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婚谋不轨:老公不太乖 > 四百九十七章 瑟瑟发抖

四百九十七章 瑟瑟发抖


最新网址:ccbiquge.ccccbiquge.cc    流浪汉被打急了,用蛮力推开顾泽宇,蜷缩在墙角发抖。

    他的狗大声的朝顾泽宇叫唤着,顾泽宇拿出棒球杆,扬起手作势要打。

    傻子猛然扑过来,抱住了狗,发出大声的啊啊声。

    顾泽宇被流浪汉的声音拉回了现实,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手里拿着棒球杆,而流浪汉的脸上有青紫痕迹,鼻子也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哐啷”一声,顾泽宇扔了棒球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顾泽宇给流浪汉找了药,又帮他涂上。

    流浪汉见顾泽宇不再打他,这才放心了,抱着狗却是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再帮我办一件事,我就放你和你的狗离开这里。”顾泽宇说。

    顾乘风在海星酒店,和郝玉明一起喝茶。

    “您在我老婆的酒店住了这么久不给钱,我是不是也能去你们单位参一本?”顾乘风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会有人主动来结账的,那些人啊,恨不得我立马离开A市呢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安迪要被提审了,您也要求听审?”顾乘风来探口风来了。

    郝玉明看了顾乘风一眼,慢悠悠端起茶杯,轻啜一口毛尖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茶不错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等你走的时候,我给你带上些,知道你爱喝茶,专门挑选的上等茶叶。”顾乘风在老领导面前,并没有那么冷淡,更多的是像对长辈一样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卓有成自杀的时候,上头已经有派我来的打算了,但是我觉得时机不够成熟,拖到了现在,目前看来,是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打算动手了吗?”顾乘风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来透我口风?想要给谁报信儿呢?我跟你说这些已经是违反工作规定了,不过看在你是前特战部队队长,保护过国家领导人,才跟你聊聊,你小子别给我蹬鼻子上脸啊!”

    “哪是替人探口风,我纯属好奇,再说了,你也知道,我和明阳从小认识,他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!”郝玉明抬起手,制止了顾乘风继续往下说,“至于我要动手的人是谁,你就别问了,也别想套我的话,行啦行啦,该干嘛干嘛去!”

    顾乘风表情凝重,于思琪看得出来,他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,说出来,说不定我能帮帮你?”她从身后趴在顾乘风的背上,双手环抱住他修长的脖子,下巴放在顾乘风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顾乘风被于思琪这么亲昵的动作感染,转过头亲了亲她的唇,缓缓说道:“最近感觉夏明阳他老爸不太对,我担心……他也被牵扯进了周伯明的案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夏长海市长?怎么可能呢,他爱民如子,廉政清明的口碑可不是白传出来的!你肯定是想多了,我不信!”

    顾乘风轻微叹了一口气:“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约夏明阳见面。

    夏明阳正带着荣耀在健身房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练吧,我出去一趟。”他擦了擦满头的汗,对荣耀说。

    荣耀已经比刚来的时候胖了些,也壮了、长高了。

    “哎,师父,你不是和我师母约好中午一起吃饭的吗?”

    夏明阳看了看时间,距离中午还有一会儿,去和温雯吃饭应该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要是她先到了,你让她等我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春天已经到了,路边的玉兰花正盛放,大朵大朵白色的、粉色的花蕾迎着微风舞蹈着,绿化带里的榆叶梅和樱花也都争相开放。

    “这大好的春天,不和你老婆约会,约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海边的露天咖啡厅,远处海天相接,湛蓝一片,海鸥不时从上空略过,空气里是潮湿的水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,打扰你和温雯小姐了?”

