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294章:皇帝苏醒!云中鹤奇迹!

第294章:皇帝苏醒!云中鹤奇迹!


    长长呼了一口气,云中鹤走进旁边的室内,盘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从怀中掏出了迷迭谷的那颗丹药,吞入肚中,接下来就静静等待反应。

    此时宁妃走了进来,来到云中鹤的面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鹤,虽然之前姑婆从来都没有见过你,但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亲。”宁妃柔声道:“你虽然长得和你父亲并不一样,你比他长得漂亮多了,但你们爷俩的鼻梁,还有嘴巴,还有脸骨轮廓实在是太像了。我虽然是你父亲的姑姑,但我只比他大了几个月,从小一起长大的。小时候他长得好看,长大之后太严肃,而且早早就留了胡子,所以长残掉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宁妃,她年龄和母亲差不多,但却被云中鹤高了两辈分。

    “太后和我说,你的眉眼和孝宗先帝非常神似,先帝和天恩太子是我们大夏最出色的男儿,你有他们二人的神韵,所以未来你一定会成为我们大夏最大骄傲。”宁妃继续道:“我们宁氏家族当年跟着天恩太子,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。后来皇帝陛下后悔愧疚,就把我纳娶为妃,又给我们宁氏册封为侯爵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宁氏比不得其他豪门大族,没有那么大势力,但我们是你的家人,我们永远都站在你这边。”宁妃道:“你冒着天大的风险,要救你爷爷,我们宁氏全族都非常骄傲,觉得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小爷。这次就算治疗皇帝陛下失败了,就算有什么不测,我们宁氏依旧全部站在你身后,上一次为天恩太子,我们宁氏差点灭族,这次也不在乎,我们宁氏的男儿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宁妃捧着云中鹤的面孔道:“孩子,所以不管最终治疗皇帝陛下的结果如何?姨婆都和你一起承担。”

    宁妃这些话说得云中鹤浑身发热。

    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身体开始膨胀,膨胀到最后,砰的一声,整个人直接就炸了。

    仿佛失去了身体,就剩下灵魂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感知无比敏锐,再小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视力也提高了不知道多少,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然后,视野再一次变幻。

    终于,终于进入了他想要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他看前面的宁妃,看得见骨架,看得到五脏六腑,看得见血管和神经。

    这仿佛是一种幻觉,又仿佛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精神状态,所有的物质都是一层一层的了。

    “姑婆,你放心,我一定救活皇祖父。”云中鹤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然后,他强行保持住这种状态,直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上一次进入了这种状态后,在他整个人就昏厥过去了,而这一次没有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临时的手术台前。

    在这种特殊视野中,观察皇帝陛下的全身,最后检查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他的猜测是正确的,皇帝头颅之内有一大片淤血,正压迫着大脑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皇帝身上病症不仅仅是这个,还有其他。

    先把这些抛开,立刻进行手术。

    云中鹤拿过刮刀,把皇帝的那一片头发削掉。

    太医一颤,怎么可能剃掉皇帝陛下的头发啊?但是云中鹤仿佛进入了一种非常疯魔的状态,有些吓人,这些太医不敢劝诫。

    刮掉了那一片头发后,云中鹤用手术刀,直接划开一个十字口。

    然后,拿起他专门打造的钢钻,对准永启皇帝的颅骨,开始打钻。

    “咔嚓,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倒是没有流多少鲜血,但是这声音实在是太渗人了啊。

    旁边的太医完全惊呆了,吓得瑟瑟发抖,因为他们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就连皇帝陛下白生生的头骨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云中鹤依旧在皇帝头颅上钻孔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,这些太医内心惊骇的同时,也不由得佩服。

    这种治疗方式,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能不能治好不好说,但这里面有些太医是真的佩服云中鹤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爷真牛逼,真敢动手啊。

    此时云中鹤进入了一种非常神通广大的状态,本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他,此时力气足了。

    而且每一个动作都无比精准。

    钻穿了颅骨之后,又开始切开脑膜。

    接着往里面灌入蒸馏水,稀释里面的血肿,不断地冲洗,冲洗。

    然后导管引流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当然没有橡胶管,所以云中鹤用特殊的细肠代替,经过处理之后,这些细肠非常好用。

