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夏天乔小乔 > 第2547章 那是你没有学到位

第2547章 那是你没有学到位
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
  第2547章那是你没有学到位

  “夏天,你站住!要杀就杀,请不要侮辱我!”

  聂鲲鹏不懂夏天这话什么意思,只是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,于是打算打夏天要个说法,他绝不接受这样模糊不清的结果。

  只是他刚迈开一步,忽然间后脑生起一股剧烈的刺痛,随即浑身力气好像被抽空,整个人轰然倒地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缓缓睁开眼睛,分明感觉有什么东西,正在一点一点地从自己身体里流逝。

  也不知道是血,还是魂魄,还是别的什么。

  他咬牙苦撑,伸出手去摸了摸后脑,果然在那里摸到了一枚银针的针尾。

  下意识地就想拔出来,只是他刚一动弹,又是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痛袭来,整个人再度昏厥。

  邋遢道士倒是上前扶起了聂鲲鹏,双手如飞,在他身体的几处大穴上按摩了一会儿。

  聂鲲鹏这才悠悠醒转,抬眼看到邋遢道士,直接问道:“我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你的脑后有一根银针,直接截断了你的命脉。”

  邋遢道士随口解释起来:“所以,你确实是死了,他并没有说错。”

  “简直胡说八道!”

  聂鲲鹏显然怎么会相信这种荒谬之言,喝斥道:“四伯爷,我现在明明还活着。”

  邋遢道士摇了摇头:“所以他的针法确实神乎其技了,远超张明佗十倍,不,可能是百倍。”

  又说聂鲲鹏道:“你若不信,自己摸摸后脑风府穴。”

  “这是……”聂鲲鹏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,不过还是伸手摸了摸后脑,果然摸出了一根银针的银尾。

  邋遢道士拉住了他的手,郑重地警告道:“这是断脉针,千万别动,动则必死。

  不过,这针留着,你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,每天都可能会承受剧烈的痛楚,是生是死,你自己选吧。”

  聂鲲鹏这下子终于知道夏天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。

  夏天确实是杀了他,一枚银针断了他的命脉。

  但是,夏天看在聂小鲤的面子上,又没有直接把银针直接拔出来,算留了一线生机给他。

  所以现在,聂鲲鹏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。

  要么,自己干脆利落地拔掉银针,求死得死,一了百了;

  要么留着银针,但是差不多每天都要经受这种痛苦的折磨。

  聂鲲鹏思虑良久,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  从小,他就觉得自己与从不同,长大后必然会是一个不怕痛不怕死的英雄。

  此时才发现,他并不是如他想象中的那样不怕死,只是以前觉得自己不可能会死而已。

  一旦死亡真的降临,他一样会怕,一样惜命。

  比如现在,他选择把银针留着,苟延残喘。

  他感激夏天,也有些恨夏天。

  感激夏天留了他一条命,也恨夏天没有直接杀了他,而是让他自己戳破了自己幻想出来的英雄梦。

  聂鲲鹏怅然若失地说道:“四伯爷,难道我真的做错了?

  上天为什么要如此对我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邋遢道士摇了摇头,“但任御天绝不是什么好人,你却甘愿做他的走狗,落得如此下场,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。”

  聂鲲鹏淡淡地说道:“任先生说过,他要做一番大事件,为的是拯救地球上的所有苍生,牺牲黄山灵脉,也是无奈之举,更是为了成就大业所做出必要的牺牲。

  只要事成,以后便带我步入无垠星空,走进修仙联盟,见识浩然大世界。”

  “骗小孩子的屁话。”

  邋遢道士摇了摇头:“不过,他找上你的时候,你确实也还只是孩子,这点不能怪你。

  只能说这是黄山聂氏本就该有的一道劫,还好来了破劫之人。”

  “不过,跟我都没有关系了。”

  聂鲲鹏漠然无语,半晌后,长长地叹了口气,缓缓站了起来,颤颤巍巍地下了山。

  邋遢道士看着聂鲲鹏远去的背影,心中也是无限感慨,为了那样东西,魔族算计黄山聂家,他们这些聂家人为了反击,又不得不坐视族中一些青年才俊的消逝。

  还好,几百年岁月过去,终于要迎来见分晓的时刻了。

  “希望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邋遢道干抬眼望天,“夏天应该是那个天命之人吧,不然的话,那就输定了。”

  ……

  仙云大陆。

  岚京,神仙岛。

  在解决野火老祖之后,众女也都陆续回来了。

  经过这一次的外出试炼,她们也都切切实实地知道了自己的短板所在,也终于知道修仙世界跟地球上的不同。

  尤其是亲自经历过战斗之后,她们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弱点,这种经验比别人重复一万遍都来得深刻。

  除了月清雅、姬清影、夜玉媚这种本来就生活在仙云大陆上的修仙者,夏天其他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有各式各样的问题。

  即便是适应能力极好的沐晗、魁儿,还有本就是修行人的顾含霜,也都存在无法充分地、自由地发挥自己实力的束缚。

  所以,月清雅和姬清影商议过后,打算给她们再系统地讲解【修仙】的各个方面。

  水轩前,一道飞瀑挂在前方,激起碎沫如雪。

  四周又有奇花异草,芳香透彻。

  众女或站、或坐、或躺地散落在轩前的庭院里。

  不过,眼睛都很认真地看着月清影,听得也很仔细。

  “今天,这堂课,我重点给你们讲讲【轻功身法】。”

  月清雅在昨天就给她们重新讲了一遍【修仙】的基本概念和术语,今天终于要进入正题,为了不至于劝退,所以先讲些有意思的东西。

  “啊,有些无聊啊,轻功身法什么的太简单了。”