    夏明阳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,笑道:“不打扰,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听闻,轻嗤一声,装着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怎么这么不禁逗!没劲了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怕耽误你的终身大事么!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找我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夏明阳一本正经的问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问问你什么时候回部队。”顾乘风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,我爸这两天身体不太好,我想在家多陪陪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身体向来都很好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年纪大了,加上快要退休有些心里落差,就找上了,已经卧床两三天了,说是觉得浑身无力,想要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心中疑惑更深。

    “老郝最近要有动作了。”顾乘风还是打算提醒夏明阳。

    “老郝?这么说,周伯明要完蛋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顾乘风点头,但脸色不太好,他试图让他夏明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“但是,据我所知可不止周伯明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一抬头,看到了顾乘风的眼睛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里……有我爸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我看到郝玉明找了赵希宏。”顾乘风低声说。

    夏明阳一愣。

    赵希宏是夏长海的秘书,找他,就意味着是在调查夏长海,夏明阳联想到父亲这几天的反常动作,心里没底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要赶紧回家一趟!”夏明阳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温雯和荣耀在健身房等了半天,不见夏明阳回来。

    她打过去电话,那边却也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温雯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去见顾乘风,让咱们在这里等的,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回来。”荣耀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了,你想吃什么,姐请你!让他自己饿着吧!”

    夏明阳是径直回了家里,他突然返回家中,让在客厅喝茶看报纸的夏长海一愣。让来访的赵希宏更是脸色一边,正在说着什么的嘴,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是身体不舒服么,怎么起来了?看起来起色也不错。”夏明阳目光阴沉的看着父亲。

    “明阳回来啦!”赵希宏起身打招呼。

    夏明阳拉着赵希宏往出走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出来一下!”

    “赵秘书是来向我汇报工作的,你拉他干什么?”夏长海不悦的说。

    夏明阳没有理会父亲,拉着赵希宏出了门,让他坐进了自己的车里。

    宽敞的大吉普车,赵希宏心中忐忑坐在副驾驶,夏明阳黑着脸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爸是不是有事儿?”夏明阳开口便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赵希宏莫名其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瞒着我,我知道郝玉明找过你,我爸到底有什么事儿你最好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明阳!你是在怀疑夏市长有问题?”赵希宏惊讶道,“夏市长是什么样的人品你最清楚,你怎么可以这样怀疑自己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那郝玉明找你是为什么?我爸明明没病,又为什么要躲在家里不去上班?”

    “你爸身体不适,请假在家休息在,怎么能叫躲在家里?明阳,你不要听有心人乱说什么,你爸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疑惑的看着赵希宏,不知道该不该选择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郝玉明找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工作上的事儿,我不能告诉你,你要是没事儿,多陪陪你爸,最近因为单位的事情,他的心情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赵希宏说完,下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明阳返回屋里,夏长海已经放下了报纸和茶水,等着夏明阳呢。

    “赵秘书走了?”夏长海看了看儿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夏明阳坐在转角沙发里,看着父亲问道,“爸,郝玉明找赵希宏的事儿,你知道吗?赵希宏是你的秘书,他被老郝找,我心里有些疑惑。”

    被儿子用怀疑和审视的目光看着,夏长海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让他去找郝书记的。”夏长海说。

    “你让赵希宏找老郝的?为什么?我听说老郝现在要开始收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乘风告诉你的吧?”夏长海问儿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明阳不撒谎。

    “你和乘风的关系向来好,他告诉你这些事也不足为奇,不过我让赵希宏去找郝玉明,的确不是因为我,而是因为温世初。”

    “温世初?”夏明阳一愣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他对温世初没什么好感,那是因为他看他不顺眼,可现在,他和温雯已经确定的关系,温世初是他未来的老丈人,他不得不担忧。

    “爸知道你和温雯的事情,所以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你,想着过两天就让你带温雯回部队去,这件事你们也就别过问了,不过既然你问起来,我得提醒你,温世初向我提交了检举信,并且主动向我坦白了他为周伯明做事的事情,很有可能,温世初的前程没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的话,夏明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,如果温世初出事,温雯一定会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“您把温世初送来的检举信和自首材料给了郝玉明?所以才让赵希宏去找老郝?”

