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八十二章 身体虚弱

作者: 南风回暖

第四百八十二章 身体虚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叶岚尝试站起来,却不知道是因为久坐而腿麻了,还是身体虚弱,竟然直直朝地面栽去,于思琪迅速上前几步,却仍旧没能把人拉住,叶岚就这么倒在地上,头部撞到地面,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叶阿姨!”

    “叶岚妹子!”

    于思琪和于妈妈将叶岚送到医院,医生检查后告知,叶岚是突发脑出血,并且出血量已经超过三十毫升,需要马上做手术抽血。

    “做手术抽血?是不是要开颅啊?”于妈妈听说脑出血,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这样,以她目前的出血量来看,保守治疗已经没有作用,还有可能会耽误病情,抽血是微创手术,不需要开颅,只需要把病人的出血部位打洞然后将血液从那里抽出来就可以了,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。家属最好尽快做决定,多一分钟考虑时间,病人就多一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医生,我们同意您的治疗方案。”于思琪立即说道。

    医生点了点头,拿出手术告知单和家属签字单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病人的什么人,这个单子上需要家属签字。”

    于思琪看了看妈妈,回答道:“我是她的侄媳妇,这是她的亲家,我们可以代理签字吗?她的直系亲属……不在A市。”

    “侄媳妇?那你丈夫呢?让他来签字吧,我先去准备手术,最好让他马上赶过来签字。”

    路上于思琪已经给顾乘风打过电话了,他听说叶岚病了,并没有打算过来看望,只是当接到于思琪电话说叶岚脑出血需要马上做手术,他放下了手里的文件。

    叶岚与他,没有任何婶侄之情,他对叶岚只有杀母只恨,而叶岚对他,除了惧怕,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需要你签字才可以,你过来一趟看看她吧。”于思琪柔声说,“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,但是她现在命在旦夕,好歹……她也是顾家人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赶到医院,手术准备已经完成,于思琪将笔塞进他的手中,他雷厉风行的签了字,转身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乘风,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我和思思顶不住,你还是留下来帮忙吧。”于妈妈担心一会儿叶岚还会有什么问题,他们毕竟算是外人,有些决定不能帮忙做。

    于思琪拉着顾乘风坐在一旁的椅子里,等待手术结束。

    顾诺一闻讯后赶了过来,简单问了情况,倚着楼廊的墙壁,点燃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就应该让顾泽宇这个混蛋脑出血,直接出血而亡!”顾诺一气急败坏的说。

    “他逃的那么快,又消失的这么没有踪迹,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藏身之地,说不定现在正安逸着。”

    顾诺一直接将烟头扔在地上,脚尖捻灭了火星,力度之大,让那圆柱形状的烟蒂已经成了扁的。

    “最好让顾泽宇知道他妈成了这样,让他心中不安,安逸的日子到头!”

    手术结束,医生走了出来,手中拿着一个金属盘子。

    “家属看一下,这是病人头颅中抽出来的血液,现在人需要住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七天,七天之后如果没有其他问题,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每每医生说完话后面带‘但是’两个字,就说明情况肯定不容乐观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因为脑出血破坏了大脑神经,她恢复成正常人的可能性不大,后期要看她做康复的情况,如果康复做的好,说不定还能正常走路。”

    于妈妈拉着女儿,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“隔壁邻居家男人,五十多岁也是脑出血,现在能走路,但是画圈,而且发傻,叶岚妹子要是也变成这样,她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顾乘风面色冷峻,沉默了一会儿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在逃犯顾泽宇的母亲因为担心儿子导致脑出血,目前正在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,生死不明。”

    他将这条消息告诉给了认识的一个记者。

    他要让顾泽宇知道自己母亲病重的消息,让他主动出现,这也许是抓到他的一个绝好机会。

    顾乘风联系周巡,带来几个人在医院卧底盯梢。

    周巡听闻叶岚脑出血住院,直接跑到医院来看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事儿的确让人感到很心痛,但是我不得不说,这可能是一件好事,顾泽宇就算再铁石心肠,自己妈妈病成这样,他知道了还不来看一眼?你们几个,二十四小时轮流盯着,只要顾泽宇出现,立即行动,记得带着武器,我觉得他肯定身上带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五六个人同时回答道。

