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183章:绝世!太上皇召云中鹤!

第183章:绝世!太上皇召云中鹤!


    “陛下!”外面响起了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的声音。

    无心和尚道: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……”万允皇帝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后面那个进来是对南宫错说的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南宫错走了进来,叩首拜下道:“南境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然后,然后他递上来厚厚的一叠,这就是关于南境叛乱最详细的情报了,整整几十页之多,从叛乱如何开始一直到目前的局面,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皇帝看得非常仔细,从头到尾看过一遍后,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,然后又重新看一遍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次南境叛乱的罪魁祸首是袁天邪?”万允皇帝道。

    “对,袁天邪,李文化,伏乍三人为这次南境叛乱的罪魁祸首。”南宫错道:“近半年来,南境频频发生地震,多灾多病,而南境五省的官府救灾治病不利,而且对南蛮境土人压迫非常厉害。袁天邪的黄天教借机广收门徒,组织治病救灾,很多病人服用了他的符水之后,神奇地痊愈了。所以很多人把他称之为大圣师,纷纷拜他为师。”

    地震?!

    近一年来,南境发生了多次地震,光大都护府上奏来的就有十几次之多。

    朝廷也拨去了三次赈灾银子,不过显然赈灾成果不怎么样,否则也不会让袁天邪的黄天教疯狂崛起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地震的消息都被皇帝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去年大战失败,本来就有舆论危机,皇帝本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如果把地震的消息传出去之后,岂不是给了很多人联想的空间。

    因为在世界,地震往往和皇帝的失德,上天的警示联系在一起。而且这次南境的地震确实很离奇,一连串不断,如此密集的地震,确实罕见。

    “袁天邪动用无数信徒在大南行省的大日山顶修建了黄天浮屠圣塔,号称要帮助千万土人镇住地龙,等这座浮屠圣塔修建完毕之日,地震也会渐渐停止,灾病也会停止。”南宫错道:“没有想到的是,这座黄天浮屠圣塔即将修建完毕的时候,地震竟然真的渐渐停止平息了下去,所以南境无数人更是把他视为了天人,更加崇拜仰慕。”

    皇帝眉头不由得皱起,这位袁天邪他是听说过的,绝对大名鼎鼎,从大夏帝国到大赢帝国,从南周帝国到西凉王国,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,或者说奇迹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名流是他的门徒,甚至不乏公爵和侯爵之类的顶级勋贵。甚至万允皇帝也曾经动过念头,想要召见这位神奇的方士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此人在南境竟然成为了祸害。

    “这个伏乍,名字怎么有些熟悉啊?”此时旁边的无心和尚忽然道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他曾经来京城觐见过朕,朕还册封了他归德大将军。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叫伏乍,而是叫敖乍,尽管只比敖心小了不到十岁,但是却拜了他做义父。”

    无心和尚道:“我记起来了,他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叫敖器。”

    “对,敖器,敖乍这对兄弟,都是敖心提拔上来的,做土人守备军的左大统领和右大统领。”皇帝道:“现在这对兄弟谋反了,甚至把姓氏都改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整个天下都觉得敖心谋反。

    因为在南境谋反的不仅仅是忠勇伯李文化,还有敖心的义子,而且还打出了拯救敖心的名义。

    所以敖心真是跳进天江也洗不干净了,怎么让人不觉得这些人的谋反是受你敖心指使的?

    “陛下,香香公主刚刚经过了黑冰台,但是没有进去,在门口停留了半刻钟。”南宫错道。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她在黑冰台门口坐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这段时间敖玉借了一只筝,时不时就弹奏曲子,可能香香公主路过的时候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他在哪里弹的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就在监狱里面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在监狱里面弹奏,声音能传到外面来吗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微乎其微,不过香香公主这方面天赋异禀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他弹奏得好吗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非常惊艳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寒声道:“他还真是居心叵测,其心可诛啊,你们为何要给他筝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因为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,之前已经禀报给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冷道:“回去之后,立刻把他的筝收缴了,别让他作妖了,直接捆绑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是,陛下!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香香没有进去见敖玉吗?”