    “恩,这下你放心里吧,你爸我,这一辈子没拿过党和国家一分不干净的钱,没干过一件亏心的事儿,儿子,虽然爸一直忙于工作忽略了你,但是我一直希望你能秉承咱们夏家的传统,踏实做人,正直做事。这些年你做的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爸,温世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?”夏明阳问。

    489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至少是要双开的,至于温雯会不会受到影响,我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大脑混乱的从家出来,临近中午,外面的太阳很大,晃得他有些张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,还有>        刚刚在健身房,为了不受打扰,他把手机静音了。

    电话和消息都来自温雯。

    微信消息是一张她和荣耀吃饭的图片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健身房旁边的烤鱼店,你再不来就吃光了!”

    夏明阳笑了笑,放下手机,驱车前往。

    荣耀老远看到夏明阳从烤鱼店走了进来,起身大声喊道:“师父,我们在这里!”

    夏明阳走过来,看到两人也不过才刚吃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了,电话不接,微信也不回!”温雯不满的嘟着嘴,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师娘和我等了你好久呢,师娘都生气了!”荣耀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要生他的气啊,我才懒得生气!来荣耀,姐姐给你夹鱼头,多吃点儿,长脑子,不像有些人,放鸽子了还理直气壮的。”

    夏明阳坐在温雯旁边,截下了她夹给荣耀的鱼头,放在自己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应该补补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温雯到底低着头红了脸。要知道,两人前一天还在夏明阳的公寓里大战三百回合来着,到最后温雯都睡着了,醒来时自己一丝不挂的被夏明阳抱在怀里,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“恩,味道不错!”夏明阳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这可是我最爱的一家烤鱼店。”温雯得意的边说边吃着。

    夏明阳看了温雯一眼,抽出一张纸巾帮她擦嘴角的汤汁。

    荣耀捂着眼睛笑道:“你们俩可真是腻歪!”

    温雯低着头,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赶紧吃!吃完了收拾东西,我们要回部队去了!”

    听到可以回部队,荣耀十分开心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温雯夹菜的动作却是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要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恩,你跟我一起走。医院那边我已经给你申请通过了。”夏明阳说。

    温雯心事重重,再没心情吃最爱的烤鱼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还有些事情,暂时不能走,你带荣耀先回去吧。”温雯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申请已经批复了,你必须按照规定时间跟我回去。”夏明阳强硬的说。

    温雯转头看夏明阳,发现他是一脸担忧的神色,她心中闪过一丝念头,是不是夏明阳知道了父亲的事情,想要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?

    但是她现在不能走,作为女儿,她有义务在这个时候陪在家人身边,帮父亲和母亲度过这个难关。

    她不敢问夏明阳知道了什么,也不敢想如果父亲伏法,自己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“那至少给我两天时间,让我收拾一下东西。”温雯说。

    “好,就两天,两天以后我带你走。”夏明阳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温雯回到家中,看到母亲在哭,父亲在一旁安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妈?”温雯放下包跑过去,拉着妈妈的手。

    温夫人见到女儿,哭的更厉害了,直接抱住了温雯。

    “雯雯,你爸把事情都告诉我了,他已经提交了自首的报告和相关的材料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听到母亲的话,温雯欣慰却又心疼,“爸,放心,我会一直陪着你和妈的。”

    温世初却脸色一变,正色道:“我已经和医院联系,让医院同意了你继续去野战部队工作的申请,明天你就和夏明阳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爸,这个时候我怎么能走呢!”温雯哭着说道,“你出了事,我和妈都会陪着你!”

    “胡闹!现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,你妈算我对不起她,你给我赶紧走!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你的前途,还有,夏明阳的爸爸毕竟是市长,他的人品不错,应该不会介意爸爸的事情,你要好好和夏明阳在一起,夏家定能保你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夏明阳他爸,让他帮你!”温雯起身要往出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!”温世初怒斥一声,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了!你妈已经退休了,我的事儿她也都不知道,没什么可担心的,你还年轻,爸爸不希望你受到牵连,你要是不走,我瞻前顾后的怎么能安心和周伯明斗!”

    温雯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走,是她劝父亲去自首,是她鼓励父亲不要给周伯明利用了,如今父亲走到今天这一步,她却要离开,她心里怎么能好受!

