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九十六章 这是工作需要

作者: 南风回暖

第四百九十六章 这是工作需要

    “老温,你别误会,我们这是工作需要,”郝玉明解释道,“你说的这些,如果没有异议,就在上面签个字,按个手印,到时候在法庭上,你只要带着证据作证,我想法庭会考虑给你从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郝玉明制止了那位年轻小伙子继续问下去,“对温局长的审问,就到这里吧,你们跟我去见一下另一位当事人,等证据充足了,直接抓人!”

    “是,郝书记!”

    小菲带着记者和摄影师溜达到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这里可以容纳二百人参会,可以接待婚礼,年会等各种大型活动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和摄影师的心哪在这里,等小菲一转过头,那记者便消失不见了,只剩下摄影师还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小菲有些着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人……上厕所去了,你继续,我在拍!”

    “不拍了,也拍的差不多了,我等你们发布文章啊!”

    小菲担心出事,带人下楼了。

    那记者一层一层的找,遇到的只有同行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表情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别费劲了,我们都在这儿住两天了,人影都没看到!”

    记者只好无功而返了,但走到电梯口,他突然眼前一亮,电梯里站着的,不是郝玉明是谁!

    “请问郝书记!”记者立即拿出手机拍摄视频,“温世初已经交代了吗?他犯了什么罪了?我是本地自媒体的记者,我想代表A市的老百姓,行使知情权!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代表A市老百姓?”郝玉明一个反问,记者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安迪穿着橘色的拘留所囚服,坐在玻璃铁栏杆阻隔的墙后面,对面是郝玉明和他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对于周伯明的举报信,你说的句句属实吗?”

    安迪只是点了点头,如今的她,举报与否,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恨温世初,觉得是他杀了你的母亲。”郝玉明突然说。

    安迪的表情有了变化,抬起头,满眼仇恨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自首了,并且在悔过书里面,对你母亲的死表示了十分的歉意,同时,他告诉我们,是周伯明让顾泽宇去医院,找机会放你逃走,也是周伯明命令温世初在你逃走的时候找机会枪杀你,因为你知道太多他和陈豹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周伯明是温世初的顶头上司,他不敢不为,不成想你的母亲替你挡了子弹。”

    安迪慢慢笑了起来,笑容有些扭曲,笑着笑着,她的眼泪便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活的再风光,也逃不过和我一样,给人当棋子儿的命运啊!”安迪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你应该恨的人是周伯明,不是温世初。”郝玉明说。

    安迪缓了缓,幽幽说道:“周伯明好几年以前就和陈豹有来往了,他们干的那些事,脏!”

    郝玉明给旁边的助手使了个眼色,助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,同时手上在不停的敲击着键盘,记录下安迪的话。

    流浪汉穿着顾泽宇的衣服,站在师范大学门口,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他担心自己走过去会被赶出来,可是看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里并没有嫌恶和恶意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改头换面了,于是就这么跟着几个姑娘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按照顾泽宇告诉的位置,他走到了肖楠的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因为不会说话,他举起一个顾泽宇做好的牌子,上面写着肖楠的名字。

    有肖楠的同学路过宿舍楼下,看到了他,于是告诉了肖楠。

    肖楠站在宿舍窗前往下看,心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顾泽宇?他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?不是正在被通缉,逃跑了吗?

    肖楠的心里,对顾泽宇是又爱又恨的,恨他杀了自己的哥哥,可是又抑制不住内心对他的爱。

    此时她十分矛盾,在宿舍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下楼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肖楠,在呢么没听你说有追求者了?”

    肖楠完全不理会,径直下楼。

    流浪汉还在举着牌子傻站着。

    肖楠走过去,在靠近的时候,才发现那人根本不是顾泽宇,可是却穿着顾泽宇的衣服,和他有着同样的发型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肖楠,你是谁?”肖楠问。

    即便不是顾泽宇,也定然和顾泽宇有关系,肖楠不得不承认,自己现在很想见到顾泽宇。

    流浪汉见到肖楠,也不说话,径直往出走。

    肖楠觉得奇怪,跟着往出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穿着顾泽宇的衣服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流浪汉倒是越走越快了。