    因为永启皇帝已经不能进食了,所以云中鹤给挂着吊瓶,里面有葡萄糖,还有青霉素。

    他做这一切,非常快,也非常精准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的太医,就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就算想要帮忙,也搭不上手。

    云中鹤的动作,绝对完美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小时后,手术结束了。

    一切完美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小爷,这就结束了?”一名太医小心翼翼道。

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对,手术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不由得望向了永启皇帝,依旧是昏迷不醒的啊。

    但从云中鹤看来,皇帝的症状是得到改善了,起码神经开始渐渐恢复,而且全身没有那么僵硬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为何陛下还没有醒来啊?”一名太医问道。

    云中鹤道:“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皇帝昏迷了很久,就算做了手术,大脑也需要渐渐恢复,没有那么快醒来。

    但根据云中鹤的估计,不超过三天时间,皇帝就能醒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文武百官都在外面等候!

    这毕竟是天大的事情啊,有人对皇帝脑袋动刀子了啊。

    云中鹤走了出去,将房门开启,道:“治疗完毕,手术成功。”

    皇后,太子,还有其他嫔妃,皇子都进入平安宫内。

    来到皇帝病床面前,皇后先是探皇帝的鼻息。

    竟然还有呼吸,还有心跳。

    有些人内心顿时失落,竟然没有当场治死,否则现在就能将云中鹤拿下处死了,还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不过见到皇帝依旧昏迷不醒,有些人内心又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?”皇后韩氏颤抖道:“陛下的头发,何等之尊贵,如今被刮掉了大半威严何在?”

    皇帝此时的形象确实不好看,头发被刮,秃掉了大片,而且还插着管子。

    “云中鹤,你不是号称能治好陛下的吗?”皇后道:“为何此时陛下仍旧没有醒来?”

    太后缓缓道:“他是说有三成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妃子道:“母后啊,云中鹤在陛下头上动了刀子,如果治好也就罢了,如果没有治好,那岂不是白白让陛下受罪?现在这等模样如何面对天下群臣?现在文武百官就在外面,陛下没有醒来,云中鹤如何向天下交代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对……”下面的几个皇子,皇族纷纷高呼道:“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皇子冷冷道:“云中鹤,你往父皇头上动了刀子,号称是治疗他。又是挖洞,又是放血的,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啊?现在父皇没有醒来,情形反而越来越差了。你究竟之治病,还是杀人啊?”

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还没有请教?”

    “夏笋!”那个皇子寒声道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永启皇帝的第九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皇后和太子不用出声,这些皇子和妃子纷纷攻讦云中鹤了。

    皇九子夏笋冷道:“云中鹤,你可是答应过的,如果没有治好陛下,甘愿领罪的,现在你领罪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云中鹤你领罪吧,在父皇头上动刀,这是弑君之罪,该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“云中鹤,你果然是大赢帝国的卧底啊,为你们大赢皇帝弑君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,黑宙台何在,将敌国卧底云中鹤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永启皇帝有十几个儿子,绝大部分都是太子一党,因为要巴结未来皇帝啊,所以纷纷摩拳擦掌,要上来捉拿云中鹤。

    “放肆……”太后寒声道:“现在皇帝刚刚经过治疗,要进行休养,你们闹什么?”

    皇九子夏笋道:“太后娘娘,我们可都是父皇的儿子,我们心疼父皇啊。看着他头顶上被动了刀子,而且变成这幅模样,我们心痛如绞啊。云中鹤口口声声说能治好父皇,结果呢?结果呢?大家都看到了,父皇非但没有醒来,反而情形更加糟糕了,云中鹤这难道不是弑君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这,父皇根本就没有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云中鹤根本就不是救治父皇,就是为了杀父皇,否则为何要在脑袋上动刀子?他是唯恐父皇醒过来了,所以用治疗的名义,进行弑君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云中鹤治好了父皇,那让父皇醒来啊,让父皇醒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皇子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云中鹤目光眯起,如同隔岸观火一般,他对这些皇子的心思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几个皇子早就没有继位的可能性,再怎么也轮不到他们了,而且永启皇帝在位的时候,也只是册封他们为公爵,根本没有封王。

