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369章:大咸魔国灭亡!再见敖心!

作者: 沉默的糕点

第369章:大咸魔国灭亡!再见敖心!

    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八成的大咸魔国公爵和祭师投降,剩下两成坚决不降,被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营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和大赢王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远远都没有父皇那么强大,各方面都没有。”大赢王道:“我以为我是一个英明神武,坚毅如铁的君主,但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没有说话,而是和大赢王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咸魔国刚刚建立的时候,我是得意的,觉得我赢氏家族终于要建立千秋伟业了。我觉得当年姬氏创建了东方世界文明,而我们赢氏要创造更辉煌的大业。”大赢王道:“我发誓,在父皇之后我也要成为千古一帝。那种飘飘然的感觉,伴随了我很多年。当大咸魔国抓捕周围国家的子民作为奴隶的时候,我几乎古井无波,整整一两亿的奴隶,我完全没有当一回事。我知道他们会死很多很多很多人,但是他们在我心中就如同蚂蚁一般。我觉得为了建造千秋帝国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况且被抓来的奴隶都是周围国家的,有不是我们的同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立刻想到了新大炎帝国,在这方面也谈不上有多么光明,之前很长时间也大量地使用了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成为独裁王之后,奴隶也只是稍稍改善而已。之后之所以大规模解放奴隶,完全是因为帝国领土扩张得太厉害了,帝国子民不够用了。而且为了打这一场世界大战,军队不够用了,仆从军和奴隶军是没有荣耀感的,所以不得不解放奴隶,让他们成为帝国的新子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很快,抓来的奴隶死得不计其数。为了批量制造变异武士,我们开始抓捕大咸魔国的子民,也就是原本四大帝国的子民,包括大赢帝国。异变的过程,何止九死一生。整个大咸魔国所有变异武士加起来,不到一百万,整个过程死了多少奴隶?又死了多少东方帝国的子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建造这个魔京,死了多少人?天文数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挖掘地下金字塔群,又死了多少人?还是天文数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云兄,你可知道这个魔京下面,究竟有多少骸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父皇制造了一个全新的宫殿,这个宫殿在地下,全部都是有尸体骸骨组成的。而这个宫殿超过你在大赢帝国见到的那座大殿,超过四大帝国的任何一座宫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云中鹤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全部用骸骨组成的宫殿?而且如此巨大,那要死多少人?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这些都没有什么,尽管给我的思维带来巨大的冲击,但我依旧能够接受。早先的大咸魔国依旧是世俗化的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来越极端,越来越和一千多年前的大咸魔国相似,灭绝人性,灭绝天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武为尊,力量至上,凭什么?凭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兄,你尽管出身高贵,但是从小却生活在底层。而我不一样,从一生下来就是皇室贵胄,我觉得统治这东西,是要高雅,稳重,华贵的。而大咸魔国,越来越不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武功第一,你就坐在最高位置上?凭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虽然比不上父皇,但还不错,但武功还算是顶尖的。但是我的儿女呢?我的孙子呢?我不敢保证他们世世代代都强大,难道也要让他们沦为奴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敢保证,我的儿女武功会非常高。但是我能保证,他们收到最好的教育,拥有很不错的智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作为统治者,希望统治的都是活生生的人。拥有喜怒哀乐,拥有高贵、卑鄙、智慧、贪婪、高尚等等品德。而大咸魔国最终会变成什么,全部都是练武的机器。作为一个皇帝,统治一群行尸走肉,有意思吗?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意思,当然没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是群体社会,如果世界就剩下你一个是真人,剩下都是机器人,那成功和权力也就毫无意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我不够强大,我内心不喜欢这样的大咸魔国。”大赢王道:“当然,在你东征之前,我还是充满干劲的,因为我有目标,我要成为大咸魔国的太子,我不希望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大赢王,我要和其他几大亲王斗争。尽管我内心不喜欢这样的大咸魔国,但我也要把最高权力争夺到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你东征之后,也给我带来了全新的目标,那就是打败你。因为父皇闭关了,我就是最高首领,如果能够击败你的大炎帝国,那就是我的丰功伟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够强大,当周黑王和白古大王投降了你之后,让你的大军横扫了大赢国之后,我对这一场战争就已经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攻打魔京,并且征服了巨虫之母,而且彻底灭掉了上亿变异火虫之后,我已经不仅仅是反思了,而是开始彻底的思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我还觉得,尽管我内心不喜欢大咸魔国,但它依旧是正确而又强大的。但是你这么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我们,我不由得不去思考,你云中鹤的道路是不是才是更正确,更强大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整个大咸魔国所有的粮食都已经快要吃完了,困守着这个沙漠,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说完这些话后,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赢兄,我要感谢你,保护了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没有说话,只是朝着云中鹤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两个人静静地喝酒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没有说关于他父亲,也就是大咸魔国皇帝的任何事情,云中鹤也没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已经投降了,某种程度上已经背叛了大咸魔国,他不能再出卖自己的亲生父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,几十名公爵,几十名祭师,带领着云中鹤,在十万名大炎帝国变异武士的保护下,浩浩荡荡进入了魔京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过了大片的废墟和断壁残垣后,云中鹤终于见到了魔京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很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充满了一种艺术之美,黑暗之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魔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面的黑暗艺术,云中鹤在现代的游戏和电影中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展现了权力,武道,邪恶,黑暗,地狱,崇高,星空,永恒等等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座魔京城是由大咸魔国皇帝亲自设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为了大战,才在这座城市上面盖上无比丑陋的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的大军,彻底占领了整个魔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魔京幸存者只有几万人而已,绝大部分都是底层的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大部分人,都已经死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中间的黑暗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大炎帝国武士上前,将那座神秘莫测的黑暗皇座搬走,换上了大炎帝国的皇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的这个皇座,不是什么黄金宝座,而是由特殊合金铸造而成的,代表着新大炎帝国的恪物学,上面镶嵌的也不是什么钻石,红宝石,蓝宝石之类,而全部都是陨石上带来的奇奇怪怪的晶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缓缓坐在这个皇座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为首,带着大咸魔国的几十名公爵,几十名祭师,再一次跪拜叩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等参见皇帝陛下,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魔京内所有的大咸魔国的旗帜,全部换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换上了大炎帝国的旗帜,飘扬在这个沙漠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大咸魔国灭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站在魔京的最高处,俯瞰全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就站在他的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您的家人被囚禁在地下监狱,而且中间通道已经都被堵住了,现在军队正在一点一点将通道凿开,或许需要一段时间,您才能见到他们。”