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233章:云中鹤大开杀戒!血洗京堂!

第233章:云中鹤大开杀戒!血洗京堂!
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cbiquge.ccccbiquge.cc
    “不好啦,不好啦!公主殿下自杀了,公主殿下自杀了!”

    片刻之间,整个太后的慈安宫彻底沸腾了。

    太医很快就冲了过来,帮香香公主止血,并且包扎了伤口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顿时抱着香香公主痛哭流涕“我的宝贝啊,我的心肝啊,你这是做什么啊?你这是做什么啊?你这是要剐了祖母的心吗?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拉着太后的手道“祖母你是最疼我的,也是最懂我的,我这一生真的只愿意嫁给大狗熊一个人了,只有他会对我好的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道“可是敖玉名声很差啊,他天天都去勾搭那些最肮脏下贱的女人,你若嫁给了他,就只会玷污了自己的名声啊。”

    香香公主道“祖母,你们逼着我嫁给史广,那未来史氏家族谋反的时候,我又该至于何地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痛苦道“不会的,不会的,史广一直呆在京中做人质,帝国大军在南境几十万,他家就算想谋反也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皇帝和皇后也来了,见到这一幕之后,不由得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香香公主怎么了?可有碍生命?”皇帝问道。

    太医署令低声道“生命无碍。”

    接着,这位太医署令林中因犹豫到“陛下臣有一句话,不得不说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太医署令林中因道“香香公主是刻意自杀,哗众取宠,没有想要真死,这是用自杀逼迫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诛心了。

    皇后低声道“陛下,太后娘娘心软了,只怕真的被香香哄骗了,不能再让香香呆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香香公主不在太后这边,上清宫那边派人来催的话,别人挡不住,只有太后挡得住。

    皇后道“而且香香公主自杀还有一个目的,一旦消息传到上清宫,太上皇那边强行派人来带人,连太后都挡不住了,毕竟香香都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目光冰冷道“小小年纪,心机竟然这么深了,还什么天真纯良。”

    那边香香公主继续在劝服太后,柔声道“祖母,我和敖玉感情是不一样的,接下来我慢慢讲给您听好吗?当时我们还在迷迭谷里面一起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大宗正来了。”

    肃亲王很快入内,见到了手腕包扎的香香公主,顿时皱眉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能够和香香公主说几句话吗?”肃亲王道。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宗正肃亲王来到太后和香香公主面前,寒声道“香香公主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你这样自残逼迫你的祖母,你的父母,你的孝道呢?”

    “另外你口口声声好嫁给敖玉,你可知道敖玉此时已经成为了你父皇的敌人了,你要嫁给你的父皇的敌人,居心何在?”

    “如今国库亏空,又要赈济灾民,银子哪里来?粮食哪里来?帝国海上贸易权要仰仗史氏家族。陛下已经赐婚给你和史广了,若是悔婚,岂不是羞辱藩王?浪州的百万灾民怎么办?你既是帝姬,难道不该为国分忧吗?反而寻死觅活,你的教养何在?”

    “你若悔婚,赈灾的几百万两银子,几十万石粮食何来?”

    这一连的逼问,又猛又诛心。

    香香公主沉默了好一会儿,望着肃亲王道“大宗正,我大周帝国已经穷弱到要卖女儿的地步吗?如果沦落到这个地步,那国将不国,也没有什么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完惊呆了,不敢相信天真纯良的香香公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。

    大宗正肃亲王目光一寒,道“陛下,此女不教,恐为祸害。”

    皇后道“陛下,香香公主这么不懂事,接下来如果三番两次闹自杀的话,只怕会彻底惊动上清宫那边,若太上皇真的来抢人,那就大肆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大宗正道“陛下,如今帝国仰仗镇海王府太多了。海上贸易权,落在我大周还有多少?浪州救灾所需银两,也只有镇海王府借得出来,这中间干系何止千万两。帝姬乃大周皇室血脉,理当为帝国分忧。香香公主这个态度传出去,只怕会引来祸端。”

