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九十九章 限制了自由

作者: 南风回暖

第四百九十九章 限制了自由

    “老温,过来吃饭吧。”郝玉明说。

    温世初虽然被限制了自由,但他并不像个犯人的待遇。

    才仅仅过了两三天,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,但精神倒是还不错,去洗了手,坐在餐桌前,等待就餐。

    西餐的餐具里,刀叉是必备,服务生帮每个人摆好了刀叉,最后走到温世初身边,将餐刀从车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事情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服务生手中的刀高高举起,垂直向温世初的后背心脏位置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把刀不同于其他人的餐刀,而是已经开了锋的匕首,寒冷的刀光,映在了温世初身前光洁的骨质瓷餐盘上。

    刀光消失的那一刻,温世初眸光一闪,侧身躲开了身后的攻击。

    郝玉明和助手们都惊了,立即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那名暗杀者似乎并不想放过温世初,继续向他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杀了他也没有用,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,不管你是谁派来的,完全是徒劳!”

    郝玉明对那名拿着刀的凶手说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有些犹豫,可现在如果不继续下去,想要逃走也困难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继续猛烈向温世初攻击。

    温世初当了几十年的警察,虽然如今久坐办公室没那么多练武的机会,但底子还在,能在郝玉明那几个助手的帮助下,跟歹徒过上几招。

    郝玉明趁机返回睡觉的房间,拿出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那刀距离温世初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“我数到三,如果你不放下刀投降,我就开枪打死你!”郝玉明大声说。

    那人见到枪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世初等人趁机将他压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说吧,谁让你来的?”郝玉明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要来的,与他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一个理由?”温世初整理完了衣服,蹲在地上看着那名男子,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,应该不是来寻仇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贪官污吏,杀你还需要理由吗?”男子嘴硬。

    “温局长只是被带到这里来配合工作,谁说他犯错了?你又是听谁说他是贪官污吏?”

    男子被问的哑口无言,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郝玉明打给周巡,周巡迅速赶到,这也惊动了还没离开酒店的于思琪,跟着上楼来看。

    为避免事情走漏,于思琪让所有人不得上楼。

    她跟着周巡一起到了楼上,看到了温世初,也看到了那名袭击者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!”于思琪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原来,此人正是白天说要采访她的那位记者。

    那人被按压在地上,努力抬起头看了一眼于思琪,又趴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完蛋了,不打算开口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白天的一个记者,假意要采访酒店,我让工作人员带他溜达一圈之后,他就走了。想不到居然乔装成送餐员,实在是抱歉,是我工作疏忽,给你们带来麻烦了。”于思琪心中十分内疚,立即向郝玉明和温世初道歉。

    温世初摆摆手,表示自己无碍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他这是提前来踩点儿了,是他狡猾,不是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巡直接把人拉起来,带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到温世初,见到他的满头灰白头发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还好吗?”周巡凑过去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西给了吗?”温世初问周巡。

    “已经给了他。”周巡看着郝玉明说,“安迪也提审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郝玉明的助手见两人在窃窃私语,立即制止,“周大队长,这里任何外人不可以和温世初有语言甚至肢体交流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问问老领导的身体情况,你多想了。”周巡笑道,“年轻人,不要这么暴躁,我比你懂纪律,我建议你们还是把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安保措施,已经够安全的了,其他地方?郝玉明还没有想到什么其他更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走好好审审,看看是谁派来的,不说的话,你直接把人处理了吧。”郝玉明说。

    那行凶者一听郝玉明这么说,以为自己要被杀掉,瞬间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怎么处理我,我顶多算是个杀人未遂,不犯死罪!你们要是敢灭我的口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!我冤枉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冤枉,回局里跟我好好掰扯掰扯,我好给你伸冤啊!”周巡勾着那人的脖子,把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郝书记,抱歉,是我疏忽了。”于思琪向郝玉明再次道歉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在让人随便采访参观的,还有这里住的那些记者,最好也都赶出去。”那名暴躁的年轻人对于思琪说道。

    于思琪自认这次是自己的问题,所以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同志,我这里是对外营业的酒店,如果你觉得我们的正常经营打扰你工作,让你没有安全感,那抱歉,请你离开这里,海星酒店不欢迎没有礼貌的客人!”

