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242章:太上皇反击!尸横遍地!

第242章:太上皇反击!尸横遍地!


    《史上第一密探》来源:https://ccbiquge.ccccbiquge.cc
    对于敖玉杀史广,因为皇帝和朝廷巨头们达成了一致立场,加上月旦评组织掌控了舆论大权。

    所以绝大部分的读书人的意见都非常统一。

    觉得敖玉这是激化矛盾,要逼反藩王,会给大周帝国带来巨大的灾祸。

    所以敖玉就应该明正典刑,给镇海王史卞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镇海王府才不会谋反。

    在这种一边倒的舆论之下,就算有些官员和读书人内心有不一样的看法,此时也只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这是党同伐异啊,谁敢发出异类的声音,那是自寻死路,自绝前途。

    但底层的老百姓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思维通常是同情弱者,那么敖玉和史广这两个人谁才是弱者呢?

    当然是敖玉了,他多么可怜啊,手无缚鸡之力,而且家族的怒浪侯爵位被族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他和香香公主情投意合,结果香香公主被赐婚给史广,活生生被拆散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朝堂之上他还差一点被史广打死,甚至在京城的几个家都被烧了,十几个家人都被烧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敖玉,难道还不够弱,还不够惨吗?

    这史广多么牛逼啊?有钱有势又长得帅,父亲是唯一的异姓藩王,家里的老婆刚刚死了不久,马上又要迎娶香香公主这个第一美人了。

    这么家世显赫的人,完全是人生赢家啊,只会让人妒忌,哪里能让人同情啊。

    况且这个人多么跋扈啊,在朝堂上就敢动手要打死人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年来,史广在京城虽然谈不上欺男霸女,但是也绝对不和蔼可亲,完全是高高在上的架势,名声也就一般般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个人比起来,当然是敖玉更加让人同情了啊。

    这史广太嚣张了,在朝堂上要打杀敖玉不成,下朝之后还放火烧敖心的房子。

    而且民众还有一个特点,喜欢奇迹,尤其是骇人听闻的奇迹,他们尤其喜欢以弱胜强的奇迹。

    这一次决斗,所有人都觉得敖玉必死无疑,结果他竟然赢了,成功地杀了镇海王世子史广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神奇的奇迹啊。

    关键是明明已经签好了生死状的,大家生死由命。这种公平决斗下,就算是死了也是白死。

    现在你又要抓人家敖玉,这是怎么回事吗?不是扯淡吗?

    当然了,大周朝廷官方口径是不太承认什么比武决斗的。

    但是老百姓哪里懂得这些朝廷律法啊,他们就觉得,签了生死状就要认,死了也白死。

    所以在敖玉杀史广一事情上,读书人是一边倒的立场。

    但是在底层的这些民众中,却是另外一边倒的立场,完全是站在敖玉这一边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所有的话语权都掌握读书人手中,掌握在官员手中。

    这些底层的这些民众你让他们冲到上清宫面前来支持敖玉?和读书人对着干?

    那是完全不可能的,而且也没有人能组织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太上皇昏聩,太上皇昏聩。”

    “敖玉国贼,祸国殃民,抓捕敖玉,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,给浪州灾民一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冲,冲,冲……”

    上清宫之外,上百个读书人,抬着一根巨大的木头,猛地撞击上清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砰!发出一阵阵巨响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力气小,但毕竟这这不是城门,很快就被撞击得摇摇欲坠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如同大江堤坝,很快就要溃决了。

    这几千名读书人的洪水,很快就要冲入上清宫抓捕敖玉,并且把太上皇威严踩在脚下了。

    局面马上就要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要成了,要成了……”在场最后一批官员见之,赶紧悄悄趁乱撤退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强攻太上皇的上清宫啊,天大的事情,没有官职在身的读书人可以这么做,因为他们心怀正义。

    但现职的官员却不可以这样做,因为这是谋反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在场大部分官员都退走了,只有少部分热血沸腾的年轻官员还留在原地,为了正义和理想,他们都愿意抛头颅洒热血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,砰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阵巨响。

    上清宫的大门剧烈地摇晃,其中一个门栓被砸得脱落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要破门了。

    上清宫内,鹰扬将军再也忍不住,直接冲到无为殿面前跪下,嘶吼道:“太上皇,他们很快就要攻进来了,你就让末将动手吧,镇压他们,驱逐他们。”