    皇帝目光闪烁,他曾经也算疼爱香香,但是和太上皇关系发生变化之后,他对香香也由疼爱转变成为某种反感,更何况此时香香公主口口声声要嫁给敖玉,一点都不懂得为国分忧。

    但是有些话,皇帝不好说出口。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林太医,有没有一种药,能够吃下去让人一直昏迷,不会胡闹。”

    太医署令林中因道“有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什么?”肃亲王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林中因赶紧闭口不说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让人时时刻刻处于昏睡的药物对大脑会有副作用的,对脑神经伤害不小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来到太后面前道“母后啊,香香懂事,残害她自己的身体,但是痛心的却是我们啊。她身体弱,可不能再自残了,但她这么一个大活人,想要自残的话,防都防不住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抱着香香道“那该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皇后道“就暂时将她用丝绸捆绑起来,给她服下安神的药,让她先冷静下来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一边看着香香公主,一边看着她受伤的手腕。

    然后点头道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后猛地一挥手。

    几个嬷嬷上前,直接将香香公主按在床上,用丝绸捆绑起来,然后捏开嘴巴,太医署令林中因将药水倒入香香公主嘴内。

    这药力确实厉害,很快香香公主就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皇帝寒声道“这里的消息一个字都不能漏出去,所有的奴才都听着,只要上清宫那边知道了,你们在场所有奴才,部杀掉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顿时,所有太监宫女跪下颤抖道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出了太后的寝宫,皇帝和肃亲王密谈。

    “镇海王府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镇海王说愿意再献给陛下三百万两,浪州港虽然毁掉了,但原本属于浪州港贸易权,六成依旧归我大周。这部分贸易其实已经丢掉了,被大赢帝国,大夏帝国抢走了,但是史卞忠诚于陛下,愿意垫付这六成贸易权所带来的收益。”

    “垫付?”皇帝冷笑道“原本在浪州港的商船,纷纷都跑去他史氏家族的港口了。而且他家的第三个港口都已经开业了,当朕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陛下,海上和地面上是不一样的。海上讲究的就是拳头大,现在我们的舰队规模不如史氏家族的四分之一了,所以这几年时间确实要稳住史氏家族。等到我们浪州港重建,并且水师恢复到原本规模,那就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皱眉。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再说现在我们的关键敌人不是史氏家族了,至少在这个阶段,镇海王是盟友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倒是说对了。

    现在皇帝最大的敌人在内,而不在外。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,香香公主这个态度只怕会给我大周惹祸。就算她将来嫁给了史广,又做出一些激烈的举动,反而伤害了皇室和史氏家族的感情,损坏了我大周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杀了敖玉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冷地瞥了一眼肃亲王,要是能杀的话,还等得到现在吗?

    肃亲王道“我们不能杀,但史氏家族未必不能杀。此时我们奈何不了镇海王府,太上皇的威风也管不到。一力降十会,敖玉在朝堂上高呼史氏家族逼反,这对史广来说是辱他父亲啊。他能无动于衷吗?为父报仇,就算有所过失,也能理解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京城某个秘密房子之内,隐藏在黑暗中的敖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这个陷害苏芒的名妓苏小云,竟然是袁天邪的弟子,黄天教的弟子。

    袁天邪道“小云跟随史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想要借机潜伏进入镇海王府内。所以陷害苏芒一事,她是奉命而行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明白了,这个名妓苏小云陷害苏芒一事,不是袁天邪的命令,只是误打误撞了。

    而且以她的级别,也根本不会知道此时袁天邪和云中鹤的关系。

    袁天邪道“公子,想要苏小云翻案,救回苏芒倒是轻而易举,但好不容易埋在镇海王府的这个棋子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道“在镇海王府那边,或许已经不需要她这枚棋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最近京城之内,仿佛起了一股妖风。

    说上清宫内供奉着灵宝天尊,而且还有太祖皇帝,圣君显灵了,已经是神灵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有人闯入上清宫的时候,发生了不敬之事。

    比如太医署令林中因,在说话的时候,就把口水喷在了灵宝天尊的雕像之上。

    又比如大理寺卿傅人龙,踩到到了灵宝天尊之下的一个蒲团,那本来是让人跪拜的,结果让你踩在脚下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就是大宗正肃亲王,他的妻子段芸和段羽,曾经在圣君的浮屠雕像之内做一切不可告人的丑事,亵渎了圣君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圣君显灵的时候,大宗正肃亲王没有请罪。