    于思琪的肩膀突然被人揽住,温暖的怀抱,坚实的胸膛,低沉的嗓音,让她心中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顾乘风得到消息之后立即赶来这里,走到门口时正好听到了刚才那个年轻人的话。

    此时他脸色阴沉的盯着那名年轻人,眸光冷冽,让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谁敢欺负!

    “乘风……”于思琪拉着顾乘风,让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郝书记,看来你的人对我妻子的酒店并不是十分满意,我看不如你们另择他处吧,我这个小庙装不下他这尊大佛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位年轻人暴躁的狰狞着脸,想说话,却被郝玉明一个白眼给瞪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刘,给于总和顾总道歉。”郝玉明命令道,“这件事本就是个意外,知道你最新工作辛苦有些疲惫,难免暴躁了些,但是说话也要注意分寸。”

    小刘不服不忿,却又不敢不听郝玉明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二位,是我说话过分了。”虽然嘴上在道歉,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傲慢的,完全没有一丝的诚意。

    “道歉就不必了,我可以让你们继续住下去,但是他不行,请现在就搬走。”顾乘风丝毫没有想要原谅此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顾乘风,你不要太过分了!我们是在执行公务,身为公民,你有义务协助国家工作人员办案,我们住在这里是你的荣幸,况且我们也是付了钱的!”小刘的气焰更加嚣张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话却引起了郝玉明的反感。

    “小刘,你说话注意分寸!”

    “他凭什么不让我住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我的地方,我想让你走,你就必须走!请吧!”

    顾乘风让开门口的位置,赶人了。

    郝玉明身后几个人也没有做声,于思琪担心事情变得严重了,赶紧解释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当务之急是保护好证人,乘风我们回家吧,孩子要饿了。”

    顾乘风不想于思琪咽下这口气就这么被欺负了。

    “请!”他又说。

    “郝书记!”小刘看着郝玉明,希望他能帮着说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旁边还有家酒店,暂时去那里住着,有事我会叫你的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他说让我走我就走!郝书记,我可是副省长专门派来协助您的,您不能让我走!”

    于思琪像是在这话里听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原来这小刘气焰这么嚣张,是因为他是副省长的人啊!难怪郝玉明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呢。

    于思琪眼珠一转,装作十分可怜的样子,淡淡说道:“乘风,人家是国家工作人员,我不过是个老百姓,别跟人家过不去了,咱们的生意还要做呢,得罪了当官的,以后万一被人穿小鞋怎么办啊,我有些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于思琪边说着还边用眼神瞟那位副省长派来的助理。

    那人一听于思琪的话,立马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小刘,别再说了,话多无益,难道你要让咱们省政府落得个欺负老百姓,耍官威的骂名吗?”

    省政府都搬出来了,那小刘就算再嚣张,也不敢说什么了,转身回去卧室拿了自己的东西,气呼呼的走了。

    郝玉明的几个手下互相看了看对方,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于思琪一看就明白了,这是顾乘风帮郝玉明他们演了一出戏。

    “这下能放开手脚了!”其中一人笑道,“有他在,干什么都得留个心眼!”

    郝玉明轻哼一声,制止了手下人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还有外人在场,有些事还是不要传出去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我饿了,想吃鱼丸面。”顾乘风揽着于思琪的纤纤细腰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温世初惊魂未定,坐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郝玉明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,对付我还差点儿!”温世初冷笑道,“看来,是有人担心我说了什么,想要杀我灭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心里有数?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想法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小刘,是副省长的人,你最近一直惯着他,让他气焰嚣张,顾乘风跟你演了一出戏吧?目的就是为了把人赶走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周伯明那么嚣张,背后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