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七十二张 我瞅瞅

作者: 南风回暖

第四百七十二张 我瞅瞅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我瞅瞅!”虎子拿着望远镜瞪着眼睛往下看,看了半天,也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下去看看?”黑子提议道。

    夏明阳蹲在地上,观察了一会儿周边的地形,又瞭望一圈村里的大小几条路,甚至连下面有多少间房子都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不像是毒贩窝点儿,就是个普通的村子,我先下去看看,有什么问题电台联系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带好武器和对讲机,将其他东西都交给了虎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情况,我会发信号枪,”夏明阳准备下山,“你们两个就在这里,不要乱走,不要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一个人去行不行啊,要不我跟着你吧!”虎子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人多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对方容易戒备,我一个人去吧,如果我一直不发信号弹,你们就回去和老黄他们会合。”

    天色已经接近黄昏,山间树大影肾,夏明阳潜入村子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这村子到底住的都是什么人,他不敢贸然行动,翻墙进了一家没人的院子,偷了两件挂在晾衣绳上的衣服,套在了军装外面,这才顺着小路走出去。

    村子不打,按照房子的数量,顶多百十来口人,路上有人经过,看到夏明阳这个生面孔,自然是十分好奇,又带着满脸的戒备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!”夏明阳喊住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警惕的看着夏明阳,显然是听得懂他在喊他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姑娘,穿着绿色的衣服,背着一个药箱?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地?”男孩儿用西南地区的方言问道。

    夏明阳打量男孩儿的衣着和长相,看起来倒不像是本国人,对他会说西南方言,心中感到意思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是住在山那头地,跟我一起来的女娃子,好久不见她回来,我一路就找到这里来了。”夏明阳也用西南方言回复道。

    听到夏明阳的口音,男孩儿似乎没那么害怕了,但眼神里仍旧充满了警戒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当然是好人了!你看,坏人哪有长得像我这么好看的!”夏明阳一呲牙,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明阳注意到,男孩儿是想笑的,可是硬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村长他们带回来的一个女娃子,在村长家里呢。”孩子指着不远处那栋三层的木楼说。

    “哎呦,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娃娃!”

    “村长的大老婆生病喽,要死俏喽,那女娃子长得好看,村长要娶了她给大老婆冲喜!”孩子说完跑掉了。

    夏明阳一听是要抢回来当小老婆,知道事情不太好,赶紧朝村长家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外面围了一圈人,都在朝木楼里面看,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不知道这帮人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看啥子呢?”夏明阳走过去,搂住一个男子的肩膀,用方言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看的入神,也没回头看看是谁搭在自己肩膀上,只笑嘻嘻的说道:“村长带回来一个天仙般的人儿,这会儿正要入洞房给他大老婆冲喜呢!咱们这是瞅瞅这天仙能不能让他大老婆好起来!”

    等说完了,才觉得身后这人声音有点儿陌生,转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,立即惊问:“你是哪个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众人都回过了头,看到了夏明阳。

    “你们村长也太不地道了,他居然敢抢我老婆!”夏明阳一看对方几十个人都如临大敌的看着他,立即装作十分无辜又无助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夏明阳主动示弱,对方的戒备心理就不会那么强烈,这是夏明阳的“战略”。

    “是你老婆?”众人都惊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叫村长收手不?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吧,不吉利呀!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就上去敲村长家的门。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打开,里面走出一位四五十岁,个子不高的男子,穿着比这些村民要好许多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?”村长的目光看过这里的所有人,最后落在了夏明阳身上。

    “他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村长说的话,夏明阳听不懂,但是可以肯定,不是国语,不是方言,应该是某国的外语方言。

    有人上前在村长面前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,村长走下台阶,走到夏明阳面前,仰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女娃娃的男人?”村长换回了西南方言,目光精锐的问夏明阳。

    “是呢,我们住在山的那头,上山里来打猎来了,我一转头的功夫,我老婆就不见了,我找着找着,找到这里来了。”夏明阳一口纯正的西南方言,让人根本听不出来他不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村长打量了夏明阳一番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衣服是你的?”村长质问。

    这么一问,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高个子的汉子,指着那身衣裳,气恼的说:“这衣服是我的,你怎么的穿上了?”

