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八十八章 三步并做两步上前

作者: 南风回暖

第四百八十八章 三步并做两步上前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吴桐三步并做两步上前,一把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于暖阳抱住,一个转身将于暖阳护在怀里,两人直直向后倒去,一起跌入了身后刚刚撒过水,还未长出青草的花坛里。

    起身的时候,吴桐的头上、后背和双臂都沾满了泥泞。

    反观于暖阳,只有双腿在落地时碰到了地面,沾了一点点泥土。

    “你!”于暖阳看到吴桐的狼狈样子,想到刚才如此危险的行为,突然很生气的说道,“你疯啦!摔伤了你怎么办!后面如果是水泥石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桐任凭自己变成泥人也不在意,听到于暖阳的话,笑嘻嘻的问道:“你这是在担心我吗?”

    于暖阳关心则乱,此时被吴桐问话,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紧张,转过身去不理人,将腿上的泥土拍掉,想要继续朝家里走。

    吴桐突然哀嚎一声,蹲在地上,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头好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撞到头了?”于暖阳立即转头跑回来,紧张兮兮的蹲下神,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吴桐一把将人拉到身前,不由分说在于暖阳的唇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于暖阳想要逃,却被吴桐抓着,值得任凭他亲。

    等于暖阳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大街上,一把推开了吴桐。

    吴桐的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在地上,这回是真疼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他的脸都疼的扭曲了。

    于暖阳哀叹一声,打开车门,上了吴桐车子的驾驶位。

    吴桐坐在地上不动,于暖阳按喇叭。

    吴桐一抬头看到于暖阳上了自己的车,瞬间忘了疼,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车,也不管自己满身的泥水弄脏了价值百万的车,高兴的坐进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吴桐问于暖阳。

    “你脏成这样不回家换衣服,还想去哪儿?”于暖阳白了吴桐一眼,开车朝吴桐的公寓方向去。

    吴桐开心的眼睛快要笑没了,乖乖坐着像个小学生似的。

    吴婷已经搬出去自己住了,吴桐的公寓自从于暖阳搬走之后,就只剩他一个人,最近又因为公司事情太多,他已经好几天没回来。

    打开门,房间里的乱象让于暖阳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家里打仗吗?”于暖阳不满的说。

    “最近太忙了。”吴桐脱了鞋子和外套,连拖鞋都懒得穿了,进了房间将沙发上的脏衣服抓起来,统统放到了卫生间的脏衣篓里面,转身回来就要往沙发上坐!

    “不要!”于暖阳快步上前,一把拉住吴桐。

    吴桐的屁股才刚要碰到沙发垫,就这么被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脱了衣服去洗澡,你满身泥水怎么好意思坐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吴桐见于暖阳如此这般,嘴角突然绽开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着于暖阳的面,直接脱了外套,毛衣,裤子,全身上下只剩了一条内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干嘛!”于暖阳脸颊微红,地下了头,不敢看吴桐精壮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让我洗澡吗,我脱衣服啊!”

    “脱衣服去卫生间脱!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里脱衣服,想在哪儿脱就在哪儿脱啊!”吴桐十分无辜的说着,就要去脱自己身上最后一件衣服。

    于暖阳干脆转过身去收拾地上的衣服,不看他了。

    吴桐洗完澡出来,发现家里已经干净的一尘不染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还是老婆好啊!”吴桐裹着浴巾就要去报于暖阳,被于暖阳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老婆,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自己老婆面前,要脸做什么!”吴桐厚着脸皮又上前。

    “想娶老婆,我给你介绍一个肤白貌美的。”于暖阳背过身,脸上绽开一抹笑容,但语气却是冷的。

    吴桐却突然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于暖阳奇怪,转过头看到吴桐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他坐在沙发里,仰头看着于暖阳,满脸受伤的神情,委屈巴巴的看着于暖阳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把你推开,的确是我不对,但现在,我有能力保护你,你不会因为我,再被任何人伤害和威胁,所以……”吴桐抬起晶亮的双眸看着于暖阳,“我希望你能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其实于暖阳早就从吴婷那里知道,吴桐为了自己,才回到公司去当什么总裁,为了变得强大可以保护他,他选择了自己不喜欢的路,他赢得了公司的斗争,终于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手遮天,为于暖阳撑起一把安全伞。

    于暖阳的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“真是懒死了,这么多脏衣服都不洗,你这是想要拿我当保姆呢!”

