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380章:十年之后!圣庙

作者: 沉默的糕点

第380章:十年之后!圣庙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并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盯着怒帝消失的方向,然后说了一句话:“返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返回了魔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内,大炎帝国的军队陆陆续续开始撤离魔京,这里将成为秩序会的地盘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来只有秩序武道会才会在这个地方长期驻扎,研究武道,并且和变异生物长期共存,但是又要压制变异生物的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半年时间,大炎帝国的军队大部分都已经全部撤离魔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江州城,怒浪公爵府内,喜气洋洋,张灯结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敖心、母亲柳氏、妹妹敖宁宁,哥哥敖玉、儿子云尧,灵珠公主,还有她的两个孩子,甚至还有百忙的敖鸣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人为母亲柳氏庆祝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蛋糕,又吃了酒宴,一家人闹到了夜里,整个公爵府终于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人都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站在五层的楼宇上,俯瞰整个江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单纯从外观上,江州城的变化其实不大,依旧和云中鹤几十年前的江州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盖楼房,但是很多房子都经过了休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很多灯笼都改成了灯泡,很多地方也都已经通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整个江州,乃至整个东方帝国的城市都和以前一样,古朴而又中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”敖鸣在后面弯腰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挥手道:“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上前,站在云中鹤身后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周国归附大炎多久了?”云中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先后算来,也差不多已经五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对,五年了。五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了,这江州城看起来变化不大啊,甚至整个东方的城市变化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不要有顾虑,实话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陛下,其实新政在东方的推行,有很大的阻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首先,陛下的大炎帝国对百姓非常宽仁,这某种程度上也使得百姓有些骄纵。另外大咸魔国已经灭亡了,所以很多人失去了奋斗目标。当年大咸魔国的时候,残忍冷酷,那些读书人不敢反对,不敢发声。如今陛下对言论宽容,这倒使得他们抵制新恪物学,原本的科举论等等反而要死灰复燃。很多人抵触新生事物,比如电灯,蒸汽轮车,留声机,照相机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停顿了片刻,敖鸣继续道:“之前攻打魔京的时候,战争至上,所以修建了许多驰道,建造了许多工坊。现在战争结束了,有些工坊被视为了洪水猛兽。走马车的驰道没有什么抵制,但是蒸汽轮车的轨道,却被无数人抵制,甚至是破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点了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敖鸣又道:“另外,下面无数的官员都在造势,甚至很多士绅民众,也纷纷想要上书陛下。想要真正定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定都?大炎帝国的帝都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对,绝大部分人认为,东方世界人口占了大炎帝国的绝大部分,所以新大炎帝国的帝都不再适合为帝都了。而且陛下是在东方世界称帝的,所以应该定都在东方。要么是赢京,要么是夏京,甚至江州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陛下,臣斗胆想要问陛下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道:“我大炎帝国是一套班子,还是两个班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敖鸣问的问题,也是所有重臣都想要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也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战结束了,大炎帝国已经一统天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新大炎帝国和东方世界,距离几万里。目前这个通讯手段,这个交通速度,想要统治如此巨大的帝国,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最最关键的是,失去目标的大炎帝国,从今以后想要进取就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现在东方世界就知道了,大部分人抵制新政,抵制新恪物学文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没有了敌人,没有了威胁,所有人就想要进入自己的舒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人没有目标后,是一定会堕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定都这件事情,也很难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炎帝国大部分人口都在东方世界,如果定都新大炎帝国,那确实对统治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定都在东方世界的话,那会给新大炎帝国的民众带来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为了这一场大战,为了消灭大咸魔国,新大炎帝国付出了无数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大战整整近十年时间,新大炎帝国付出了多少物资?伤亡了多少士兵?

        论贡献,新大炎帝国远远超过旧大炎帝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立两个帝都,旧世界一个帝都,新大炎帝国一个帝都?