    “爸,您是我的骄傲。”温雯对父亲说。

    温世初没忍住,老泪纵横,一家三口抱在一起,失声恸哭。

    一直窝在酒店里,自称身体不适等着人上门送礼的郝玉明,本是来者不拒,人家送什么就收什么,甚至不拒绝有人替他付了在酒店的花销。

    可是两天后,他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精神矍铄的带着纪委的人,到了温世初家,直接把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温世初被纪委调查的事情很快传开,顾乘风也明白赵希宏去找郝玉明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因为夏长海让他心里轻松了些,但却又为夏明阳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夏明阳已经带着温雯和荣耀,到达了藏在大山深处的野战部队。

    “看来,温世初这是拿自己当引子了。”顾乘风叹道。

    于思琪正在写自己的广告方案,听到顾乘风的话,停了下来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周伯明坐立难安,他安插在纪委的人给他传话,说温世初举报了他很多罪名。

    对于温世初的自首行为,他十分震惊,没有任何准备,毕竟之前温世初没有任何蛛丝马迹,甚至还在帮他计划除掉安迪。

    周伯明传话给自己的人,让他找机会,让温世初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郝玉明已经把温世初写的悔过书送到了上级,上面另外又派来五个人协助调查。

    看守温世初的人,全是郝玉明的人,其他人一律不能靠近他被关押的酒店房间。

    囚禁温世初的地方,正是郝玉明下榻的海星酒店。

    于思琪每天看着那些记者进进出出来来回回,想要探听到一些什么消息,站在前台里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于总,咱们现在都快客满了,都是这些记者,他们怎么像苍蝇似的?”前台的姑娘抱怨道,“每天到我这里来问,今天有没有什么情况啊?有没有看到什么大人物进出啊之类的话,烦死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有人问你什么,就按照我教你们的,说不知道,不方便回答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名记者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您是于思琪女士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,请问您是要住店吗?”于思琪故意反问。

    记者尴尬的摇了摇头,笑着问:“我是本地自媒体的一名记者,听说海星酒店是您一手经营起来的,很敬佩您,能不能跟我们说两句,顺便带我参观一下酒店,本地自媒体对于本地企业、店铺经营的推广有很大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于思琪一下子就听出来,这人采访她是假,想要参观酒店顺便探听温世初的消息才是真的吧!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采访我,帮我宣传海星酒店,我当然十分欢迎,也万分感谢的,当然,参观也可以,小菲,你带这位记者,去咱们餐饮部,客房部走走转转。这位记者先生,您可以先去参观,回来之后再采访我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!”记者开心的招呼身后扛着摄影机的摄影师,跟着小菲去‘参观’。

    小菲在上电梯之前,转头看了一眼于思琪,两人纷纷狎猝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酒店,从装修风格到经营,都是于思琪女士一手操办的,当然了,她的先生,也就是万成集团董事长顾乘风先生,也是帮了很大忙的。”

    可那记者根本像是听不到小菲在说什么,一直在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美女,我听说公安局长温世初被关押在咱们酒店了,是真的假的呀?能不能带我们去拍一下他所在的客房,我们不进去,就拍一下门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小菲狎猝一笑。

    “人呢,的确是关在我们这里,可是那一整层楼都被控制起来了,别说是你了,就算是我们于总也进不去的,记者先生,这边请,我带你们去餐饮部看看。”

    记者听完小菲的话有些失望,可是想走又没办法走,只得跟着小菲一处一处的参观。

    温世初在最顶层的豪华套房里,和郝玉明及另外几个人同吃同住,温世初十分配合,将自己为周伯明做过的事情,事无巨细,全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,还有其他的事情要交代的吗?”郝玉明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温世初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已经全都说了,没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说,你一分钱都没有从他那里拿过,也没有收过任何他从中间协调找你办事的人的一分钱,对吗?”

    问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温世初虽然如今沦为阶下囚,但也是有警察的傲骨在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被人利用,我好歹是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,我的人格不容亵渎。”

    490

    “老温,你别误会,我们这是工作需要,”郝玉明解释道,“你说的这些,如果没有异议,就在上面签个字,按个手印,到时候在法庭上,你只要带着证据作证,我想法庭会考虑给你从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郝玉明制止了那位年轻小伙子继续问下去,“对温局长的审问,就到这里吧,你们跟我去见一下另一位当事人,等证据充足了,直接抓人!”