    上清宫守卫军队一个个眼眶欲裂,愤怒欲狂。

    简直是莫大的耻辱啊,之前上清宫何等高贵禁地,连皇帝都进不来的,百官都不能靠近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群读书人竟然强行要撞门而入,而他们这些守卫军队还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鹰扬将军吼道:“太上皇,末将率军去将他们赶走,打断他们的手脚,然后末将等人自裁谢罪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淡淡道:“镇压读书人?我会身败名裂,遗臭万年的,史书之笔可掌握在读书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,老太监侯尘冲了进来道:“太上皇,他们立刻就要破门冲进来了,马上就要冲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砰,砰,砰。

    一阵阵撞门的巨响传来,真是让人心惊肉颤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昏聩,太上皇昏聩。”

    “敖玉国贼,祸国殃民,明正典刑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,给浪州灾民一条活路吧!”

    外面几千读书人的声音,如同山呼海啸传来,仿佛要将上清宫淹没。

    侯尘道:“鹰扬将军,你赶紧带着太上皇,带着敖玉公子,从密道离开,快,快,快……”

    在侯尘看来,这要是让这群读书人冲进来,抓走了敖玉,冲撞了太上皇。

    甚至某些愣头青冲到太上皇面前唾骂,那太上皇最后一丝尊严也都完了。

    敖玉当然也就必死无疑了,甚至有可能当场被活生生打死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,快走啊,快走啊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鹰扬将军不管不顾,直接冲进来,一把就要抓起敖玉,一把抓起太上皇,就要强行撤退。

    敖玉对他有救命之恩,就算粉身碎骨,鹰扬将军也要报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,砰,砰!”

    “门要破了,门要破了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冲进去抓敖玉,为国锄奸,为国锄奸。”

    上清宫之外,几千个读书人发出一阵阵欢呼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胜利就在眼前,胜利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不远处冲过来黑压压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衣衫褴褛,不是农民,就是乞丐,要么就是贩夫走卒,全部都是最底层的民众。

    整整有几千人。

    这几千名老百姓,手中拿着的各式各样的武器,有锄头,有粪勺,还有粪叉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人,都挑着粪桶。

    “冲啊,冲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千个最底层的老百姓猛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直接冲入这几千个读书人之中,手中的锄头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粪勺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农民,舀起一勺又一勺的屎尿,朝着这群读书人猛地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哗啦啦,哗啦啦。

    无数的屎尿粪雨,朝着这些书生头洒去。

    顿时间!

    这些读书人嗷嗷之吐,太臭了,太恶心了啊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的读书人,家中至少是中产,都很爱洁净,这全身都被泼了粪便,那里受得了啊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功夫,他们的嚣张气焰,他们的热火朝天就被浇灭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群农民抓着一个,就狂揍。

    “混蛋,混蛋,让你们围攻太上皇,让你们要抓敖玉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一群书都读到屎里面的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是半神,你们竟敢冲撞。”

    “史广那个狗东西给了你们什么好处,竟然为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群农民一边揍,一边骂。

    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们顿时被揍得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这几千读书人瞬间被打蒙了,节节败退,被几千个农民按在地上狂揍。

    靠,这是哪里来的农民啊?!

    但是这些书生中毕竟有一些文武全才,立刻杀出重围,忍着恶臭,站到了最高处,大声吼道:“诸位父老乡亲,你们听我说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几千个农民,没有一个人理会他,依旧在狂揍这些读书人。

    那个举人厉声道:“你们这是要谋反吗?你们殴打读书人,我们都是举人,都是秀才,你们这是要谋反吗?”

    顿时,有一个彪悍的农民站出来,怒道:“俺们农民揍你们这些秀才老爷就是谋反?那你们砸太上皇的门,就不是谋反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个举人道:“我们这是为国请命,我们这是为国锄奸。敖玉杀了镇海王世子史广,犯了杀人大罪,却躲在太上皇的上清宫里,如果不能抓住他明正典刑。镇海王就会谋反,到那个时候帝国就会分裂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彪悍的农民头子道:“你说啥,咱听不懂,啥子帝国,啥子分裂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举人道:“那我说的直接一些,浪州受灾了,有百万灾民正在嗷嗷待哺。我们抓敖玉,我们冲击太上皇的上清宫,就是为了救浪州的百万灾民,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我们都是为了拯救浪州的百万灾民啊,我们是为了救浪州的老百姓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几千个农民立刻安静了下来,停止了所有动作,抬头望着这个举人。