        这也不可以,容易造成分裂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最好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在一个大炎帝国,但是旧世界和新世界不断竞争,不断进步,推动文明的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天祚要死了。”燕蹁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大周都城,上清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祚神皇曾经在这里呆了好几年时间,从魔京离开后,云中鹤又把他安置在这里了。只不过失去了太上皇的身份,只是一个闲散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天祚静静躺在床上,并没有奄奄一息,病入膏肓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,他甚至还很健康。但是云中鹤却能看出,他生机很快就要凋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还没有看到大戏落寞,就要走了?”云中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祚面孔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好一会儿,天祚道:“陛下,罪臣惭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有什么好惭愧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祚道:“大咸魔国灭亡后,陛下没有太过于欣喜,也没有天下至尊的气派,更没有祭天,没有神话自己,反而隐藏了自己。罪臣的境界太低了,太小看陛下的心胸了。而且很多事情,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。陛下看到的真相也比我看到的更远,所以我的一些阴暗心思就变得可笑肤浅起来,也就没有勇气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自嘲一笑道:“我不像你们,你们这些雄心壮志的君主,动不动把天下当成棋盘,动不动把亿万民众当成棋子,挥手间亿万人灰飞烟灭,还自诩为波澜壮阔。我从来都没有想要做什么千古一帝,也没有想要什么宏图霸业。所以你想要看的大戏,我是不想上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祚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好一会儿后,天祚道:“陛下,罪人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了,临终之前,想要和您说一句话。这句话是肺腑之言,绝无半点阴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祚道:“陛下,该放手时且放手,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扛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你的话,我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天祚闭上眼睛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同死了一个普通人一般,也没有享受特殊的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云中鹤下旨,大炎帝国所有个高层,前往怒州新大陆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陆地是无人区,位处于新大炎帝国和东方世界的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东征,云中鹤下令第一个开发的新大陆,也就是怒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后来开发的重心放在了云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云州,已经有一千多万人口,但是怒州新大陆却还是只有区区几十万,开发程度很浅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大炎帝国所有高层,全部汇聚于怒州新大陆的行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东方世界的,还是新大炎帝国的官员,还是第一次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没有进行商议,而是直接下旨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大炎帝国不可分割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大炎帝国定都怒州,改名为炎京圣都。这就等于这个帝都,不在东方,也不在西方,而是在二者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炎帝国分为三个王国,东炎,西炎,白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东方四大帝国(大夏、大赢、大周、大西),归属东炎王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新大炎帝国外加云州,归属西炎王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原白云城极其附属领域,海域,归属白云王国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大王国,各自有相对独立的内阁。

        秩序武道会,独立于三大王国之外,总部位于炎京圣都,有监督三大王国之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册封三大王国之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姬焰为西炎王国亲王,白古为白云王国亲王,云尧为东炎王国亲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两个人都不算意外,但是姬焰为西炎亲王,却让人非常惊愕,为何是姬焰,而不是云中鹤和姬卿的儿子?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管如何,这就是旨意,任何人都要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美的制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整个大炎帝国一分为三大王国和秩序会,云中鹤在的时候还好,如果他不在的话,未来三大王国的矛盾一定会越来越深,甚至发展到战争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也是活水,而不是一滩死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互相竞争,互相进步,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不管怎么样,都在大炎帝国的名义之下,同时同文同种,肉烂在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真正可以征服星辰大海的时候,整个大炎帝国自然而然又会团结一心的,因为到那个时候文明又有了新的目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几年内,云中鹤一半时间在西炎,一半时间在东炎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中,他开始渐渐放手,参与的政事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几年,就索性一直在新建的炎京圣都,参与秩序会的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怒帝黑经,大帝黑经的基础上,继续研究探索生命的奥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几年,他连秩序会的研究都放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绝大部分时间,都在陪伴家人,陪伴妻子儿女,享受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些时候,还会悄悄地返回裂风谷居住一段时间。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后,一开始的时间都在裂风谷,在这里也留下了许多深刻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裂风谷庄园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躺在床上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井中月在练武,许安蜓在做饭,姬卿依旧在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姬卿也来东方世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她离不开云中鹤,而是因为她的研究遇到了瓶颈,所以觉得有必要离开原来的环境,换一个新地方,或许会触发他的新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飞飞和几个女人不和,所以住在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怒帝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她独自一人去了圣庙,再也没有回来,也不知道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幸福的时光很甜蜜,但也很重复,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如同那一句话,不幸各有不同,但幸福却是相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也无比享受这样的幸福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,竟然十年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年的幸福时光,让他的脑子完全得到了放松,太过于复杂的事情,他都几乎不愿意去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现在云中鹤每天最费劲要想的事情有两个:第一,吃什么?第二,晚上和谁过夜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第一个,实在是太难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早餐还没有吃,云中鹤就在想着中午吃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排?蜗牛?水煮肉?麻婆豆腐?烤羊排?

        唉!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太难了啊,这个世界上好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但是又要维持好吃却不吃腻,这就更难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没有睁眼,懒洋洋道:“吃早饭了吗?我再躺半个小时,就半个小时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对方静静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睁开了眼睛,顿时见到一个人影站在面前,全身都隐藏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神秘、陌生、诡异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中鹤陛下。”对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这个庄园,有几千名顶级强者守卫,方圆十几公里内,至少还有几万名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人,就这么进入了云中鹤的房间之内,无声无息,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什么事?”云中鹤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道:“云中鹤陛下,您应该知道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圣庙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道:“对,我是圣庙使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道:“请您跟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中鹤道:“去圣庙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道:“对,圣庙之主想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怒帝离开,整整十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终于来了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