    南宫错摇头道:“没有,公主殿下此时已经朝着皇宫来了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南宫错道。

    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离去之后,万允皇帝继续和无心和尚下棋。

    “无心师兄,你觉得敖玉此人如何?”皇帝问道。

    无心和尚道:“有点妖,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帝目光微微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外面太监禀报道:“陛下,公主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大喜立刻站起身,迎了出去,这是他的心肝宝贝,最最疼爱的掌上明珠,而且还是他和太上皇唯一的信使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还没有到,殿内立刻出现了迷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然后,所有宫女太监欢天喜地地跪了下去,叩首道:“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但是却不能抬头看公主殿下,这是天衍皇帝在位的时候就定下来的规矩。

    所有太监宫女都不允许盯着香香公主看,如此一来香香公主的美貌就变得更加神秘了。

    而且每一次来到皇宫,她享受的待遇都是非一般的,甚至连皇子都享受不到。

    此时在皇帝书房外面时候的是侯庆大太监,他更加恭敬无比趴伏在地,谄媚道:“奴婢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一愕,道:“咦?侯正伴伴呢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侯庆大太监身体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此时,万允皇帝快步走了出来,手中多了一个稀罕玩意。

    “香香,香香,快来,看看父皇为你准备了什么?”万允皇帝献宝一般捧着手中的宝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仿佛和溺爱女儿的父亲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走了过去,从父亲手中接过那个宝贝,凑在眼前一看。

    她眼睛真的如同宝石一般,尽管已经十八岁了,但是瞳孔如同婴儿一般纯净乌黑。

    她顿时发出稀奇的声音,因为这是一个水晶球体,但里面又一个小小的世界,有房子,有小人,非常非常小,但是精致得很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而且水晶球从某个角度上看去,还有凸透镜效果,能够放大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这绝对是一个非常稀罕的宝贝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父皇。”香香公主道,她的声音很美,清脆中又带着柔软。甜美中又带着冷艳。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我每天数着日子等着你来呢,你要是再不过来,我都忍不住要把这宝贝给你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万允皇帝嗔怪道:“丫头,你是不是有了爷爷就忘记爹爹了啊?每个月就不能多几天时间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道:“爷爷年纪大了,我陪不了他几年了啊。而父皇还年轻,我还能陪您很久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也只有香香公主敢说,换成其他人说是要杀头的。

    什么叫太上皇年纪大了,陪不了几年了,你这不是诅咒太上皇早死吗?

    但是从香香公主嘴里说出来却什么事情都没有,就算太上皇听到了也只会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而且太上皇有一句口头禅,就是说有了小香香,朕至少多活七八年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来到无心和尚面前,行礼道:“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无心和尚目光慈祥,甚至充满了宠溺。

    这位香香公主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“小香香,最近做了什么新曲子啊?”万允皇帝道:“快,弹奏给爹爹听。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道:“原本是做了曲子的,也打算弹给父皇听的,但是后来又听到了一首新的曲子,觉得我自己的那个曲子不好听,就不给父皇弹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香香公主瞪大美眸望着万允皇帝,仿佛就等着他说,那你就把听到的这首新曲子弹奏给父皇听听吧。

    这样她演奏完毕之后,就能顺势为敖玉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万允皇帝却仿佛没有听懂一般,笑道:“这段时间,爷爷的身体好吗?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内心黯然。

    她虽然受宠,是整个皇室的掌上明珠,但是她有一条底线,绝对不干涉政事。

    此时她听出来父皇暗中拒绝的意思了,就是让她提都不要提敖玉的事情。

    顿时,香香公主强颜欢笑道:“爷爷很好,每天都在画画呢。”