大赢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大赢王立刻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我父皇说这个地点是整个世界的中心,是这样吗?”大赢王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想了一下,如果以整个星球表面来说的话,任意一个点都可以算是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画出完整的世界地图,这里还真像是世界中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陛下,你说人类对未知是不是真的充满了好奇?所以除了生存这个本能之外,探索是不是第二本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大炎帝国的宗旨是探索宇宙,未来的目标是星辰大海。而大咸魔国的宗旨是探索自身生命的秘密,那前者就注定更加高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不见得,某个阶段有某个阶段的使命。或许这两种探索,在未来的有一日,殊途同归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如果那样的话,就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叹息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,但是过程还是非常美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其实周黑王和我浅尝辄止地谈过有些事情,比如命运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有一双大手,在操纵所有人的命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他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而且因为这一点,他放弃了继续蜕变,他说没有勇气往下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不管最终结果如何,赢兄和我一起见证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像天祚神皇一样吗?现在只是作为一双眼睛而存在,不去思考,不去喜怒哀乐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可以和他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多谢陛下的恩德,但是……臣大概也没有勇气面对最终的结局了。我比周黑王更加残忍冷酷,但并没有比他更勇敢,也没有比他更出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对了,赢兄,新大炎帝国那边的风景很不错,和我们这边完全不一样,哪一天你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道:“陛下,从东方帝国变成了大咸魔国,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,被彻底颠覆了,所以我大概也没有勇气,再一次去接受这种颠覆了。就如同您的新式武器非常先进,但我不愿意去想,也不愿意去看。请您原谅我,接受不了这个太新的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云中鹤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,只能静静地望着西边的落日,缓缓地坠落沙漠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处置大咸魔国的剩下三大巨头,妖娆亲王、特使公孙羊、大咸魔国大祭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见到的是妖娆亲王,真是好久不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近距离见到妖娆,还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也就在这片沙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当时还没有魔京,只有沙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娆,别来无恙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妖娆亲王望着大赢王,目光充满了无限的仇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果然背叛了大咸魔国,你果然背叛了皇帝陛下,你罪该万死,罪该万死……你不配是大帝的儿子,你不配大咸魔国的大赢王。”妖娆亲王嘶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朝着云中鹤躬身道:“陛下,接下来这些场面我就不看了,想要去休息,请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赢兄请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大赢王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盯着这个女人良久道:“妖娆,你可知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妖娆寒声道:“我何罪之有?我就算有罪,也是因为没有能杀掉你这个孽种,才有了今日之祸。你以为你打下魔京就赢了,真是天大的笑话啊,大帝还没有死,他马上就要成为神祇了,届时他轻而易举就可以将你粉身碎骨,将你的大炎帝国灰飞烟灭。你们都要死,你们都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依旧这么极端,甚至比之前更加极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看着她绝美的面孔已经扭曲了,此人无药可救,留下来真的只能成为祸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云中鹤下令道:“将她,处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云中鹤一声令下,几十名顶级的变异武士上前,朝着妖娆猛地开枪射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娆冷笑,立刻就要将这些子弹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接下来,武正,井中月,周黑王,白飞飞等等最强大的高手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娆落败,内力耗尽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十名变异武士再一次开枪,但射出去的不是子弹,而是高压电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断地射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断地用超高压电流击打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娆不断地惨叫,全身冒烟,最后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力,然后被几名武士拖到外面,直接斩首,惨死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云中鹤见的是大咸魔国的大祭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枯瘦,却非常高,身材佝偻,眼窝深陷,鼻如鹰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到云中鹤后,没有任何言语,就是淡淡望着,目光充满了无限的诅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妖娆是在用最恶毒的言语攻击云中鹤,那么眼前这个大祭师的目光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用尽他全身的精神力量,在诅咒云中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这个大祭师道:“云中鹤阁下,我看到了你的过去和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哦,请大祭师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道:“你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对吗?至少你的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道:“云中鹤陛下,你知道你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道:“你的未来,无比离奇,无比矛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道:“这件事情太过于机密了,我只能说给您一个人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那好,我就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从皇座上走了下来,凑到大祭师的面前道:“现在您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祭师望着云中鹤的双眼,嘶声道:“你去死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向云中鹤发动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还是云中鹤第一次见到精神袭击,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个手段?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就仿佛有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要把他的脑子从中撕开一般,要把他的脑子直接震成浆糊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或许手无缚鸡之力,但是他的精神力何等惊人?