    这个举人顿时大喜,这话果然有效啊,他觉得对于这些愚昧的农夫,不能说得太高深,只能说他们听得懂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举人顿时更加大声道:“乡亲们啊,浪州惨啊,先是地震大海啸,然后又大坝溃决,洪水冲了几百里,上百万浪州百姓没有饭吃,没有房子住,太惨了啊,为了吃饭,都要卖儿卖女了。”

    “乡亲们啊,太上皇包庇敖玉,我们只能冲进上清宫抓住敖玉,我们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救浪州的灾民啊,我们都是为了浪州灾民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千名农民在眼睛都红了,泪水都流了下来,陷入了无比的寂静。

    众多书生赶紧大声道:“诸位乡亲啊,我们抓敖玉是为了浪州灾民啊。敖玉不死,浪州灾民就要饿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个农民头目站了出来,双目通红,大声吼道:“睁开你们的眼睛看清楚,我们就是浪州灾民,我们就是浪州灾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打砸太上皇的门,你们要去抓敖玉公子,说是为了俺们浪州灾民,说是为了我们,我们怎么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个举人完全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几千个人都是浪州的灾民?这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浪州距离这多远啊,他们是怎么来的啊?

    “狗日的东西,狗日的读书人,要是没有太上皇神仙,我们早就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敖玉公子,我们也早就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大皇子,我们也早就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们浪州万民的,是太上皇,是大皇子,是敖玉公子。不是什么狗屁镇海王,你们这些狗日的,书都读到屎洞里面了,还说要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狗东西,打死他们,打死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无比愤怒的农民,再一次动手,对着这些书生狂揍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这几千个握着粪勺的农民,就把几千个读书人给镇压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被打倒在地,浑身都是屎尿,正躺在地上疯狂呕吐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局面瞬间就逆转了。

    没错,京城的民众虽然同情敖玉,但是他们不敢出手的。

    但是浪州的灾民不一样,他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。他们受灾已经半年了,受尽苦难也已经半年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命是周离大皇子救的。

    为了救灾,为了让这百万灾民活命,周离大皇子呕心沥血。

    尤其在为了拯救大坝的时候,所有人眼睁睁看着周离大皇子被洪水席卷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周离完全收获了浪州所有人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民众,还有浪州水师,还有浪州驻军。

    尽管受灾严重,但周离大皇子已经将整个浪州经营得如同铁桶一般。

    然后他每天都在发表同样的舆论,我周离没有半点功劳,太上皇是半神,提前一个月就预知了浪州大海啸,他本来要成仙了,但是因为泄露了天机,不但不能成仙,还受到了反噬。

    敖玉公子为了逼迫朝廷提前救灾,提前把你们迁移,更是把自己的命都赌上了。

    差一点点,敖玉公子就要被凌迟处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为了浪州。

    周离说的话虽然有些神化,但却都是真实的,每一件事都经得住考验。

    敖玉为了浪州大海啸的预警,确实差一点点就被凌迟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浪州万民眼中,太上皇就是神仙,周离大皇子和敖玉公子就是活命的恩人。

    其他什么人,我们都不认。

    我们心中只有太上皇,大皇子和敖玉公子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感情,何等的仰慕?

    所以听说有人冲击太上皇的上清宫,这几千个浪州灾民稍稍被组织一下,立刻奋不顾身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这几千个浪州灾民是如何千里迢迢来京城的?

    这才是最关键了,这才是最惊悚的了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敖玉和太上皇,早就谋划了这一天。

    在救醒太上皇之后,敖玉就太上皇谋划了天谴诛杀肃亲王,大理寺卿,太医署令等人。

    从血洗大理寺那一天开始,就已经决定了今日的二皇开战。

    虽然太上皇和敖玉势力比不上皇帝,但是提前谋划了不止一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几千个读书人被砸趴下了,而且开始纷纷逃跑。

    因为再不跑的话,这些浪州灾民就要活生生往他们嘴里灌大粪了。

    这些读书人被打跑了之后,几千名浪州灾民一阵阵欢呼,然后跪在地上,高呼道:“谢太上皇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。”

    靠,这个口号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,我们来保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敖玉公子,我们来保您来了,谁要是敢抓您,就从我们的尸体上踩过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,这几千个浪州灾民不顾满地的恶臭,就直接坐在上清宫门前的广场上,用自己的身体堵住几个大门,不让任何人进去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局面被彻底逆转了。

    讲政治正确是吗?占领道德制高点是吗?