  柳梦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呵欠,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月姐姐,像缥缈步就够用了啊,还不如讲讲怎么御剑飞行吧,那个才酷啊。”

  柳云曼瞪了柳梦一眼,拉了拉她的袖子:“姑姑,别说了,月姐姐在生气了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生气的。”

  柳梦有些不理解,她虽然年纪不小了,但仍旧是少女心性,也不大会察颜观色,有什么就说什么。

  “梦梦,你不用急,后面会讲到你关心的事情。”

  月清雅并没有生气,相反淡然一笑,解释道:“你天赋极高,学会了缥缈步,确实就足够了。

  只不过,大家各有所长,有的人在修行这一块,确实不如你敏锐,总是不得要领,所以还是要讲清楚一些的。”

  “哦,好吧,我错了。”

  柳梦这时候也明白过来,吐了吐舌头,又做了个拉链的手势:“我不插嘴了,行吧。”

  月清雅笑了笑,直接把这段小插曲,揭了过去,接着说道:“轻功身法,无非三种。

  一是自己身轻如燕,想飞就飞,想闪就闪,自由自在,像鸟一样。”

  “二是碍于自身的条件,无法腾举飞行,那就只能借助外力。

  这里面又有几种情况……”

  “三是灵魂出窍,这种其实是最容易的,但也是最难的。

  既是最安全的,也是最危险的。

  我并不建议你们修习这一类的功法,所以暂不论述。”

  月清雅看了看众女,笑着问道:“对于这三种轻功身法,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  “我有,关于第一种,我好像知道一些。”

  安可可立时举了举手,笑着说道:“我小时候经常看武侠小说,里面好多这种,比如什么凌波微步啊,梯云纵啊,一苇渡汉啊,神行百变啊……我也演过会轻功的女侠呢。”

  她一说完,倒是有人立时提出了异议。

  “好像梯云纵,一苇渡江什么的,还是要借助外力啊,应该是第二种吧。”

  王小丫开口质疑了起来,说完发现有些不对,冲安可可摆了摆手:“我不是要跟你杠啊,就是有些不理解。”

  安可可当然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生气,笑着说道:“没事,我也是随口说说。”

  “其实你们有这个疑惑也很正常。”

  月清雅笑着解释道:“梯云纵、一苇渡江……这类轻功,确实需要借力,但是能腾飞起来靠的仍旧是本身的力量。

  如果自己无法自由运用真气来控制体重,即便再借力,也飞不起来。”

  做为曾经的体院学生,舒静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所以这是不是在说,我们如果能灵活地运用灵气,自在地控制身体,就可以达到轻功的效果?”

  “对。”

  月清雅点了点头:“确实就是这么回事,其实修行中的一切功法,都是在讲如何运用灵气,如何控制身体,以及如何协调这两者之间的平衡。”

  接着,她又就这三点进行拓展性讲解。

  “先拿仙云大陆来举例,你们看清楚了。”

  月清雅缓缓站了起来,蓦地身形一动,如同一朵云彩似的,缥缥缈缈,远远近近,绕着众女一圈后,又回到了堂前。

  “这就是缥缈步,是整个仙云大陆,最基础的一门轻身功法。”

  月清雅淡淡一笑,敛了敛衣袖,“你们也都多多少少学过了,但是缥缈步有个问题,那就是下限很低,上限却极高。”

  “缥缈步,是由十万年前的缥缈仙尊创造的功法,入门很简单,炼气期就可以修习。”

  “但是这门功法,却有九层。

  一般的修仙者,只需要学会前三层就可以了。

  往后每上升一层,对身体的负荷就会增大十倍至百倍。”

  众女听着这话,感觉好像哪儿有点不大对劲。

  不过,没有人打断月清雅的话。

  “学轻功,本是为了身轻如燕,迅急如飞,如果修行到了高境界,身体反而加重,那修来何必?”

  月清雅稍稍停顿了半秒钟,接着说道:“所以,无论的前辈就在缥缈步的基础上,开创了更加高阶的轻功身法,这里面最有代表性的,就是咫尺天涯,以及缩地成寸。

  其实说起来,这两样功法是同出一源,但是却走向了轻功身法的两个极端。”

  “这个怎么说?”

  艾薇儿略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这两样功法我都有在学啊,没发现有什么区别。”

  “那是你没有学到位。”

  久不开口的姬清影淡淡地批评了一句:“如果你认真研究了,那就不会说出这话来。”

  艾薇儿一时无语,她确实没什么认真去研究,只是把这两样功法都当成一种增强杀人技的工具而已。

  “咫尺天涯,注重的是距离,那就是快。”

  月清雅淡淡一笑,“以最快的速度,到达自己想去的目的地,其中用什么方法,用什么手段,消耗多少灵气……都不重要。

  这样一来,对使用者就有极高的要求,若是半途灵气不够,那就会让自己万劫不复了。”

  “那缩地成寸呢?”

  楚瑶问道:“这个功法有什么特别之处,又有什么限制?”

  “缩地成寸,注重的是效率。”

  月清雅赞赏地看了楚瑶一眼,随即解释道:“那就是以最小的消耗,尽可能地多越出一些距离。

  这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功法,只要控制好度,就能源源不断地使用。”

  “不能两样都学吗?”

  冷冰冰轻声问道。

  “可以。”

  月清雅笑着说道:“但是两样功法都修行到极致的,到现在也只有两个人。

  其中一个就是我的师祖,另一个是……”

  众女齐声问道:“谁?”

  “夏天!” (https://www.ccbiquge.cc/novel/kdKan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cbiqug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ccbiquge.cc/