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379章:怒帝之命运!

作者: 沉默的糕点

第379章:怒帝之命运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云中鹤顿时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竟然是炎新宗的女儿?

        炎新宗是谁啊?旧大炎帝国的末代皇帝,却也是被视为新大炎帝国的高祖,新恪物学文明的始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怒帝建立大咸魔国的时间,距离旧大炎帝国灭亡也过去了很长时间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云中鹤忽然想到,或许哥哥敖玉比预先更早地发觉了香香公主的不对劲,所以他一开始的逃婚就不算是偶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当时在迷迭谷中和我哥哥敖玉隔着一面墙壁相依为命的人是谁?”云中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想了一会儿道:“是大周帝国的香香公主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云中鹤又道:“有人向大赢皇帝公布了怒帝沉船的坐标,又公布了怒帝真正陵墓的坐标,那是谁公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我的守卫者,无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又道:“坐标是一种非常新颖的东西,甚至是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出现的数据,谁提供了原始的数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圣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圣庙,又是圣庙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也就是说,在沙漠地区发生了大地震,把你所在的那个金字塔震坏了,冰玉棺失效了,你的冰封也失效了,然后你夺舍了香香公主。从那以后,你就开始挑选新大咸魔国皇帝的人选了?或者说是被你利用也被你牺牲的人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对,我有三个选择。一个是白古,一个是大赢皇帝,一个是天衍皇帝。但是最终我选择了大赢皇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而他所谓的《大帝黑经》,其实也是在你的引导之下,书写出来的。最终涅槃的法子,也是在你的引导之下构思出来的。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,让他为你培养几十万个变异武士牺牲品,让他为你完成终极涅槃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一千多年前,你终极涅槃为何失败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欠缺了一点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这个话的时候,目光是望着云中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冷笑道:“还真是居心叵测啊,大咸魔皇已经是聪明绝顶了,但终究从头到尾被你玩弄,成为你终极涅槃的工具,还真是悲剧啊。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棋手,但没有想到都是可悲的棋子,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好一会儿,云中鹤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为何要这样做?你不是为了权力,否则当年你建造大咸魔国的时候,也不会这么放任权力,你对权力没有一点点贪恋。你一心一意,只是为了终极涅槃,就是为了终极强大。大咸魔皇的终极涅槃是为了长生不老,是为了掌握强大无比的力量,那你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淡淡道:“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报仇?报什么仇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你也知道,当年炎新宗开启了新恪物学革命,所以有了新派势力,造成了旧大炎帝国的分裂。这些新派势力,不得不远走海外,另建新大炎帝国。但不久之后,大炎帝国的皇族成员几乎全部惨死,大炎帝国灭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知道,大炎帝国皇室成员死得非常诡异,完全是暴毙,仿佛天谴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沉默了好一会儿,甚至她的情绪竟然也变得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样的人,看淡了生死,几乎是不可能激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死大炎帝国皇室成员的那个人,是……是我。”怒帝道:“我……整整杀死了上万人,我带着一群最强大的圣殿高手杀了上万人,几乎杀绝了整个大炎帝国皇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云中鹤真的毛骨悚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头发几乎都要竖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言语,都难以形容他内心的惊悚和震骇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闭上了双眼,拼命地想要隐藏自己的眼神,那种痛苦,那种愤怒,那种仇恨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没有说话,等着怒帝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相信眼前这个人是个恶魔,当年她可是炎新宗皇帝的女儿,绝对不会丧心病狂到去杀自己的父亲,自己的整个家族,甚至灭掉整个大炎帝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儿,怒帝道:“当年在大炎帝国,武道并不昌盛,也不是很主流,但我就是喜欢练武,就和井雀儿一样,充满了无以伦比的天赋。但是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,武功就已经非常非常强大了,整个帝国都已经无人能够教我了。于是我就浪迹天涯去追寻更高的武道,结果我找到了一个地方,一个光明的武道圣殿,我有了一个无比智慧的师尊。在那里我得到了一切,我的武功突飞猛进,高到了完全不敢想象的地步。在那里我忘记了一切,完全沉浸在武道的世界,连时光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继续听着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继续道:“在那个神圣的殿堂中,我得知了一个真相,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,有一股黑暗的势力始终笼罩着整个世界,躲在黑暗之中蠢蠢欲动。这股黑暗的势力崇尚黑经,崇尚死神永生。被命名为不死族,是来自天外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呃?!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就是大咸魔国的前身吗?

