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377章:怒帝,怒帝!

作者: 沉默的糕点

第377章:怒帝,怒帝!

        大咸魔皇死了之后,旁边的公孙羊依旧处于石化状态,整个人仿佛失去了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依旧不敢相信这个结果,强大无比的皇帝陛下,竟然就这么死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望向了云中鹤,又望向了大咸魔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流泪,却发现流不出半滴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生的支柱,彻底崩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千万言语,却都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过了好一会儿,公孙羊才说了一句道:“云中鹤陛下,你……你帮我自杀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伸出匕首,竖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羊叹息了一声:“人生,真没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,身体猛地倒下,撞上了云中鹤手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刺……”锋利的匕首,直接刺穿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羊自杀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一个真正的传奇性人物,但他死的时候,云中鹤没有丝毫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公孙羊的传奇性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毁掉了,被曾经的大赢皇帝遮挡得毫无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对着深渊喊道:“怒帝,愿意出来说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又喊道:“怒帝,愿意出来见个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仿佛刚才的一切事情不是其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从两边的悬崖上,一个又一个人影爬了上来,都是云中鹤带来的大炎帝国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几千人打大咸魔皇一个人,仅仅两分钟就败了,伤亡也比较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至少还有一大半人活了下来,另外一小半人的尸体,也都被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也听到了那个沙虫之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巨大的沙虫之母,直接被撕裂成为了两截,如果按照蚯蚓的属性,它不但不会死,而且还会变成两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沙虫之母是没有这个功能的,它会把两截断躯连在一起,然后静静躺在这个深渊底部疗伤,使得两截身体重新愈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望着大咸魔皇的尸体道:“把他的尸体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想了一会儿道:“连同棺材一起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炎帝国的第一高手武正忽然道:“陛下,要打开这些棺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目光落在其中一具石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整个深渊空间的中心,有三具石棺,大咸魔皇一具,云中鹤一具,关键就是另外一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面,躺着应该就是怒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怒帝之强大,刚才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咸魔皇几十年的辛苦,全部为怒帝做了嫁衣,完成终极涅槃之人,也是怒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咸魔皇如此之强大,但是在怒帝面前几乎遭受了耻辱性的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怒帝之强,真的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怒帝,此时应该就躺在这一具棺材里面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要打开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走吧!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武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幸存的两千名武士护送着云中鹤离开了这个深渊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,不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各式离奇的幻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这里的金字塔群仿佛也失去了特殊的力量,不再像以前那样,能够让人蜕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仿佛变成了普通的建筑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搜索每一个金字塔,寻找幸存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两千名大炎帝国的高手立刻分散出去,寻找鲜血女王,云尧,香香公主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有无数棺材的深渊空间的入口,缓缓地堵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依旧没有出那具棺材,选择了自我隔绝,而那一只沙虫之母,也选择在深渊底部养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就静静旁坐在这个墓室的地面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放空了脑子,什么都不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陛下……”忽然武正唤醒了云中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睁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武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带着云中鹤走出了这个终极金字塔。但是没有离开金字塔,而是攀爬到它的表面上,一直爬到了金字塔顶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还有一个入口,还有一扇门,而且是开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们想办法开启的吗?”云中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正道:“不是的,我们发现它的时候,就已经开启了,而且不断往外冒出凉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想必是在进行终极涅槃的时候开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终极涅槃的时候,耗尽了整个金字塔所有的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走进这间密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密室洁白如玉,里面有三具棺材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棺材虽然也比较厚,但相对透明,依旧可以看到里面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儿子云尧,已经认不出大出来了,因为已经长大了许多。鲜血女王,云中鹤记忆本就不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个刻骨铭心的身影,云中鹤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,他最最特殊的妻子,香香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站在原地,停顿了片刻,呼吸也变得急促,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好一会儿后,他上前开启了香香公主所在的玉棺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寒气逼人,已经不止是零下几十度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香香公主,真的仿佛冰玉人一般,整个身体都如同寒冰雕琢成的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伸手去触摸她的面孔,都被冻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赶紧将玉棺盖子合上,道:“将三具玉棺,全部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武正亲自扛着云尧的玉棺,两个女武士扛着香香公主,鲜血女王的玉棺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千人,离开了这个地下世界,沿着边缘,一点点爬上了顶端,撕开一道裂缝,返回到入口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时辰后!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重新返回了地面上的魔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超过几万人在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有大炎帝国的高层,还有许多曾经大咸魔国投降过来的高层,这些人也非常关注云中鹤的结果,因为他们已经投降了,一旦云中鹤输了,大咸魔皇赢了的话,他们也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,几万人表现得无比振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大炎帝国武士上前,开启了石棺,露出了里面大咸魔皇的尸体,残缺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投降过来的大咸魔国高层微微一呆,目光变得无比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尽管投降了,但在所有人心中,大咸魔皇依旧是神话级的人物,而这个人现在竟然死了?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这个冲击让他们几乎很难缓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真的是一个信仰的崩塌,这个永远不可能被击败的人,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咸魔国,是真的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在场所有人而言,大咸魔皇之死,意味着大咸魔国真正彻底灭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大炎帝国的高层,则是无比兴奋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们而言,战争终于彻底彻底结束了!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几万人整整齐齐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炎帝国,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具玉棺,摆在宫殿之内,还没有彻底解冻,里面的人也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灵珠公主已经守在丈夫的身边,不愿意离开了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女王,已经几乎没有家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,敖玉,还有天祚三个人,站在香香公主的玉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祚是他的爷爷,敖玉和香香公主更是生死与共过,甚至还在小时候就订下了婚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有多久会醒来?”敖玉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我要准备好一切,才会将她们解冻复苏,应该还要几个时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玉问道:“稳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她们都不是普通人,都是经过蜕变的,生命力很强,应该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黑王敖玉忽然道:“弟弟,现在大战结束了,我想要去云州一趟,看看母亲和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这个时候就走吗?不等着香香醒过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玉道:“不了,就是要在她醒之前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十年前,敖玉为了躲避香香,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也依旧逃跑了,依旧不敢和她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敖玉觉得,此时再见面的话,只会更加尴尬,毕竟香香公主已经嫁给了弟弟云中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天祚道:“陛下,如果您允许的话,我也想要离开,您杀了我也行,把我送去一个地方软禁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也不见香香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祚道:“我无颜相见,见还不如不见,不见周离,也不见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那行,现在每天都有军队返回大周,你跟着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祚道:“臣谢陛下隆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祚不是说,他要看最后的结果吗?现在竟然离开了,莫非对于他而言,结果已经出现了?