    在老皇帝身上,这几个人已经没有封王的希望了,那就指望下一个皇帝了啊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个皇子起哄,努力把夏决早早推上皇位,新皇上位,总是要收买人心的啊,而且他们如此积极,夏决登基之后,当然要给他们封王啊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样做可能会得罪了太后。

    但是,皇后和太子敬畏太后,他们这些皇子却不敬畏,他们没有希望登基,难道还怕太后把他们公爵之位剥夺了不成?

    况且太后出家几十年了,而且也没有强大娘家支援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啊,且不说这云中鹤是不是我们大夏皇族的血脉了,但他大赢帝国黑龙台卧底的身份是妥妥的吧,现在父皇没有醒来,而且还变成了这么惨状,如果不惩治云中鹤,如何向天下交代?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请惩治云中鹤。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,请惩治云中鹤。”众多皇族,顿时跪满了一地,逼迫太后治罪云中鹤。

    云中鹤一字一句道:“你们不要逼迫太后娘娘,三日之内,皇帝陛下若不醒来,我甘愿领罪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目光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皇九子夏笋道:“云中鹤,这是你说的?”

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对,这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皇九子夏笋道:“大家都听到了,三日之内,父皇若不醒来,云中鹤领罪,弑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我们听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皇九子夏笋道:“三天后,太阳落山之下,父皇若不醒来,就将云中鹤拿下,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些皇族闹完之后,就都离开了,平安宫内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皇后和太子留了下来照料皇帝。

    至少这个时候的皇后,表现得非常贤良淑德,小心翼翼地擦拭皇帝的身体,并且给他喂养流食,而太子则为皇帝默念经书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几个太医,云中鹤,太后,苏妃也都不敢离开一步。

    人心可怕,谁敢知道这个时候有人会不会铤而走险?在皇帝醒来之前,都要一眼不眨地盯着。

    云中鹤之前透支了太多的精神,此时已经变得萎靡下来。

    宁妃看着心疼,不由得道:“你去休息一会儿,陛下这边有我。”

    太后也缓缓睁开眼睛道:“小鹤,你去睡一会儿,我和宁妃照看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然后,云中鹤直接就来到偏殿床上,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云中鹤醒来了。

    但皇帝依旧没有醒来,宁妃已经非常憔悴了,反而太后娘娘精神依旧不错。

    不敢想象啊,太后九十六岁了,精力如此旺盛。

    “宁妃娘娘,你去休息,我守着陛下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宁妃也不客气,因为接下来她要和云中鹤轮流值守皇帝的。

    宁妃娘娘双眼已经有了忧色了。

    云中鹤说三天之内,皇帝陛下会醒来,现在一天时间过去了,但皇帝依旧没有醒。

    他为皇帝仔仔细细检查了身体,发现皇帝的身体确实有了好转,生命特征更加稳定了,呼吸和心跳都更加平稳了,但就是没有一点点要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情形,稍稍有些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太子每天都要来两个时辰为皇帝诵读经书,这已经很了不得了,因为他需要处理朝政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夏决太子虽然没有君王之名,但已经有君王之权了,而且他代理国政已经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皇后倒是想要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平安宫内盯着皇帝,但她身体也熬不住,所以晚上依旧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况且,皇帝一点点醒来的架势都没有,她也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生命迹象更加平稳了,但依旧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距离最后的时间,只有一天时间了。

    这情形非常不妙了,云中鹤又仔细检查了皇帝的身体,虽然有起码慢性病,但也不至于让他醒不过来啊。

    按说做完手术了四十八小时了,皇帝也应该醒来了啊。

    这情形不对,绝对不对。

    皇帝不仅仅是颅内血肿,还有其他原因使得他醒不过来?