    “画画?”万允皇帝笑道:“父皇雄才大略,一代英主,但对画画却不擅长的啊?画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。”香香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万允皇帝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父女两人天马行空地聊天着,忽然万允皇帝感叹道:“一眨眼功夫,小香香都十八岁了。就算父皇和皇爷爷再不舍得,小香香也要嫁人了。我的小香香是天上的星辰,是整个大周帝国独一无二的明珠,爹爹一定为你找一个天上地下,绝顶无双,文武全才的夫婿。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抿嘴笑道:“光父皇喜欢还不行,还要我自己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香香公主,从来都不说虚伪的话,心中想什么就说什么。换成其他女人肯定说女儿不嫁,要陪伴父皇一辈子。

    但她不是这样的,她一直口口声声说要找一个最喜欢的夫君。

    此时,外面响起了一个老太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太后娘娘让奴婢过来问一下,陛下这边备饭了没有?太后那边准备了公主殿下最爱吃的玫瑰露羹,如果陛下不留饭的话,就让公主殿下过去用膳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依依不舍道:“瞧,母后就迫不及待来讨人了,小香香快去吧,不然你皇祖母就要亲自过来催促了。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向万允皇帝告别,然后去安慈宫陪伴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便是天衍皇帝的妻子,为何没有和太上皇住在上清宫?而是呆在皇宫之内?这就是另外一道故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安慈宫内。

    如果说皇帝是宠溺香香公主,那太后就更加过分了,简直比农村的老太太还要溺爱。

    真的是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

    而且是讨好式的那种宠溺,都不让太监和宫女动手,都是自己做吃食,自己动手夹。

    “我宝贝啊,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瘦,太瘦了,这样以后生娃受罪的呀!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为了让祖母高兴,就吃得多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她觉得自己不瘦啊,不过在太后眼中,她永远都是瘦瘦的。

    或许在太后眼中,她永远都是没有长大的那个小孩。

    小时候香香公主身体不太好,所以尤其瘦弱。多亏了无心和尚,帮助治好了她的病,而且调养好了身体。

    所以她小时候经常喊无心和尚叫老师的。

    不仅仅香香公主,大皇子周离,二皇子也想要喊他老师。只不过无心和尚都拒绝了,所以香香公主该称为师伯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无心和尚和万允皇帝的关系,有点像是道衍和尚姚广孝和永乐帝朱棣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不参与政事,但却最受皇帝的信赖,地位非常超然。

    而且这位无心和尚也非常神秘,拥有非凡的本领。此人大家看不透,也不敢惹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香香不高兴。”忽然太后道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已经明明掩饰得很好了,但太后还是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告诉祖母,有谁让你不高兴了?祖母帮你教训他?”太后道:“是谁给你气受了?是老的,还是小的?祖母都帮你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太后口中老的,自然是指太上皇。小的,自然是指万允皇帝了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的。”香香公主道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盯着香香公主好一会儿,道:“我的宝贝啊,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乖了呀,要吃亏的,要调皮啊。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道:“祖母,我还不够调皮吗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道:“你呀,是上天给我们周氏的恩赐,你的无暇善良几乎都能洗清我们周氏的罪孽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太后娘娘叹息道:“我懂,我懂,后宫不得干政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!

    香香公主离开皇宫,返回上清宫,经过黑冰台的时候,她不由得让人停下脚步,然而竖起耳朵听,想要听里面有没有人再弹奏曲子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没有了。

    因为监狱里面的云中鹤被收缴了古筝,而且已经被绑起来了,甚至嘴巴都被封住了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站在门口的时候,云中鹤也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股子香味实在是太清晰迷人了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站在黑冰台外面,整整等了一刻钟,都没有听到任何琴声。

    而且黑冰台也没有人出来拜见,这也是万允皇帝的旨意。

    就这样,香香公主再一次离开了。

    返回上清宫之后!