    “是,郝书记!”

    小菲带着记者和摄影师溜达到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这里可以容纳二百人参会,可以接待婚礼,年会等各种大型活动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和摄影师的心哪在这里,等小菲一转过头,那记者便消失不见了,只剩下摄影师还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小菲有些着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人……上厕所去了,你继续,我在拍!”

    “不拍了,也拍的差不多了,我等你们发布文章啊!”

    小菲担心出事,带人下楼了。

    那记者一层一层的找,遇到的只有同行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表情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别费劲了,我们都在这儿住两天了,人影都没看到!”

    记者只好无功而返了,但走到电梯口,他突然眼前一亮,电梯里站着的,不是郝玉明是谁!

    “请问郝书记!”记者立即拿出手机拍摄视频,“温世初已经交代了吗?他犯了什么罪了?我是本地自媒体的记者,我想代表A市的老百姓,行使知情权!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代表A市老百姓?”郝玉明一个反问,记者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安迪穿着橘色的拘留所囚服,坐在玻璃铁栏杆阻隔的墙后面,对面是郝玉明和他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对于周伯明的举报信,你说的句句属实吗?”

    安迪只是点了点头,如今的她,举报与否,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恨温世初,觉得是他杀了你的母亲。”郝玉明突然说。

    安迪的表情有了变化,抬起头,满眼仇恨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自首了,并且在悔过书里面,对你母亲的死表示了十分的歉意,同时,他告诉我们,是周伯明让顾泽宇去医院,找机会放你逃走,也是周伯明命令温世初在你逃走的时候找机会枪杀你,因为你知道太多他和陈豹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周伯明是温世初的顶头上司,他不敢不为,不成想你的母亲替你挡了子弹。”

    安迪慢慢笑了起来,笑容有些扭曲,笑着笑着,她的眼泪便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活的再风光,也逃不过和我一样,给人当棋子儿的命运啊!”安迪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你应该恨的人是周伯明,不是温世初。”郝玉明说。

    安迪缓了缓,幽幽说道:“周伯明好几年以前就和陈豹有来往了,他们干的那些事,脏!”

    郝玉明给旁边的助手使了个眼色,助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,同时手上在不停的敲击着键盘,记录下安迪的话。

    流浪汉穿着顾泽宇的衣服,站在师范大学门口,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他担心自己走过去会被赶出来,可是看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里并没有嫌恶和恶意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改头换面了,于是就这么跟着几个姑娘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按照顾泽宇告诉的位置,他走到了肖楠的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因为不会说话,他举起一个顾泽宇做好的牌子,上面写着肖楠的名字。

    有肖楠的同学路过宿舍楼下,看到了他,于是告诉了肖楠。

    肖楠站在宿舍窗前往下看,心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顾泽宇?他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?不是正在被通缉,逃跑了吗?

    肖楠的心里,对顾泽宇是又爱又恨的,恨他杀了自己的哥哥,可是又抑制不住内心对他的爱。

    此时她十分矛盾,在宿舍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下楼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肖楠,在呢么没听你说有追求者了?”

    肖楠完全不理会,径直下楼。

    流浪汉还在举着牌子傻站着。

    肖楠走过去,在靠近的时候,才发现那人根本不是顾泽宇,可是却穿着顾泽宇的衣服,和他有着同样的发型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肖楠,你是谁?”肖楠问。

    即便不是顾泽宇,也定然和顾泽宇有关系,肖楠不得不承认,自己现在很想见到顾泽宇。

    流浪汉见到肖楠,也不说话,径直往出走。

    肖楠觉得奇怪,跟着往出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穿着顾泽宇的衣服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流浪汉倒是越走越快了。

    肖楠紧追其后,一直走到学校外面,流浪汉上了一辆很破的车。

    肖楠拉住车门,也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她追问那个一直不说话的男人,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个哑巴!”驾驶座上的顾泽宇,带着帽子口罩和眼镜,将自己的脸隐藏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肖楠听到这个声音,身体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?”她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顾泽宇转过头,摘下眼镜,看着后面的肖楠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有没有想我?”顾泽宇笑着问。