    肖楠紧追其后,一直走到学校外面,流浪汉上了一辆很破的车。

    肖楠拉住车门,也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她追问那个一直不说话的男人,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个哑巴!”驾驶座上的顾泽宇,带着帽子口罩和眼镜,将自己的脸隐藏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肖楠听到这个声音,身体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?”她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顾泽宇转过头,摘下眼镜,看着后面的肖楠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有没有想我?”顾泽宇笑着问。

    肖楠扬起手就要打顾泽宇,却被顾泽宇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一见面就打人,可不是你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布条,扔给肖楠。

    “把眼睛蒙上,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会出卖我。”

    肖楠并不愿意配合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做什么?我还要回去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走,我就告诉你,你哥哥死之前都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肖楠一愣,随后,自己将黑色布条拿起来,蒙住了双眼。

    确认肖楠完全看不见,顾泽宇遮挡好面部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肖楠竖起耳朵仔细听着,路上的车渐渐少了,路突然变得很不好走,颠簸不平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不许摘眼罩。”顾泽宇命令道。

    流浪汉第一个下车,走到门口急不可耐的等着顾泽宇开门。他想要见到自己的狗。

    肖楠被顾泽宇拉着,进了房间,才扯下了她的眼罩。

    肖楠适应了一下房间的光,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栋别墅没错,可是窗外却一片狼藉,像是烂尾房。

    肖楠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她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距离学校大概一个小时左右,那说明这里不是郊区就是临近的城市边缘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藏在这里?”肖楠看着瘦了一大圈的顾泽宇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顾泽宇将狗放出来,流浪汉开心的抱着狗出去了。

    肖楠还在观察房间里的摆设和装饰,就被顾泽宇从身后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多想你,你知道吗?”顾泽宇轻轻在肖楠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肖楠的身体一愣,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,你放开我!”肖楠正色道。

    顾泽宇却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想你,做梦总是梦到你,所以才冒着暴露的风险去学校接你……”说着,他的唇已经落在了肖楠的耳朵上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亲密无间,他最知道肖楠的敏感之处。

    肖楠被吻到了敏感的耳朵,激动的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,我当众揭发你杀死我哥哥,你不想报复我吗?”肖楠用最后的理智说道。

    顾泽宇已经急不可耐了,双手在肖楠身体的敏感部位游走着,惹得肖楠连连颤抖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……你停手!”肖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她慢慢软了下去,直到最后,终于沦陷在了顾泽宇的攻势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恨我,但是我爱你。”顾泽宇深情的在肖楠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肖楠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去,她的身体是诚实的,在顾泽宇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下,彻底沉沦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,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去拥抱他,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去迎合他。

    肖楠醒来时,顾泽宇没在卧室,她穿好衣服走出去,看到顾泽宇正坐在二楼客厅的阳台吸烟。

    “醒了?睡得好吗?”顾泽宇见肖楠走过来,熄灭了烟,温柔的笑道。

    肖楠走过去,看着顾泽宇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顾泽宇伸出手臂,将肖楠拉过去坐在自己的腿上,亲昵的吸了吸她的发香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知道杨勇是你亲哥哥,我一定早早补偿你,无论你提出任何要求,我都会满足你。现在我已经是个逃亡的人,什么都给不了你,我只是很想你,想要见你,更想对你说声对不起,我当时是有苦衷的,我逼不得已,我求你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顾泽宇的甜言蜜语,让肖楠彻底放弃了对他的恨意,她看着顾泽宇抬手摸了摸他消瘦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瘦了很多。”肖楠说。

    顾泽宇捉住肖楠的手,感动的说:“你在关心我,我就知道,你是爱我的,仇恨最终无法取代爱的力量,肖楠,我好开心!”

    顾泽宇亲吻了肖楠,肖楠如小猫一样在他的怀里,两人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告诉我,我哥哥临死前都发生了什么吗?”肖楠问。

    顾泽宇轻叹一口气,十分悲伤的说:“其实杀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,那是个意外,当时卓雅被顾乘风拒了婚,伤心难过喝醉了酒,乘坐你哥哥的出租车在城里兜圈不愿回家,后来更是为了报复顾乘风,勾引了你哥哥,两人在车里就发生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.com。妙书屋.com

    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