    所以这批人只怕要倒霉,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这股妖风很快就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面,他顿时怒斥这些都是民间谣言,下令黑龙台严查,发现一个抓一个,绝对不姑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理寺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正在审讯苏芒奸杀名妓苏小云一案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案子已经人证物证俱在,不需要再审理,只需要进行最后的审判便可以。

    但苏芒毕竟是贡士,而且还是会试第一名,所以也依旧进行三司会审。

    “苏芒,你还不认罪吗?”大理寺卿傅人龙寒声道。

    苏芒笔直站立,淡淡道“我无罪,怎么认?”

    旁边刑部的一个官员道“公堂之下,罪犯竟然不下跪的吗?”

    苏芒道“我是举人,还是贡士,所以不需要下跪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傅人龙寒声道“你不再是了,这是礼部的公文,剥夺苏芒身上任何功名,陛下也有口谕,似苏芒这等品行卑劣之徒,有才无德,不配为朝廷之士。现在你可以跪下了吗?”

    苏芒面孔一颤,然后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奋斗了这一生的功名,就这么被剥夺了。可这样奋斗来的功名,还有意义吗?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下场,有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第一个原因,因为和敖玉结交,算是知己好友。

    第二个原因,他的会试策论中,写了关于削藩的内容,得罪了镇海王府。

    傅人龙道“苏芒,你奸杀苏小云,证据确凿,还不认罪画押?”

    苏芒道“你们想要杀我?可以,但是想要把这种肮脏的罪名扣在我头上,那是做梦?就算杀了我,就算将我千刀万剐,我也不会签字画押。”

    傅人龙道“你这案子已经上达天听了,引起了极大的民愤。所以就算你不签字画押,也能定下你的死罪。但是本官办案,从来都是完完整整的。且不说你一个小小的贡士了,当年的骠骑大将军敖心又如何,在我大理寺内,还不是阶下囚一名?敖心的案子,我都能办下来,更何况是你?”

    苏芒淡淡道“那我想要知道,敖心大帅最终定下了何罪啊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理寺卿傅人龙面孔一颤,因为敖心谋反之罪最后也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伶牙俐齿啊,你这个斯文败类,奸杀民女,你的圣贤之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了吗?”傅人龙寒声道“面对你这个斯文禽兽,也不需要将什么体面了,来人啊,给我动刑!”

    顿时,几个衙役上前,将苏芒按在地上,水火棍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外面响起了一阵阵鼓声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,冤枉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脸色一变,道“何人击鼓?”

    外面衙役道“是一个女子,说是苏芒奸杀案的人证。”

    傅人龙道“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女子袅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道“这位女子,你是苏小云何人?你可是苏芒奸杀案的见证人?”

    这个女子掀开面罩,道“大人,我就是苏小云本人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场震惊。

    苏小云不是死了吗?当时验尸官清清楚楚检查过了,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?

    “来人啊,验尸官何在?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验尸官来了,见到苏小云也不由得惊了一下,她不是已经死了吗?怎么好生生地跪在这里啊?

    苏小云立刻跪在地上高呼道“大人,冤枉啊,冤枉啊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内心顿时觉得有一股危险的气息,也不承认这苏小云身份,而是问道“你击鼓为何?”

    苏小云道“状告此人强爆于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理寺卿傅人龙稍稍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苏小云没有死,这个奸杀罪名就不成立,但是强暴之罪还是死刑,这苏芒还是死定了,这个差事也算勉强办妥了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寒声道“验尸官,此人究竟是不是苏小云?”

    验尸官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,颤抖道“对,大人,此人就是苏小云。”

    苏小云道“大人,这是民女的身份碟文,这是奴家在听雨轩的卖身契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寒声道“你当日明明已经死了,为何又忽然活了过来了?”