        他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,那个发动攻击的大咸魔国大祭师,鲜血缓缓从七窍流出,直接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这个人,也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这个大祭师也被拖了出去,直接斩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应该见公孙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算是云中鹤的超级故人,曾经大赢帝国黑龙台的魁首,也是云中鹤上司的上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超级牛人,也是大咸魔国皇帝的最嫡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个时候,云中鹤却挥了挥手道:“将他关押起来,今天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的公孙羊,早已经酝酿了很久,准备了很久,就等着见云中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忽然,云中鹤就不见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公孙羊又回到了地下囚牢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离开了大殿,快步朝着旁边不远处的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步伐非常快,仿佛有什么重要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刚刚走到门外的时候,就已经听到了一阵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的脚步停顿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等了好一会儿,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到,大赢王静静地躺在黑色的床上,已经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结果,云中鹤一点都不意外,但是依旧感觉到有些悲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早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,而且不允许任何人阻挠,包括云中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代表大咸魔国投降了云中鹤,但是……大咸魔国皇帝,也就是他的父亲,很可能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届时,他如何面对父亲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为了赢氏家族,他又不得不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跪在他面前哭的是他的妻子,还有他的女儿灵珠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云中鹤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赢王的妻子和女儿,压抑内心的悲痛,上前要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大炎帝国已经废弃跪礼了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云中鹤来到床前坐下,望着大赢王的尸体,面孔非常安静,没有任何不甘,甚至带着解脱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赢兄,走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云中鹤道:“拟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祝玉妍女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册封赢颂为大炎帝国赢亲王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祝玉妍拟好了旨意,立刻派人去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这个大赢帝国的前太子,成为云中鹤册封的第二个大炎帝国亲王,上一个还是姬圣亲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目光望向了灵珠公主,道:“赢珠,我们很多年前见过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灵珠公主道:“我还记得,当时我只有十来岁,在一条河边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当时见到你这个丫头,我就非常喜欢,你能成为我的儿媳妇,我很高兴。谢谢你这些年来照顾云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灵珠公主规规矩矩行礼道:“儿媳拜见公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白飞飞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,她说她很无能,她的父亲非常了不起。现在我要说,你的父亲也很了不起,他可以成为你,还有你孩子们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灵珠公主再一次拜下道:“谢谢爹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灵珠公主道:“爹爹,您肯定想要见见我和云尧的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想,每一天都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两个孩子被带到云中鹤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男孩,一个女孩,这两个孩子进来之后,没有注意云中鹤,首先扑向了大赢王,拼命大哭,大喊着爷爷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也没有阻止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哭了差不多一刻钟后,云中鹤将两个孩子搂在面前,道:“从今以后,换我这个爷爷来疼你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片深深的地下囚牢,通往地下囚牢的通道,终于打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前大咸魔国公爵道:“陛下,这里面便是……敖心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嘴唇颤抖着,伸手向他要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公爵立刻将钥匙双手奉上,云中鹤双手也是颤抖的,深深吸一口气后,打开了巨锁,缓缓将大门开启。

        囚牢里面,旁坐着一个人,须发全白,正是云中鹤的养父敖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注:卡文好久,下一更争取晚上十一点,还是要给一个目标,不然就太放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月最后一天,有月票的恩公可以给我几张,当然不给的话,也依旧谢谢大家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