        天外世界?!什么鬼?

        怒帝继续道:“师尊告诉我,这群异变不死族已经潜伏到我们这个世界,准备彻底蔓延,彻底统治这个世界。而我练武所在的圣殿,就是为了拯救世界,已经和这些天外不死族战斗了几千人。我就是那个天选之人,我已经学了至高无上的武道,是时候返回世间,拯救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听上去有些像是过去几百年大咸魔国对东方世界的渗透,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说,那些不死族和真人完全一样,所以根本就无法分辨出来,整个世界已经有几万不死族潜伏人类之中。所以为了在人群中找到那些不死族,我必须换一双眼睛,所以我进行了一个诡异的手术,换掉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换掉眼睛?!!!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怒帝停顿了片刻,继续道:“换掉了眼睛之后,我带着圣殿武士来到了世界,返回大炎帝国。在我的视野中是非常诡异的,看到的不是人的长相和外貌,而是一团一团光影,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精神视野。我看不清楚面孔,也听不清楚声音。在我的视野中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正常人的光影,一种是天外不死族的光影,他们被黑暗笼罩。在我的听觉中,只有两种声音,一种是正常人的声音,一种是不死族的黑暗灵魂之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云中鹤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他就是典型的特殊精神视野啊,一旦进入这个视野,他看到的也不是具体的人像,而是一团团光影,根本就不能区别哪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于是,我正义为战的日子就开始了。一直杀,一直杀,一直杀。一开始没有错,我杀掉的人,身上都笼罩着黑暗光芒,而且非常强大,还有无数可怕的变异野兽,不计其数的便变异野兽,无比强大。我带去的圣殿武士也损失惨重。而在我的视野中,根本没有男女,也没有老少,只有两种光影。天外不死族,还有普通人类。我走遍天下,四处寻找天外不死族,见一个,杀一个。我的武功高到了完全无法理解的地步,天下任何地方,我都畅通无阻,神不知鬼不觉。就这样,我一直杀,一直杀,一直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整整杀了几万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自己,我觉得是为了世界的光明和正义,是为了铲除天外不死族。因为我的眼睛,是无法看到正常世界的,我的眼中非黑即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到有一天,我杀了一个人,然后不知道为何,整个灵魂,整个精神都悸动起来,无边无际的恐惧,无边无际的冰冷。而就在那个时候,我眼睛忽然就恢复了,脱离了特殊的精神视野,变成了正常的视觉,我的耳朵也恢复了,听到的不再是恶魔的私语,而是正常的听觉,听得懂人话了。我所有的感知都恢复了,然后我发现,被我杀死的那个人是……我的父亲炎新宗皇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死的时候,没有愤怒,而是充满了恐惧。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死而恐惧,而是……因为我的遭遇而恐惧,他在想他的女儿究竟经历了什么,为何要有如此劫难?然后他就死了,临死之前依旧充满了不舍,充满了对我的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云中鹤一阵阵头发发麻,无法想象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应该比他亲手杀掉井中月还要更加强烈,或许等同于他亲手杀掉了云尧?甚至比这还要更加可怕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,我的精神崩溃了。我立刻行走几万里,返回了那个圣殿,我要去问个清楚。问问那个我无比敬仰的师尊,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回到圣殿之后,里面已经空空如也,师尊不在了。黑板上只留下了两个字:命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,我回到了大炎帝国,我才知道,我带着圣殿武士杀了几万人,整个大炎帝国皇族,都被我杀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那个圣殿,就是你们口中的圣庙,那个世界文明发源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灭掉大炎帝国,为何要杀掉炎新宗全族,是因为他……发展恪物学?还是因为其他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我就疯了,走遍天下要找到我的师尊,将他碎尸万段,将那个圣殿彻底摧毁。但是我怎么都找不到,整整找了十几年,我在遥远的西方,找到了诅咒之地,找到了黑暗金字塔,我发现了黑经。就是师尊告诉我那个要毁灭世界的黑经。我找到了一条新的路,我知道我的武功都是那个人教会我的,所以我永远都不可能战胜师尊。想要战胜它,我必须学习新的武道。我不管所谓的天外不死族是不是骗人的,但是这个黑经,这个死神永生的武道,这个挖掘自身生命潜力的武道是真的,所以我忘记了之前的所有武功,从头开始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修炼黑经,我找遍了天下所有的黑暗金字塔群,我不断强大,我成为了怒帝,在那个第九金字塔出来后,我真的长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建立大咸魔国,我所做的一切,就是为了完成黑经上的终极蜕变,我就是为了变得最最强大,我要去毁掉那个圣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?那个鬼地方凭什么操纵所有人的命运?世界之手吗?黑暗之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沉默了好一会儿,沙哑道:“你是个蠢货吗?圣庙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?让你杀掉大炎皇族,你就去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吼道:“当时我的眼睛被换了,我的耳朵也被换了。我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光影,我听到的只有恶魔的私语。我没有正常的听觉,也没有正常的视觉,我为了拯救世界。我怎么知道我杀掉的那些人,是我的父亲,我的家人?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忽然想到了一部电影,也是差不多类似的情节。那里的军队每个人的眼睛都被动过手术,所以在他们眼中会看到僵尸,然后毫不留情杀掉,但那些人实际上只是可怜的人类,只不过反抗了统治层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抹杀士兵的同情和怜悯,所以给他们每一个人眼睛动了手术,并且加装了特殊芯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云中鹤,你也有这种特殊视野,你也经常利用这些特殊视野完成了很多壮举。比如消灭了几百上千万的变异蝙蝠,消灭了几亿的变异火虫。