领导就在海星酒店住着,那位领导和顾乘风的关系不一般,您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郝玉明已经知道了周伯明的事儿,准备着手调查了?那么……周伯明这盘棋……已经成了废棋?”

    “您现在最好不要再听他的,小心您自身难保,爸,你还帮他做过什么,赶紧停手吧,女儿真的很担心你!”

    温世初像是突然苍老了几岁,一屁股坐在宽大的椅子里,手撑着额头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想想……让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温雯看父亲如此慌乱,知道她已经跟着周伯明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周伯明完了,那您也得受牵连,倒不如主动向组织坦白一切,不但能救您自己,还能让周伯明无法再控制您了。”

    温世初叹息一声,不再说话,温雯将粥碗送到父亲面前的桌子上,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世初一夜未睡,早晨下楼时,温雯和母亲都看到了他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老温,你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温夫人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荣耀观察着温世初的样子,不言不语,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“爸,今早的粥也很好喝,您尝尝。”温雯打断妈妈的话,给爸爸装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温世初强挤出一抹微笑,接过了碗,只吃了几口,便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温世初才一到办公室,就接到了夏长海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这里一趟。”夏长海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夏市长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公安局到政府大院并不远,温世初十分钟赶到了夏长海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坐吧,小吴,给温局长倒杯水。”夏长海对秘书说。

    秘书送了水,主动走了出去,并将办公室的门关好,站在外面守着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什么。”夏长海问道。

    温世初的额头冒了汗珠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事情,的确是我指挥不当造成的,我愿意承担责任。”温世初主动认错。

    夏长海看着温世初两鬓的白发,感叹道:“你是快四十年的老警察了,凭你的工作经验和工作阅历,昨天那件事的处置方式,完全不成熟,现在舆论都指向了咱们的公安部门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