    香香公主就把她听到的《云宫迅音》全部谱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一遍又一遍弹奏着。

    她的琴艺真是高,基本上算是冠绝京城了,比许安蜓小姐姐的水准高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种技艺,而是一种心境,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这《云宫迅音》在她手中弹奏出来,尤其显得仙气十足。

    上清宫侍候的太监和宫女,完全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内心感叹,香香公主不但拥有绝世美貌,而且还如此才华绝顶,不知道谁有福气能够迎娶她?或许天下没有什么男子能够配得上她吧?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,太上皇肯定会迫不及待出来,夸奖香香公主。

    因为香香公主弹奏的曲子中,这首曲子真的算是近年来最好听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太上皇没有反应,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这或许也是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接下来香香公主也没有说话,就是一直弹奏下去。

    三遍。

    五遍。

    十遍!

    这曲子依旧美妙动听,上清宫内所有的太监和宫女都已经无比惶恐了。

    纷纷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也看出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这边一直弹,但是太上皇那边,完全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二十遍,三十遍……

    这样弹奏下去的话,会伤到手指,也会伤到精神的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小时候体弱多病,后来虽然被无心和尚治好了,但还不是很强健,不能太过于劳神的。

    但是香香公主这是杠上了。

    在父皇万允皇帝那边,她想要为敖玉一家求情,但是万允皇帝直接让她不要开口。

    太后那边,她不能开口,因为后宫不得干政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把希望寄托在太上皇这边,但是她也不能直接开口求情,因为她也不能干政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一遍又一遍弹琴,弹奏这曲《云宫迅音》,然后等待太上皇问一句,这是什么曲子啊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女孩真的是天上的精灵。

    聪明,善良,单纯,美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到了!

    十五万禁军已经集结完毕,点将台已经搭建完毕了。

    永城侯,辅国大将军,征南大都督傅炎图已经站在点将台上,望着密密麻麻的精锐禁军。

    他心中豪迈顿生。

    这十五万禁军仅仅只是一部分,还有另外一部分军队已经在其他行省集结南下,等待着他的接收。

    十几年了,他傅炎图终于走上了人生的巅峰,终于取代了敖心,成为了大周帝国第一武将。掌握几十万大军,横扫万里如虎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很快他就能亲手斩下敖心全家的人头了。

    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敖心,当年你鞭笞我五十下,这个耻辱永久铭记在心。

    如今,我杀你全家,一报当年鞭笞之仇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等一下手起刀落,将敖心一家脑袋斩落,这是何等之快意啊!

    男子汉大丈夫,就要睚眦必报。不报仇则罢,一旦报仇,就要斩尽杀绝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时辰很快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誓师大典很快就要开始了,杀敖心一家祭旗也很快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宫之内。

    皇帝正在穿铠甲,今天的誓师大典他要亲自参加,激励将士,激励帝国万民。

    金色铠甲,红色披风。

    镜子中的万允皇帝显得威风凛凛,霸气凛然。

    “陛下,敖心那边……”南宫错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万允皇帝随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誓师大典是一定要杀人祭旗的。

    大太监侯庆拿着镜子,从各个角度让皇帝看清自己的威武霸气。

    时间快到了啊,誓师大典是不能耽误的。

    “把敖心押去点将台那边!”皇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道。

    大宦官侯庆目光飞快闪过一丝喜色,敖心这个东西终于要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和敖心也有仇,当年他去南境宣旨,摆的架子很高,而且向敖心索贿。

    结果敖心半个铜板都没有给他,当时侯庆的话就说得不太好听了,敖心立刻翻脸,直接冷斥侯庆如果耽误了军情,他就拿出尚方宝剑斩了侯庆这个阉货。

    于是侯庆灰溜溜地宣旨,然后又万里迢迢回京,什么都没有捞到手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这个大宦官侯庆对敖心恨之入骨,发誓有朝一日自己得势之后,一定要将敖心全家杀光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要实现了,尽管不是他亲自动手,甚至和他侯庆无关。