你身上也有很多非常特殊的技能,你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样。你难道不引以为傲吗?你难道不信任你的这些特殊技能吗?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是天选之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你要灭掉大咸魔国的时候,难道不是充满正义使命感吗?我当年消灭那么变异不死族,也是充满了一样的正义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中鹤,我问问你,当大咸魔国统一整个世界的时候,你绝望无比,整个世界都被黑暗笼罩,遍地恶魔。你杀回了东方世界,但假如你也看不见,也听不见。你只有特殊精神视野,只能听到大咸魔国武士的声音。那么在战斗中,你会不会杀掉白飞飞,会不会杀掉敖玉,会不会杀掉你的儿子白奇?你会,你也会。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你的兄长,你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中鹤,我知道你体内有非常特殊玄妙的力量。但如果你看不见的时候,这些玄妙的力量告诉你,你的儿子白奇是恶魔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问了一个非常诛心的问题,也让人细思极恐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体内有很多精神病人,他常用的有贝多芬,达芬奇,还有九号量子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非常信任这些精神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如果在他看不见的时候,就更加信任九号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这个时候,九号量子如果欺骗了他呢?那怒帝说的悲剧会不会发生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不久之前,地下终极金字塔内,大咸魔皇还诱导了一场云中鹤杀云尧的变态戏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中鹤,但是有一句话你说对了。”怒帝道:“我是一个蠢货,任何一个偏执的人都是蠢货。我太沉醉于武道,沉醉于拯救世界的幻想。你和我不一样,尽管你一心要消灭大咸魔国,但是你最终还是包容的,没有把大咸魔国的人彻底打入黑暗和邪恶,在你杀掉井无霜后,你心中其实已经后悔了,所以你包容了白飞飞,包容了白古大王,因为你的眼中,不再是非黑即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每一个武道天才,都是偏执的,都是蠢货,都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况且圣殿的那个人说的不全是谎言,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变异不死族,确实有死神黑经。当时我离开圣殿,返回这个世界的时候,就不断战斗,遇到了无数诡异的变异野兽。比你见到的要多十倍都不止,那些变异火虫,变异蝙蝠,可怕沙虫,还有更加诡异的黑暗变异种族。我不断厮杀,不断战斗,而在那个时候,我真的觉得这些变异种族会毁灭整个世界,毁灭我们整个文明。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?你之前也觉得大咸魔国是黑暗邪恶的,会彻底毁掉世界文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中鹤,你现在发展了新文明,拥有了强大的武器。当时一千多年前的大炎帝国,可什么都没有,他们可打不过这些变异种族。那个时候我见到变异沙虫,变异火虫,变异魔蛟这种恐怖的生物,我难道不担心,不害怕它们会彻底毁灭这个世界吗?我难道不杀它们吗?我杀它们的时候,难道不是充满了正义使命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如此,当时怒帝进行疯狂杀戮的时候,真觉得自己是正义的,是在拯救世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同云中鹤此时在消灭大咸魔国,也觉得是正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你终究是正义光明的。”怒帝道:“因为你掌握了强大的力量,你的帝国也掌握了强大武力,所以你连这些变异野兽都能包容下来。你没有大开杀戒,你没有非黑即白,否则敖玉,白奇,白古等等所有人,都会死在你的手中,你就成为了另外一个悲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忽然道:“云中鹤,我的爱人。你不是来自这个世界,你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犹豫了片刻,然后点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你带来的这些新文明,也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产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那……有没有可能,炎新宗也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或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云中鹤很早就想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炎新宗的新恪物文明,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。当时他还觉得,炎新宗会不会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些新恪物文明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那圣庙杀炎新宗皇帝的原因,是不是因为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?还是因为他要发展科技文明,偏离了圣庙的既定轨迹?又或者是更深,更可怕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云中鹤记起来敖玉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去面对最终的真相,而这个真相或许不仅仅是怒帝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敖玉还曾经说过,总觉得这个世界有点怪,仿佛有一双巨手,在操纵所有人的命运,玩弄所有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祚神皇也曾经说过,仿佛有一双巨手,操纵所有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怒帝,命运被玩弄得何等之惨?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大咸魔皇,看看天祚神皇,每一个人的命运都被无情地愚弄者。看似一个无敌霸主,最终却如同小丑一般演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,大咸魔皇,天祚神皇,都被玩弄了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接下来,轮到了谁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这个玩弄命运的世界巨手,看上去怎么像是一个疯子?