    夏明阳没想到这么巧,偷衣服遇上人家正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这……我在山上找人着急,把衣服都刮坏了,刚才路过你家门口,看到有衣服先借用一下穿着的,我……我要不花钱买下来行不?”

    说着,夏明阳把手伸进衣服里面,十分费力的从里面掏出两张钱,一张二十,一张十块,那是他某次在商店买烟找回来的,一直装着没拿出去。

    汉子看到钱,眼睛都冒光了,上前一步抓过来,开心的拿着钱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“这衣服就卖给你了!”他把钱像是宝贝一样,撞进了裤裆里。

    “你个蠢蛋,这身衣服自己做的,五块钱都不值,还穿了这么旧……”有人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就那么多钱了,还是留着给老婆买新衣裳的。”夏明阳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村长抬起手里的拐棍,打了男子一棍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蠢蛋!把钱还给人家!留一张得了!”

    壮汉不太乐意,但还是把钱掏了出来,先是递过去一张十块的,村长瞪了他一眼,又换成了那个二十的。

    夏明阳虽然不愿意接这从裤裆里掏出来的钱,但是为了示弱,还是装作乐不得的把钱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娃娃说我老婆给带到这里来了,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吧。”村长领着夏明阳往自己房子里走。

    一个黝黑的汉子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说啥就是啥,谁知道你是个啥?”显然,这人对夏明阳充满了敌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猎户,来找我老婆的。”夏明阳看着他,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她是不是你老婆,说不定你是个人贩子!我们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那女人那么白净好看的人!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立即有另外几个男人走出来一起将夏明阳的路拦了。

    “说滴是呢,肯定是人贩子,把人弄到这边来卖的,要不就是买的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是人贩子了,我老婆是我去城里娶回来的,你们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在山上的虎子低声笑个不停,黑子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,也不知道下面到底是发生了啥。

    “你别欺负我看不懂唇语,快告诉我他们这是干啥呢?都说啥呢?”

    “老大被当成是人贩子了,他说温医生是他老婆,人家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嘿呦,这就成了老婆了!”黑子乐的直搓手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,老大应该不会有事的,咱们在这儿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    村长将拐杖在地上咚咚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!”他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年轻人有些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“他万一是坏人怎么办?你忘了头几年来的那个,把你女儿拐走了!”一名男子大声质问。

    村长被扎了心,气得拿起拐杖要打人,男子急忙躲闪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被拐走,现在已经嫁给我儿子喽,我儿子也不会因为这,跑出山外去,再也没回来过!”

    说着,男子蹲在地上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明阳这下是彻底放下了戒备心,看来,这里并不是西南深山里常见的毒贩窝点,而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村子。

    他跟着村长去了房子里。

    村长的老婆面黄肌瘦,躺子床上没精打采,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地跑到这里来了,害我找得好苦!”夏明阳见到温雯正坐在椅子里,肩膀上有血迹,看起来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看到夏明阳,温雯十分惊喜,想要站起来,却一声痛呼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夏明阳上前一步将温雯抱在怀里,低声在她耳边说道:“配合我,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温雯推开夏明阳,指着床上那位病妇人说:“我不能走,她病的太厉害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一愣,有些没太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不是被这里的人掳走当小老婆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那边休息,他们的猎人以为我是什么动物,射箭伤到了我,已经帮我止了血还上了药,我闻过了,药的味道大概是止血类的草药,他的确是想要娶我当小老婆给她老婆冲喜的,但是我告诉他我是医生,能治好她老婆的病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床上的女人猛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病?”夏明阳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只是肺炎,但是拖得久了,有些棘手,这里的人与世隔绝,但是认识我穿的衣服,知道是军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夏明阳看到温雯在说道村长老婆时的关切眼神,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