    现在整个大周帝国,还有谁能比浪州灾民更加正义?还有谁能比浪州灾民更加政治正确?

    这群秀才举人,要是被太上皇的守卫军队揍了,那保证翻上天去。

    什么太上皇镇压读书人了,太上皇屠杀读书人之类的话,完全喊得出来。

    可你们被浪州灾民的粪勺打了,那就是白打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你们以为太上皇的手段仅仅于此吗?

    那实在是太天真,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这种政治斗争,机会转瞬即逝,当然要牢牢抓住,给予敌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帝之前派了几千大军,此时一直驻守在距离上清宫七八里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万不得已的情形下,不要派遣大军逼宫。尽管所有朝廷巨头都站在他皇帝这边,但用大军逼宫太上皇,还是难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。

    用读书人逼宫才是四两拨千斤,能够收获奇效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主力有京城提督府的军队,禁军金吾卫,还有部分黑冰台军队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提督大人,中郎将,大事不好,大事不好了,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了几千浪州灾民,扛着粪桶,扛着粪勺,把上清宫的几千个读书人都打跑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提督宁怀安和南宫错顿时大惊,互相交换了惊悚的眼神。

    几千个浪州灾民?怎么冲到上清宫广场上去的?

    这……这里面有鬼!

    这几千人可是有组织的,没有人拦截吗?也没有人提前汇报?

    南宫错和宁怀安互相对视一眼,这件事情必须立刻回禀皇帝陛下。

    南宫错二话不说,直接翻身上马,大声道:“你们千万别动,千万别动,我立刻去禀报皇帝,所有军队,不能动一步。”

    京城提督赶紧道:“末将领命,不过大都督,金吾卫中郎将这个人,可能有危险。他若不走,金吾卫大军可能会被误导。”

    上一次在朝堂上要打死敖玉的时候,金吾卫中郎将李铁心就表现得很积极救敖玉,宁怀安提醒,此人可能是太上皇的人。

    南宫错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中郎将李铁心,你随着我一起去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李铁心一愕,然后道:“是!”

    然后,南宫错带着李铁心朝着皇宫而去,将这里的事情禀报给皇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皇帝惊呼,后背冷汗冒出。

    浪州灾民冲到上清宫,打跑了读书人,救驾太上皇。

    皇帝寒声道:“这几千浪州灾民,是怎么进京的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陛下,浪州百万灾民难有活路,所以内阁曾经下令,迁移一部分灾民去其他地方,所有富庶的行省都有指标,京城要承担一万灾民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有这回事。”皇帝道:“但这几千灾民,是如何冲到上清宫广场去的?这可是几千人啊,就没有人拦着?”

    南宫错叩首道:“臣等有罪。现在这几千浪州灾民,静坐在上清宫大门前,不许任何人经过,他们死保敖玉。”

    皇帝捂住额头,头痛不已。眼下局面,想要用读书人冲破上清宫已经完全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读书人固然是道德正义,但浪州灾民更加道德正义。

    “不要轻举妄动,绝对不能伤害一个灾民。”皇帝颤抖道:“所有军队,都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陛下,臣知道。”

    此时整个大周帝国的舆论就是拯救浪州万民,浪州灾民天下瞩目,是最需要同情的,最不能伤害的,他们站在道德的最高点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金吾卫中郎将李铁心呢?”

    南宫错道:“臣已经将他带来了,现在金吾卫三千大军由张怀将军率领,京城提督府三千大军由宁怀安提督统领。”

    皇帝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怎么办?