    但是云中鹤上一次进入特殊视野的时候,已经检查得清清楚楚啊,没有导致皇帝昏迷不醒的病变了啊。

    眼下这情形,真的很像植物人的症状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植物人的话,那就麻烦了,因为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。

    当年井中月的父亲井厄,就是莫名其妙变成了植物人,云中鹤检查了很多遍,都查不出原因,也救不活,一直到回光返照后,井厄这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皇帝陛下也遭了大赢帝国的毒手了?

    莫非大夏帝国皇宫内,依旧有大赢黑龙台的卧底?

    迫不得已,云中鹤又吃了一颗迷迭谷的丹药,让自己进入了特殊的精神视野之内,检查皇帝的全身。

    皇帝的大脑已经没有受到压迫了,按说应该已经开始恢复了,早就应该醒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点点清醒的征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就是植物人的症状,这看上去和井厄非常像。

    只不过之前颅内血肿的症状覆盖了植物人症状。

    井厄成为植物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,身体没有任何病变,大脑也没有实质受损,但就是成为了植物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大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遭到了陷害,那么皇帝就算被治愈了颅内血肿,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该如何唤醒永启皇帝?!

    植物人是听得见的,甚至也能感受得到,也会流泪,甚至也会有一定的神经反射。

    但就是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云中鹤没能唤醒井厄,甚至也没能唤醒天衍太上皇。

    那现在该如何唤醒永启皇帝?仅仅只有不到一天时间了,明日太阳落山之前,如果皇帝仍旧不醒来的话,那太后也未必保得住云中鹤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是争夺皇位了,就连性命都堪忧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能够唤醒皇帝,只有一种办法。

    六指琴魔贝多芬。

    精神病人贝多芬上身!

    “你的音乐能杀人,那能救人吗?”云中鹤问道。

    贝多芬道:“没有试过,但应该是可以的。我的死亡音乐,利用极度特殊的声波和大脑电波产生共振,彻底摧毁人的大脑,达到杀人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切,切,切,你就别吹牛逼了。

    当时杀天祚神皇的时候,发现压根就做不,对方内力超级强,完全可以屏蔽这些声波攻击,最后还是云中鹤利用寄生虫杀死的天祚神皇。

    贝多芬继续道:“这声波能够杀人,所以也能刺激大脑。超强的刺激共振,就是杀人。低强度刺激共振,那就是激活沉睡的大脑,应该比杀人更容易。但是,首先要了解一个人的大脑电波频率,这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道:“现在永启皇帝昏睡不醒,能够掌握他的大脑颠簸吗?”

    贝多芬道:“当然可以,植物人尽管昏迷不醒,但他会做梦,也有大脑活动的。不过如果是在之前,你无法侦测到他的大脑电波频率,但是现在你可以,因为现在你进入了一种非常敏锐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没错,此时云中鹤身上的药效还在呢。

    云中鹤道:“那你赶紧。”

    贝多芬道:“你上去,用额头贴着皇帝的额头。”

    云中鹤上前,用额头顶着皇帝的额头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关闭了听觉,视觉,嗅觉等等,把所有的精神都凝聚在所谓的第六感上。

    拼命去感受皇帝的大脑波动。

    这需要极度的投入。

    而且,贝多芬很快就进行了精神接管,他的感知才是最敏锐的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非常复杂的过程,贝多芬一点一点记录永启皇帝的大脑波动。

    然后进行计算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时辰后,贝多芬计算完毕了,而此时云中鹤疲倦欲死。

    “宁妃娘娘,您帮我盯着,我去休息几个时辰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宁妃娘娘目光充满了忧色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云中鹤再一次进入偏殿,打坐睡觉,一定要让自己的精神恢复。

    而贝多芬依旧在工作,他要根据大夏永启皇帝的大脑波段,写出来一首曲子,然后让云中鹤弹奏出来,利用特殊声波和永启老皇帝的大脑波段进行共振,刺激他的苏醒。

    我贝多芬是一个天才,是一个天才,这一次一定要让院长你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一定,一定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当云中鹤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要中午了,距离最后期限仅仅只有两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皇九子和几十个皇族,还有许多臣子,都已经在平安宫外等着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急。