    苏小云道“民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都已经放下棺材了,却又忽然醒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验尸官颤抖道“大人,民间倒是偶有死而复生的事情。想必是当时被掐死的时候,没有了气息,之后受到了剧烈的震动,却又有气了,这虽然罕见,但也确实有过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寒声道“这也是你的罪过,明明一个活人,却被验成了死人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道“苏小云,你将当天晚上的案情细细说来,本官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苏小云叩首道“是,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仰慕苏芒的才华,但是因为同姓,所以只能认为兄妹。可是苏芒傲慢,从不理会我。他中了会元之后,我便主动上门,想要让他品鉴我的诗文。”苏小云道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道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苏小云道“他勉为其难地位我看诗,我看到桌子上有茶壶,便为我们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。谁知道刚刚喝完这杯茶,立刻就天旋地转,昏厥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寒声道“这茶水之中显然是有了迷药,拿证据。”

    很快,衙役拿过来了茶壶,道“大人,这茶壶里面确实检查出了迷药的残余。”

    苏小云道“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浑身剧痛,这个畜生正压在我的身上,正在蹂躏我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寒声道“苏芒,现在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苏小云忽然道“大人,大人,压在我身上蹂躏我的人,不是苏芒兄长啊,他当时也昏迷了,倒在一边。蹂躏我的人,是镇海王世子史广啊,他将我强爆了我,然后将苏芒兄长扒光了衣衫,放在我的身上,并且抓住苏芒兄长的手,活生生要将我掐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场彻底惊变。

    怎么发生了如此逆转了?

    苏小云不断叩首道“诸位大人,奴家在京城有一些薄名,这镇海王世子也经常来纠缠我,奴家对他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脸色,所以他怀恨在心。苏芒兄长在会试的策论中写了消藩的内容,触怒了镇海王府。所以史广这个禽兽强爆了我,并且把奸/杀的罪名栽赃到了苏芒兄长头上。”

    顿时之间,三司会审的官员彻底惊呆了,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    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啊?

    这下子该怎么办啊?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目光一转,寒声道“大胆民女,竟然冒充苏小云,栽赃镇海王世子,挑拨朝廷和藩王的关系,居心叵测,大胆包天!来人啊,给我动大刑,动烙刑!”

    顿时,几个压抑上前,抬上来烧红的烙铁。

    “大胆刁女,还不赶紧招供,你幕后指使是谁?你胆敢污蔑朝廷藩王,挑拨朝廷和藩王的关系,这完是谋反,要诛杀九族啊,招出你的幕后指使者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大理寺卿傅人龙这意思很明白,这是让苏小云招认出幕后指使者敖玉。

    傅人龙断定,这是敖玉的阴谋。

    他能够猜出,这名妓苏小云是史广世子的秘密情人。苏芒会试策论考卷写削藩的内容彻底激怒了镇海王府世子,所以让苏小云害苏芒,栽赃一个奸杀的罪名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苏小云忽然翻供了,这是怎么回事?这里面肯定是敖玉的手脚。

    只有敖玉才会出手救苏芒。

    但是敖玉啊,你也太小看本官了,太小看朝廷了,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得了苏芒了?

    完是白日做梦。

    这三司会审,部是朝廷的官员,部是忠诚于皇帝陛下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黑的也说成白的,你让苏小云翻供又怎么样?我们完可以屈打成招,我们也可以完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这苏芒依旧要死,这个苏小云也要死。这件案子最重要的压根不是真相,而是皇帝陛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朝廷有求于镇海王府,你就算有一百个真相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这苏芒和你敖玉关系莫逆,那他就该死。你想要靠着这点手段,就把苏芒救了,还真是天真啊,只会再搭上一个苏小云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寒声道“动刑,两人都动刑!”

    “大刑之下,我就不信你们不招供,谁是幕后指使者,让你们污蔑栽赃藩王世子。”

    顿时间,烧红的烙铁就要朝着苏芒和苏小云身上按下去。

    苏小云高呼道“我有证据,我有证据啊,这时光大腿上有梅花胎记,我看得清清楚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刑,动刑,烙她的脸,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。”傅人龙厉声道。

    顿时烧红的烙铁朝着苏小云的娇俏面孔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必要的话,就直接把这两个人当成大刑弄死,然后扮成铁案,快刀斩乱麻,免得生了事端。

    敖玉,你想要救人?做梦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!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……”几个黑衣武士猛地冲了进来,一阵箭雨乱射。

    大理寺的几个衙役,根本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一个顶级高手猛地冲到苏小云的面前,寒声道“贱人,竟敢背叛我。”

    然后,这个顶级高手猛地一剑,刺穿了苏小云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苏小云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那个顶尖高手来到苏芒面前,冷笑道“削藩?找死!”