        大咸魔皇之死,对于他来说就是想看的最终结局了?不是吧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天祚和周黑王敖玉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比我勇敢,比我强。”敖玉和云中鹤相拥道:“希望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玉道:“那我走了,以后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玉又道:“父亲,您不和我一起去云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心道:“不了,你把母亲和妹妹接过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玉道:“好,父亲保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玉走了,父亲敖心应该会比较无聊的,因为没有人时时刻刻陪伴他了。但是不要紧,因为云尧很快就会醒来了,这是他最疼爱的大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送别了敖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的解冻复苏,都比较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解冻复苏的,便是鲜血女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睁开了充满野性,而又美丽的眼眸,整个人仿佛还癔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醒来之后,她望着云中鹤良久,足足好一会儿才道:“云……云中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鲜血女王又道:“我睡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大约,十几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鲜血女王道:“大咸魔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鲜血女王又道:“大咸魔国的皇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女王再一次懵逼,并没有显得很开心,而是一生叹息,足足好一会儿她说了两个字:“我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你哪里学来的啊?!

        但鲜血女王的心思云中鹤却非常清楚,她是恍然若失的,不是因为她站在大咸魔国这一边。而是因为她一直扮演着强者的角色,都是她去拯救别人,而现在她自己却要被人拯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灭亡大咸魔国这样的丰功伟业,她竟然完全没有参与,让她怎么能不失望落寞呢?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有一个女武士推过来一个轮椅,鲜血女王坐上了轮椅,被推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她需要一个人去接受发生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她要找到下半辈子的路,找到新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复苏醒来的是大儿子云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到云中鹤之后,先是稍稍一愕,然后眼圈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迎来了这一天,他的父亲终于归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无穷无尽的黑暗,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妻子灵珠公主立刻抱紧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,还有爷爷敖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云尧觉得内心无比的幸福满足,甚至别无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旦幸福的话,那么对于剧情来说,就有些乏善可陈,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母亲和祖母在云州,过一段时间就过来。”云中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房间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解冻的人,就是香香公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概是这个世界最像白雪公主,最像睡美人的女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身边的人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长大了,井中月变高了,变得火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安蜓,姬卿等等,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唯独香香公主,几乎没有变化,还是分别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场分别,真的就很久很久了,自从云中鹤恢复了身份之后,两个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在大赢帝国,香香公主住在尼姑庵,云中鹤去见她,却没有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长长的睫毛扇动了几下,然后缓缓睁开,露出了星辰一般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精致绝伦,粉妆玉琢的面孔瞬间就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房间,都仿佛充满了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真的,经历了这么多,见过了这么多人,此时再见香香公主,云中鹤真的觉得,单论面孔长相的话,香香公主应该是最美之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醒过来之后,香香公主就望着云中鹤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沙哑道:“我是云中鹤,我哥是敖玉,他刚刚离开不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公主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不怪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公主想了一会儿,道:“我们已经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了,剩下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,还要聊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行,那就不聊了。那……我们还是夫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公主道:“你有休掉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公主道:“那我们就还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香香公主道:“能不能和你的其他妻子商量一下,接下来一个月时间,你都是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想了一会儿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真的一直都在陪伴香香公主,井中月也真的没有过来打扰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对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现在魔京呆了几天,然后离开了魔京,出去游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在沙漠玩了几天,然后又去了雪山,最后还去了大西帝国的草原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,彻底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一起游览景色,晚上一起做一些羞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两个人乘坐飞艇,来到了海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仿佛还是香香公主第一次领略大海的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快活,非常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辈子,都没有这么无忧无虑过,可以什么都不想,尽情地享受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幸福,真的仿佛就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的关系,比任何夫妻都亲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新大炎帝国那边的风景也很美丽,可以领略到完全不一样的世界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公主想了一会儿道:“还是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两个人的飞艇降落在一个小岛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岛屿很美,海水平静,如同翡翠一般碧绿透明,沙滩是雪白色的,柔软绵绵。

        岛上虽小,但是也有茂密的植被,也有漂亮的岩石,真正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    香香公主穿着泳装,在海里畅游,在海底看珊瑚,看小鱼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两个人躺在沙滩上看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晚一些,两个人钻进帐篷之内,亲密无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日子,真的仿佛比蜂蜜还要甜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把云中鹤累得几乎要虚脱了,这一睡就是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都已经日上三竿了,云中鹤都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帐篷里面只有他一个人,香香公主已经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的海面之上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窈窕迷人的身影,穿着黑色长裙,踏浪而行,朝着某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就是踩着海面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需要船,也不需要飞艇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,怒帝!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