    肖楠扬起手就要打顾泽宇,却被顾泽宇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一见面就打人,可不是你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布条,扔给肖楠。

    “把眼睛蒙上,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会出卖我。”

    肖楠并不愿意配合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做什么?我还要回去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走,我就告诉你,你哥哥死之前都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肖楠一愣,随后,自己将黑色布条拿起来,蒙住了双眼。

    确认肖楠完全看不见,顾泽宇遮挡好面部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肖楠竖起耳朵仔细听着,路上的车渐渐少了,路突然变得很不好走,颠簸不平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不许摘眼罩。”顾泽宇命令道。

    流浪汉第一个下车,走到门口急不可耐的等着顾泽宇开门。他想要见到自己的狗。

    肖楠被顾泽宇拉着,进了房间,才扯下了她的眼罩。

    肖楠适应了一下房间的光,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栋别墅没错,可是窗外却一片狼藉,像是烂尾房。

    肖楠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她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距离学校大概一个小时左右,那说明这里不是郊区就是临近的城市边缘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藏在这里?”肖楠看着瘦了一大圈的顾泽宇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顾泽宇将狗放出来,流浪汉开心的抱着狗出去了。

    肖楠还在观察房间里的摆设和装饰,就被顾泽宇从身后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多想你,你知道吗?”顾泽宇轻轻在肖楠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肖楠的身体一愣,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,你放开我!”肖楠正色道。

    顾泽宇却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想你,做梦总是梦到你,所以才冒着暴露的风险去学校接你……”说着,他的唇已经落在了肖楠的耳朵上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亲密无间,他最知道肖楠的敏感之处。

    肖楠被吻到了敏感的耳朵,激动的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,我当众揭发你杀死我哥哥,你不想报复我吗?”肖楠用最后的理智说道。

    顾泽宇已经急不可耐了,双手在肖楠身体的敏感部位游走着,惹得肖楠连连颤抖。

    “顾泽宇……你停手!”肖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她慢慢软了下去,直到最后,终于沦陷在了顾泽宇的攻势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恨我,但是我爱你。”顾泽宇深情的在肖楠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肖楠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去,她的身体是诚实的,在顾泽宇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下,彻底沉沦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,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去拥抱他,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去迎合他。

    肖楠醒来时,顾泽宇没在卧室,她穿好衣服走出去,看到顾泽宇正坐在二楼客厅的阳台吸烟。

    “醒了?睡得好吗?”顾泽宇见肖楠走过来,熄灭了烟,温柔的笑道。

    肖楠走过去,看着顾泽宇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顾泽宇伸出手臂,将肖楠拉过去坐在自己的腿上,亲昵的吸了吸她的发香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知道杨勇是你亲哥哥,我一定早早补偿你,无论你提出任何要求,我都会满足你。现在我已经是个逃亡的人,什么都给不了你,我只是很想你,想要见你,更想对你说声对不起,我当时是有苦衷的,我逼不得已,我求你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顾泽宇的甜言蜜语,让肖楠彻底放弃了对他的恨意,她看着顾泽宇抬手摸了摸他消瘦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瘦了很多。”肖楠说。

    顾泽宇捉住肖楠的手,感动的说:“你在关心我,我就知道,你是爱我的,仇恨最终无法取代爱的力量,肖楠,我好开心!”

    顾泽宇亲吻了肖楠,肖楠如小猫一样在他的怀里,两人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告诉我,我哥哥临死前都发生了什么吗?”肖楠问。

    顾泽宇轻叹一口气,十分悲伤的说:“其实杀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,那是个意外,当时卓雅被顾乘风拒了婚,伤心难过喝醉了酒,乘坐你哥哥的出租车在城里兜圈不愿回家,后来更是为了报复顾乘风,勾引了你哥哥,两人在车里就发生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.com。妙书屋.com

    最新网址:ccbiquge.ccccbiquge.cc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GknuM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