    周巡摩拳擦掌,已经做好活捉顾泽宇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他来的几率也许只有百分之三十。”顾乘风判断。

    “我才至少百分之七十,他妈成这个样子,他还不来看一眼的话,那简直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最好把事情说的严重点儿。”顾乘风提醒道。

    家里有吴妈和于妈妈,于思琪暂时让照顾过叶岚的家里的保姆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并且叮嘱保姆,一定要看好叶岚,一旦有什么问题立即告诉她,如果顾泽宇来了,也要立即通知在旁边的那些警察。

    因为人在重症监护室,家属是不允许去见的,只能每天等在监护室外面的等候区,听从医护人员的安排去买一些病人需要用的纸巾之类东西。

    保姆记住了每一名卧底警察的脸,然后安心的呆在医院。

    负责卧底的一名警察见保姆如此淡定,笑着问道:“阿姨,您心里素质挺好啊,不担心顾泽宇突然出现吗?”

    “他才不会来呢,他要是能来,叶岚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她亲眼见过顾泽宇是如何对待自己的母亲的,她猜想,顾泽宇大概不会来医院看望,于是心中并没有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不会来吗?”警察有些失望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邮票案算是彻底破了,李艳死了,安迪的伤渐渐好了起来,安迪的母亲被允许到医院去照顾女儿。

    安迪的一只手被手铐铐在床头的栏杆上,下床需要提出申请,同房监视的女警察打开手铐她才能去方便或者下床散步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电视,正在播放顾泽宇的母亲脑出血住院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记者去了医院,现在请看前方带来的报道。”

    一名女记者,带着摄影师走到医院重症监护室,镜头对着墙壁上公示的病人名字拍摄。

    “果然,这里有叶岚的名字,我们去问一下医生吧。”

    医生早就被周巡找去单独谈过话了,只要有记者来采访或者有任何人来问,只说叶岚病的很重,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保姆也接受了采访。

    “我是顾家人派来的,以前照顾过叶岚,后来他儿子对她很不好,她又生病,有一次顾泽宇监禁她妈妈,顾家的大少爷顾乘风到了顾家,把她救出来了,可后来叶岚担心儿子,就又回去了,我害怕顾泽宇,就没跟回去,现在叶岚病了,顾乘风少爷让我来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叶岚现在的医药费都是顾乘风出的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顾乘风的妻子和岳母,经常过来看望,还让我过来照顾着。”保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不是听说顾乘风因为失去万成集团,和顾泽宇的关系很不好吗?为什么现在要帮叶岚呢?”记者的追问十分犀利,保姆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正巧此时顾乘风和于思琪到了医院,保姆指着摄影师身后的两人说:“这我家少爷少奶奶来了,你们不如直接问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记者见到顾乘风,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今天来的还真是时候,顾先生你好,我是电视台的记者,想要就叶岚的情况采访您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的表情十分冷硬,记者抬起头,被顾乘风冷冽的眼神吓一跳,心想看来这个人不愿意采访。

    谁知道顾乘风却突然笑了一下,而且主动面对了镜头。

    记者欣喜问道:“听这边的人说,叶岚的情况十分危险,凭您对顾泽宇的了解,您觉得他会冒着被抓的危险来看望母亲吗?或者他会不会为了照顾母亲选择自首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顾乘风回答的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记者倒是被这么简短又直接的回答给弄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没这个胆量,顾泽宇是个输不起的人,他不敢回来。”顾乘风面对镜头,脸上带着一次不屑,眼中满是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摄影师的镜头晃了一下,他看着镜头里这个男人的眼睛,觉得有种压迫感。

    他将镜头转向了记者。

    “看来,顾泽宇果然是个丧失了良知的人,自己的母亲在重症监护室受着煎熬,他却不愿出面见一见,真是让人心痛。”记者煽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他不知道自己母亲生病的消息,毕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。”

    记者立即转头看着镜头说道:“希望大家帮忙多扩散,让逃犯顾泽宇知道自己的母亲生病的消息,也希望顾泽宇能够改邪归正,早日回头,说不定还来得及见母亲一面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和于思琪躲在车里,看着一波一波来了又走的记者。

    顾乘风轻笑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周巡还真认识不少记者。”

    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