    吴桐一愣,上前把人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哪舍得!”

    温世初回到局里就一直黑着脸,周巡敲敲门,嬉皮笑脸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温世初显然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周巡递过去一份资料,“这是安迪逃跑案中那个清洁工的监控追踪资料,您要不要看一下?”

    温世初不用看都知道这人是顾泽宇,周伯明安排的妥妥的,如果安迪跑了,她就能和顾泽宇在一起,到时候他想要灭口,也方便,如果跑不了。

    如果安迪跑不了反而死了,那顾泽宇就更不敢出来乱说乱跑了。

    可结果是第三种,让人措手不及,温世初又被郝玉明‘点拨’一番,周伯明打电话向他施压,他自然是没什么好心情了。

    “放这儿吧。”温世初扬了扬下巴,示意周巡把文件放在桌子上就出去。

    周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安迪举报周副书记的事情,您怎么看?要不要和纪检部门通通气?”

    温世初现在听到纪检两个字,心都发颤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去办,你帮着把安迪母亲的后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局长,还有一件事啊……”周巡还是不走,温世初明显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儿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!”温世初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您别急啊,我这不是得一件一件说么!”

    温世初抬起头,看到这个跟着自己十几年的下属看他的眼神里,似乎带着一丝戒备还有……不屑?

    难道他知道了什么?温世初的心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他生平最看重的是名声和面子,如果周伯明真的完蛋了,自己自身难保,到时候可就成了一个大笑话了。

    温世初心里越来越没底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去监狱那边看过那个叫大头的混混,他已经承认是陈豹给了他一笔钱,并且用他家人作为威胁,才替顾泽宇顶了杀杨勇的罪,咱们现在要不要把人暂时提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光凭他一面之词,你去重新梳理一下杨勇的案子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周巡心想,证据就在你手里那张U盘里面,你还让我去找证据,这不是浪费我时间么!

    想到这儿,周巡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证据……倒是有,只不过……看您愿不愿意拿出来了。”周巡见温世初这般态度,实在是没忍住,把话就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世初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?我哪有什么证据?”温世初佯装听不懂。

    周巡转身去反锁局长的办公室门,坐在他对面,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温世初。

    温世初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之前吴氏集团家的大小姐吴婷送来的U盘,不瞒您说,我看过了。”周巡说。

    温世初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!”温世初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,“既然看过了,还跟我说什么,你不是刑警队的大队长么,什么事儿你做主就是了!”

    温世初这话明显是在生周巡的气,周巡自然不能直接点头答应就去干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真不管不顾的做主,说不定顾泽宇早就被我抓了一百回了。”周巡讨好的笑着,“这不是得征求您的意见么,万一真的牵扯到了周副书记……和你,我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。温局,我跟了您这么多年,最了解您的脾气,有些事儿要看得长远看得开,我要是您,就趁着郝玉明在这儿,把该说的话都说了,现在也许还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和他说的,没什么事儿你去吧,写个申请,把那个叫大头的先提到拘留所待审。”

    周巡一听温世初的话,就知道自己的劝说奏效了。

    高兴的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您是我的好领导!放心,虽然我周巡不是能撑得起天的大人物,但是只要您需要,我一定舍命陪君子!”

    温世初看着周巡,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女儿,郝玉明,老部下周巡,都在提醒自己不要继续再执迷不悟,他们没有冷嘲热讽,没有鄙视与疏离,用关怀而不是强硬的的方式,让他停止自己正在为周伯明做的事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……该回头了?

    温世初决定打电话给周伯明。

    “安迪的事情你必须给我解决掉,如果她说了什么对我不利的话,你应该清楚咱们俩个人的结果。”周伯明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只凭她片面之词,组织应该不会真的去调查您吧?如今上级纪委的人和检察院都已经介入,安迪的案子,我已经插不上手了。您要做好走后路的准备。”温世初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想要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,也给周伯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