        他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玩弄别人的命运,把每一个人都玩得如此惨烈,如此痛苦,很好玩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命运主宰,是变态吗?

        怒帝又道:“云中鹤,有一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。当年圣庙杀了炎新宗,你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,而且你发展的新科技文明更加如火如荼,圣庙会不会来杀你?当年怒帝让我去杀炎新宗,那如果圣庙要杀你,会派谁来杀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又是一个诛心的拷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当年,我为了追寻更高武道,寻遍天下,找到了圣庙。那近几十年来,又有谁找到了圣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又是一个让人寒颤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无数人都在寻找圣庙,很多人都号称找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大周高祖皇帝,又比如某某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证明都是假的,不管是大周太祖,还是大赢太祖,都是和大咸魔国的残存势力联姻,收编了大咸魔国的力量,才创建了帝国大业。但是又不能把真相说出来,所以一个个吹嘘自己去过圣庙,就是为了表示自己帝国的正统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唯一能证明真正到过圣庙的,就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传闻中云中鹤的亲父,曾经大夏帝国的天恩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有一个非常诡异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杀死了黑炎帝国的皇帝黑龙王?

        黑龙王如此强大,谁能杀死他?为何要杀他?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云中鹤,你给我了前所未有的男女之爱,我要感谢你。所以类似的悲剧,千万不能再上演了。我要去圣庙,终结这一切。我要杀掉那个人,我要杀掉圣庙里的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依旧充满了偏执,依旧充满了非黑即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怒帝,为了正义,要杀掉所有的天外不死族,当然所谓的天外不死族,就是变异生物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为了仇恨,她又要杀掉所有的圣庙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上一次你想要复仇,都没有找到圣庙所在。这一次,你如何确定自己找得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帝道:“为了这一天,我准备了无数年,思考了无数年,对圣庙秘密的所思所得,应该超过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怒帝摘下了面具,露出了香香公主绝美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缓缓上前,亲吻了云中鹤一口,道:“自己保重了,我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不再是怒帝,而是有了香香公主的纯真和深情,而且完全不掩饰这种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何等原因,云中鹤终究是给她带来了全新的世界,全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云中鹤的身体彻底被定住了,不能出声,无法动弹,甚至眼睛都无法转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怒帝不想听到云中鹤去阻止她,说服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怒帝或许也害怕被云中鹤说得动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又重新戴上了面具,黑色的骷髅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!”怒帝朝着云中鹤挥了挥手,然后飘然落在海面上,朝着某个方向而去,朝着她心中的圣庙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去毁灭圣庙,要杀掉圣庙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去终结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怒帝的身影消失在海面之上,无影无踪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