    利诱,先把这些浪州灾民劝走。

    然后就等,等着镇海王史氏家族的舰队开始封锁大周帝国的几个港口,断绝所有贸易,表露出要谋反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样就能再一次积攒大势,将太上皇置于不义之地。

    总之,现在军队千万不能动,更加不能镇压浪州灾民,否则会将皇帝陷入不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南宫错和李铁心刚刚走后不久。

    此时统帅金吾卫三千大军的张怀将军,忽然高呼道:“奉皇帝旨意,抓捕敖玉,胆敢违抗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然后,他高举令牌,率军朝着上清宫冲去。

    正在房子里面避暑的京城提督宁怀安浑身毛骨悚然,立刻就要冲过去阻止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钟,他身上一麻,直接中了几十根麻痹毒针,全身僵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然后,京城提督府的步军统领周牧高呼道:“奉皇帝旨意,抓捕敖玉,胆敢违抗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然后宁怀安浑身僵硬直接被架到马背之上,高举令牌。

    “奉陛下旨意抓捕敖玉,胆敢违抗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然后,这位步军统领率领着三千大军,朝着上清宫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军队都是服从命令的,况且他们出来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就是去抓敖玉的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也毫不怀疑,就执行了军令。

    唯有几百名黑冰台武士脸色剧变,想要阻拦,却根本拦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六千大军,从两个方向冲向上清宫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上清宫门口,几千个浪州灾民静坐在这里,守卫宫门。

    这群人都是浪州灾民吗?

    不,不,不。

    只有大部分是,还有小部分不是,他们是军队。

    而此时堵在上清宫大门处的,就是扮成浪州灾民的军队,忠诚于周离和太上皇的军队。

    但至少表面上看,他们就是浪州灾民,衣衫褴褛,面黄肌瘦,完全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真正的浪州灾民,被安排在广场的边上,不用来堵门,不用在最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,砰……”

    六千大军猛地狂奔而至,在距离浪州灾民几百步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金吾卫将军张怀高呼道:“奉陛下旨意,抓捕敖玉,胆敢阻拦者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指着堵在门口的“浪州灾民”道:“你们让不让?”

    “不让!”

    “让不让?”

    “不让!我们浪州灾民都是死过几次的人,又有什么怕的?想要进入上清宫,除非从我们尸体上踏过去。”这个浪州灾民头目,拍着胸口高呼道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几百名“浪州灾民”也一动不动,坐在宫门之前。他们是军队,当然临危不惧。

    反而真正的浪州灾民面对这几千军队还是很畏惧的,他们死保太上皇,死保敖玉是真的,但害怕想要逃跑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群农民不害怕读书人,因为读书人不会打架,但面对军队怎么可能不怕?

    金吾卫将军张怀怒吼道:“奉命抓捕敖玉,胆敢违抗者,格杀勿论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“五,四,三,二,一!”

    “冲,冲,杀!”

    这个金吾卫将军张怀一马当先,带着几百骑兵猛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堵在上清宫大门口的几百个“浪州灾民”骑兵踩得血肉模糊,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,砰……”

    金吾卫的几百名骑士,就这么纵马,从几百“浪州灾民”身上踩了过去。

    鲜血淋漓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惊天血案,酿成!

    天子亲军屠杀镇压浪州灾民,冲入太上皇的上清宫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几乎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“奉陛下旨意,抓捕敖玉,胆敢违抗者,格杀勿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张怀将军,大声高呼,率领几百名骑士冲到了上清宫门面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上清宫里面的敖玉冲了过来,凄凉高呼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伤害浪州灾民,不要伤害浪州灾民……”

    敖玉一边跑,一边高呼。

    “我束手就擒,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浪州灾民。”

    金吾卫的张怀将军,猛地纵马一踢,手中的大锤猛地砸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巨响,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上清宫大门猛地坍塌。

    金吾卫张怀将军直接纵马冲进上清宫之内,几百名金吾卫骑士也潮水一般冲入了上清宫。

    “奉陛下旨意,抓捕敖玉,胆敢违抗者,格杀勿论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惊人的铁蹄声,瞬间撕裂了上清宫的宁静。

    天子之军,金吾卫武士,潮水一般涌入。

    敖玉高举双手道:“我投降,不要伤害浪州灾民,不要伤害浪州灾民。”

    金吾卫将军张怀纵马冲过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敖玉的身体直接被撞飞出去,在空中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敖玉狠狠摔在地上,吐出几口血,道:“不要伤害浪州灾民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脑袋一歪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注:第二更送上,今天依旧两更一万五。

    距离分类前六还有不到二百张月票,恩公们继续帮我?好不好?糕点感激涕零。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If156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