    但敖心一家马上要死了,他侯庆当然痛快啊,太爽了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清宫那边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已经满脸苍白,毫无血色,一双玉手已经红肿,甚至芊芊玉手都被琴弦割破了,鲜血染红了古筝。

    她的面前,上百名宫女和太监都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别弹了,别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求求您,莫要伤了身体啊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求求您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奴婢吧,如果您再弹下去,我们都要杀头的啊。”

    毫无血色的香香公主,依旧不闻不问地弹奏这首《云宫迅音》,不知道是几百遍,甚至上千遍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几乎要油尽灯枯的感觉了,完全到达了极限。

    而且每一遍都投入了所有的精神。

    她始终不开口求情,就是不断弹奏。太上皇那边没有回应,她就一直这样弹下去,一直到真正油尽灯枯为止。

    距离誓师大典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距离杀敖心祭旗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而且香香公主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架势,甚至她的嘴唇也完全干裂,渗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其实,她不仅仅只听了敖玉的这一首《云宫迅音》,而且还读了《石头记》和《东厢记》,不知道多少遍。

    终于,上清宫内传来了太上皇无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丫头,别弹了,你赢了,你让我破戒了!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咬紧牙关,把这最后一遍弹奏完毕,然后直接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敖心已经押到点将台了,时辰差不多快到了,我们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点了点头,但是依旧没有出发,而是端详着手中的利剑。

    沙漏一点点落下。

    距离誓师大典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距离杀人祭旗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年迈的宦官狂奔而至,来到万允皇帝面前,跪下叩首道:“陛下,太上皇让奴婢来问,《石头记》的第二册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万允皇帝嘴角轻轻一抿,然后道:“你去回禀父皇,还没有出来呢,不过这本书的作者敖玉倒是在京城黑冰台监狱中,我立刻派人押送他去上清宫。”

    老宦官叩首道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然后,老宦官急匆匆地走了,返回上清宫。

    万允皇帝道:“走吧,时辰差不多到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龙行虎步朝着点将台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冰台监狱内!

    云中鹤被松绑了,而且如同退猪毛一般,被按在一个大桶里面洗澡。

    一个大刷子,把他全身上下刷得干干净净,甚至每一根头发丝都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然后,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囚衣。

    “敖玉,走吧!”

    然后,云中鹤终于走出了黑冰台的囚牢,不过根本没有走到街上,直接被装入了一辆封闭的马车之内,而且被戴上了头套。

    很显然,就是不让他看到。

    马车开始行驶,朝着一个未知神秘的地方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熙熙攘攘,后来越来越安静。

    最后,马车的速度缓慢了下来,黑冰台武士的走路声也变轻了,几乎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哪怕是云中鹤,都能感觉到这里被一股强大的气息了笼罩着。

    有一种鸟从这里飞过,都要小心翼翼的感觉,仿佛随时都可能被射杀下来。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黑冰台武士道。

    云中鹤从马车里面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上清宫,云中鹤就在巨大的宫门之前。

    此时宫门紧闭。

    “往前走。”黑冰台的南宫大道。

    云中鹤就这样眼前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见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

    上清宫的大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大周帝国最神秘的一扇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云中鹤走了进去,进入了神秘的上清宫,被称之为大周帝国真正权力最高所在地。

    因为太上皇隐居在这里,他是大周帝国几百年来最伟大的君主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步后!

    云中鹤耳边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云中鹤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摘下头套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伸手,摘下了头套,但是依旧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睁开双眼!”

    云中鹤睁开双眼,然后不由得一颤,露出无比惊诧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太上皇的上清宫啊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他的面前是两颗血淋淋的人头!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注:第二更送上,今天依旧更新近一万五!真的好难写啊,兄弟们赐我几张月票吧,糕点感激涕零,叩首拜谢!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ccbiquge.ccccbiquge.cc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If156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