    然后,他猛地一剑,也刺穿了苏芒的身体。

    大理寺官衙内顿时完惊呆了,御史台和刑部两位大人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来人啊,有人谋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区区大理寺的上百名武士,哪里挡得住这些顶级高手啊。

    “把这对狗男女的尸体给我带走,拿去喂狗。”那个顶级高手下令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,这好像就是镇海王世子史广的声音啊。

    顿时,傅人龙一脸惊悚惊骇?

    史广世子,你有必要这样吗?你疯了吗?这件事情我们会为你完办好的,你竟然自己来杀人灭口?

    而且还冲入我大理寺衙门大开杀戒?

    朝廷颜面也在?

    此时,这个蒙面的顶级高手来到苏小云面前,寒声道“贱人,贱人,还敢背叛我?”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苏小云仿佛用尽最后的力气,猛地去撕扯掉那个蒙面顶级高手的面罩。

    刹那间!

    这个顶级高手露出了真面目。

    不就是镇海王世子史广吗?当然仅仅只有一瞬间,他赶紧又重新蒙住了面孔。

    但是在场几个人看到,这个来大理寺杀人灭口的为首之人,好像……就是镇海王世子史广啊。

    这个“史广”暴怒,手中匕首对着苏小云身体狂刺。

    “噗刺,噗刺,噗刺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就狂刺了几十下,苏小云娇躯身体鲜血狂喷,彻底惨死。

    然后,这个“史广”扭过脸,望着大理寺卿傅人龙三人,寒声道“既然被你们看到脸了,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,部去杀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猛地冲上来,他麾下的十几名顶尖高手,部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“唰唰刷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功夫,直接将大理寺杀得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史广世子,你疯了吗?你疯了吗?”某位御史右中丞高呼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史广,你瞎了眼睛了。”这和黑衣蒙面人猛地冲上来,一刀斩下,把这个御史右中丞脑袋斩下。

    前来一起审案的刑部郎中高呼道“史广世子,你不要自误,不要自误啊!”

    结果,这个“史广”猛地冲上前来,猛地一刀,将这个刑部郎中身体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个“史广”凶狠地来到大理寺卿傅人龙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史广世子,你疯了吗?这个案子,我们会帮你办成铁案啊,你着急什么啊?你自己的女人叛变了,还要我们为你擦屁股,现在你大开杀戒,会引来天大祸事的,还不赶紧走?”大理寺卿傅人龙低声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史广”狞笑道“既然被你看到的脸,那你也要死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史广猛地一剑斩杀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这傅人龙武功很高的啊,旁边拿过一把刀子拼命抵挡。

    但他哪里是“史广”的对手啊,转眼之间就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噗刺……”史广猛地一刀,刺入了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傅人龙奸诈,趁机身体一滚,掉入到深井之内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旁边的禁军,还有大理寺的卫军,潮水一般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史广”暴怒道“把所有人部杀光,不要留一个活口,一把火烧了,不要留下罪证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然后这群人大开杀戒,把整个大堂内的人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接着一把火,把衙门烧了。

    接着,他带领着这几十名顶级高手,疯狂地逃跑,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傅人龙浑身鲜血从深井里面爬出来,疯狂地朝着皇宫里跑去,他真的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他的脑中,只有一句话史广反了,史广大开杀戒,血洗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要赶紧去禀报皇帝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这个“史广”带着几十名顶级高手,钻入到某个小巷地下密室之内。

    他扯下了面罩,朝着黑暗中的敖玉道“公子,幸不辱命,救出了苏芒公子,血洗了大理寺,并且帮您把天捅破了。”

    此人哪里是史广啊,而是戏法大师袁天邪易容而成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注最近调整作息,反而失眠得更彻底了,我去躺一会儿,然后写第二更。

    诸位恩公啊,糕点真的有点扛不住了,月票榜真的帮帮我好吗?看到名次下滑心如刀剐啊!

    。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If156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