    反正就两个时辰了,皇帝肯定是醒不过来了,只要太阳一落山,就直接去把云中鹤抓出来,判处弑君之罪处死。

    太子在处理国政,皇后这几日照料皇帝已经病倒了,所以两个人都不在平安宫内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为了方便皇九子等人办事,这些人不畏惧太后,但皇后和太子却要有几分敬畏的,他们担不起不孝的罪名。

    到时候,皇九子等人强行将云中鹤抓走处死,太后如果让太子和皇后阻止,该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。

    此时,太后和宁妃眼中已经充满了忧色了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局面,愈演愈烈,文武百官,京城百万子民都盯着皇帝。

    如果皇帝不苏醒的话,那真的救不了云中鹤了。

    太后毕竟出家四十年了,没有能力影响朝政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决定了。

    太阳落山后,如果皇帝没有醒来,那她就让云中鹤背着她返回大炎山的炎隐寺。

    有她这个太后的身体作为护身符,相信没有人敢真的抓走云中鹤吧。只不过到那个时候,云中鹤在大夏帝国的前途也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云中鹤走出来后,朝着太后和宁妃道:“太后娘娘,宁妃娘娘,你们放心,我有法子了,这里有琴吗?”

    宁妃一愕,然后点头道:“有,有,陛下病中,我就经常抚琴给他听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便去抱来了一只琴。

    里面所有太医惊愕,都什么时候了?云中鹤你还要弹琴?

    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了,你马上就要被处死了。

    想要弹琴唤醒皇帝陛下?完全是痴人说梦啊!

    都说对牛弹琴,你这连对牛弹琴都不如呢,起码牛还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云中鹤在琴前盘坐了下来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精神病人贝多芬上身。

    拨动琴弦。

   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,尽管云中鹤在弹奏,但是却没有任何琴声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太奇怪了啊,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莫非这琴是坏的?!

    你云中鹤想要弹琴感动皇帝陛下,结果现在连声音都弹不出来了,看来绝对是死路一条了。

    贝多芬上身的云中鹤,完全进入了自我状态。

    弹奏得越来越忘我,越来越癫狂。

    手指疯狂地拨动琴弦,动作越来越激烈。

    但依旧没有声音,因为贝多芬弹奏出的是非常特殊的波段,正常人的耳朵是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越来越激烈的琴声波段,强烈刺激着永启皇帝的大脑。

    一点点勾起皇帝大脑的波动。

    然后,波动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这仿佛是一场博弈,和皇帝大脑内可怕压制在博弈。

    而此时,昏睡中的永启皇帝精神也在拼命地战斗着。

    朕要醒来,我要醒来!

    永启,你立刻给我醒过来!

    你再不醒来的话,你的孙子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你的儿子被你害死了,你最疼爱最出色的儿子,被你害死了。

    难道你现在又要害死你的宝贝孙子吗?

    醒来,醒来,醒来!

    永启皇帝用尽所有的意志,所有的精神,拼命地要挣脱无穷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这辈子所有的遗憾,所有的痛苦,全部凝聚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回忆天恩太子临死前的那一份奏折,那一份血书奏折。

    每一个字都在泣血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回忆天恩太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无数的痛苦,后悔开始凝聚,凝聚,完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然后猛地爆发。

    朕要醒来,朕要挽救孙子。

    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    永启皇帝的精神内心疯狂嘶吼着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他的大脑之内,仿佛撕破了黑暗,一缕光芒照射醒来。

    他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永启皇帝创造了奇迹,在被人陷害变成植物人之后,竟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中鹤的琴声结束。

    宁妃见到这一切,惊喜得泪流满面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眼泪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永启老皇帝睁开双眼后,第一时间搜寻云中鹤的方向,他再也忍不住,泪水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他喉咙底下激动得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足足好一会儿,老皇帝朝着云中鹤努力张开双臂,沙哑颤抖道:“我……我的孙儿,我的孙儿,上天有眼,终于把我的孙儿送到我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注:终于写完了,这一章需要的情绪很高,所以写得也很慢。

    诸位恩公,月票给我好不好?给糕点孤寂的心灵一点激励吧,谢谢您了。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cbiquge.ccccbiquge.cc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If156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